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往事


□ 韩少华

  什刹海和黄宗江先生
  
  这什刹海,我曾来往过二十余年,不管春潮秋雨,温暖寒凉,都还坦且适之。
  那是民国三十四年,即1945年8月下旬,过这荷花池西岸,到什刹海来,正聚着会贤堂饭庄呢。早秋晚上,灯火辉煌,知道日本无条件投了降,我跟娘就来这楼上赴盛宴,印象颇深。
  可到民国三十六年隆冬,我又来这什刹海的前井儿胡同去拜望荣天琳先生。他教过我在北平二中的历史课,常抛开历史,讲些时事,给我的印象也颇深。可不知他早是地下共产党员了。
  等“文革”的中后期,我早晨骑自行车出家门,经安定门、鼓楼东大街至烟袋斜街,到银锭桥的什刹后海,再到西直门外的教育学院上班——就这样一往一返,也还算自在。
  1986年初秋下午,什刹海恭王府前院的中国艺术研究院里,我也来做客,且由李希凡主持,讨论“京味八家”。正休息呢,有人说起黄宗江来,希凡就说他住后海。黄宗江先生,我自是仰望的,却没见过面。等隔年以后,我这才有机会……
  正是中秋,由《人民日报》的《大地》副刊编辑李辉出面,邀我们到武夷山一游,竟像不凉也不热似的。其中就有诗人兼杂文家邵燕祥,有《天下第一楼》的女剧作家何冀平……至于黄宗江先生,我却只知道他是剧作家,像电影《农奴》、《柳堡的故事》、《海魂》……竟还看了不止一遍。可我并不知道他早在南开大学、燕京大学,就曾演过话剧呢。当天,我们游了九曲十八湾的竹筏子,溅满了溪水也不顾了。忽见一高峰正矗立在那里,有撑篙人说:“那就是‘大王峰’啦!”等傍晚回来一看,见李辉有些着急:“只剩下黄宗江没来了。”直到晚上要入餐了,黄先生才赶了来,连说“抱歉”。原来他是从庐山下来的。我也问候了他。次日上午,像有些阴晴不定。我们来这飞檐亭下,还看了朱熹当年读书授学的宅院。又见有桂花正老枝老干地盛开着,闻一闻,清香极了——还一股一股的呢。黄先生说:“你们谁大?”我就说:“他比我大半岁。”燕祥笑着说:“他比我小半年。”黄先生又说:“你们属什么的?”我说“属鸡的”。黄先生故意板了脸说:“我比你们大一轮!”我们也笑了。黄先生就说:“我比你们大多少?就叫黄宗江!”
  再次日下午,我还想看看这武夷山,依依不舍似的。也听人说叫做“大红袍”的是武夷山茶的极口,可该到哪里买去?再说,毕竟是中秋后了。又看那僻静处挂着招牌幌子,上有一木牌,下有微飘着“茶”的红穗子。好,就到那小铺子去看看,可有没有“大红袍”。这小商人瞧了瞧我,低声说:“只剩下二小两了。”不说欣喜若狂吧,也不管贵不贵了,赶忙买下来。回去一说,宗江先生摇了摇头:“不用看,什么‘大红袍’?准是假货——你想,这武夷山只一个山腰间上才有那么几棵,大概有三百多年了,也是原来给清朝供奉的,怎么会——我傻了——”
  等我从北京回来,不到半月,秋却深了。我去了什刹......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