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流水无声,高山翠绿 栀子花=王一楠


□ 徐雯怡

  买肉啊买肉/哎呀买肉/买肥肉就没有一星瘦肉/买瘦肉就没有一星肥肉/切莫买他家的排骨/就像沙漠里风化了的骨架/任你煮上八个时辰/也没有一星星油*
  
  
  上海去武汉的飞机上,有不认识的人认出了王一楠,悄悄地拿了记事本走过来要她签名,说看过她的戏。王一楠无声地笑起来,往他的记事本上写字。我说,这是第二次了,又被我看见了。头一次是今年初春,夜里演出完,她在吃饭的时候,也是有人认出她,细数了几部她演过的戏,她给人签了名,嘱咐人家路上小心。我看见的是这两次,没看见的,就不好数了。她听了笑起来,很羞很单纯,这本身就有点“高山翠绿”的美,一眼就绿透了她自己和别人的青春。
  徐秀才和马快刀各有一好,一个爱考试,一个爱剐人,都是别人不明白的理想,于是只有彼此明白,一生为一件事而活,别人看来辛苦,他们自己却很自在。这世上没谁理解谁,没谁知道谁的苦衷,就剩下等着被理解的人彼此理解,以慰凄清。
  不过好在他们还有个栀子花。马快刀的娘子,徐秀才进了肉铺当学徒后一口一声“嫂子”,“长得又骚又俏,最喜欢给人说媒”*,手上捏着没缝好的鞋帮子就胸有成竹地追着当家的出门,硬生生喊住了就快把脑袋探进秀才家门的马快刀,扬声骂一句:“生得贱!”*利落得有点像穆桂英恼杨文保刀劈王伦,抬手就是一巴掌,恨得啐一声:“奴才!”都是心里恨得痒痒,脆得能溅出水来,狠中带亲。
  栀子花其实因为心热才不断地把大大小小的事揽上身,她看秀才觉得眼气,扔下不管又于心不忍,于是一碗饭半勺汤地伺候着,又心有不甘,狠事做不出,就只有说狠话,可但凡看见秀才凭骂的低眉顺眼样,心里立刻又觉得自己是不是狠了点,想说好话宽慰又拉不下脸,往往就冷冷地把余气出在针线和鞋帮子上。
  徐秀才和马快刀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栀子花周旋在这两个人之间,自己没有世界,马快刀就是她的世界。她不明白剐人的世界,可她就得在这个世界里呆着,在这个世界里张罗。有一天朝廷不让剐人了,这个世界就快塌了,她就得找根木梁先撑着,朝廷还不让科举考试了,秀才的世界也塌了,本来跟她没关系,可门对门地住了那么久,她也得照看照看这个世界。她一下子就张罗起了两个世界,生活全在她的一双手和一脸笑里,她这样的小人物,因贱而顺。
  王一楠在台上就满场生风,说起话来竹筒倒豆子,抑扬顿挫间山山水水都在她嘴里颠了个个儿。她在剐人和考试的境界里注入了生活的气息,努力往那个年代里走,渐渐地,举手投足间就满是遥远而亲切的味道了。她走上宜昌“八艺节”的舞台时,变得很沉稳,沉稳中却仍然没有失去那宝贵的爽朗与纯真。我忽然想起有一个初春的晚上,她将一个置身路中央的盲人轻轻地牵到路边,告诉他这样安全。那时春风沉醉,一楠无声地笑起来,于是让人忽然想起,流水因无声而动情,高山叠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