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发现东方与重释中国


□ 王岳川

时间:2003年12月18日(2004年2月14日播出)
地点:香港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
讲演者:王岳川: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
主持人:王鲁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主持人

一、“发现东方”是全球化中中国思想的当代推进

王鲁湘:自从马可·波罗来到中国,并且回到意大利写了他那本《马可·波罗游记》以后,这个地球就有了东方和西方这样两个概念。那么在1840年以后,一直是中国在向西方学习,后来很多的文化精英提出了响亮的口号——“拿来主义”——从西方拿来火炬、拿来文化、拿来思想。在整整一个世纪的东方和西方的关系中,东方始终处在文化输入的这样一个地区,而西方一直是文化输出的地区。今天,进入21世纪以后,这样一种东方和西方的关系,文化上的“东方”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文化上的“西方”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我们应该在21世纪怎么处理好这样一种关系?今天我们请来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岳川先生,他今天给我们讲演的题目是——《发现东方》。
王岳川:法国著名思想家于连教授曾经向中国知识界发出呼吁,希望中国知识份子迎接新世纪的挑战:“在世纪转折之际,中国知识界要做的应该是站在中西交汇的高度,用中国概念重新诠释中国思想传统。如果不做这一工作,下一世纪中国思想传统将为西方概念所淹没,成为西方思想的附庸。如果没有人的主动争取,这样一个阶段是不会自动到来的。中国人被动接受西方思想并向西方传播自己的思想经历了一个世纪,这个历史时期现在应该可以结束了。”因此,我坚持提出“发现东方”和“文化输出”,实在是时代的必然要求。
王鲁湘:王岳川教授是一位很有才气的学者。他写得一手非常漂亮的王羲之王体书法,而且还拉得一手非常好的二胡。当了教授以后,又开始学了钢琴。我想,您的学术研究的兴趣,打通了东方和西方的学术文化,这是不是和您从小受中国文化的熏陶和爱好有关系呢?
王岳川:当然。从我自己做学问来说,有十六个字为座右铭:“国学根基、西学方法、当代问题、未来视野”。对我而言,没有这四条,任何学问可能只是知识性的积累,但是不会产生思想性的飞跃。
王鲁湘:您对书法这种国粹,包括二胡这种国粹的喜好,能不能在差异性文化中传播?比如说你到日本任客座教授几年,除了讲中国的文化以外,是不是有时候也教他们写中国毛笔字呢?
王岳川:是这样。我在日本雪国很思念家乡,在樱花盛开的时节拉《二泉映月》,结果,我们专家楼上就有一个老美说:“How beautiful!”我回答说:不是西方小提琴比东方二胡要现代得多、洋气得多吗?他说,不!乐器、音乐不在于现代不现代,而在于是否打动你的心弦。我体认到,传统之所以还没过时,就是它还可以继续打动当代人的心弦。书法是东亚国家——“汉字文化圈”——的文化,对书法的喜爱包括对“汉字文化圈”的文化自信,有了这种自信和文化凝聚力,我就不再把书法仅仅看成是书法了,而是看成一种东方哲学精神。......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