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俄罗斯告别寡头


□ 张昕

  20多年前,在苏联解体之后的遗址上,一个被称为“寡头”的阶层迅速崛起,一度被认为掌握了俄罗斯最重要的经济资源,并由此间接掌控俄罗斯最高政治权力。然而,这个阶层似乎来去匆匆。2013年3月,流亡伦敦的俄罗斯富商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死亡,代表了俄罗斯寡头时代的全面终结。这个特殊阶层曾因为饱含争议的发家史、挥霍无度的生活方式和政治丑闻成为媒体热点。但是,在个人奢华的生活和各种阴谋论背后,寡头阶层的起伏包含了有关制度转型和资本主义本质等深远的启示。

  寡头由来

  俄罗斯寡头阶层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前苏联时代的组织体系内部,比如共青团(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弗拉基米尔·维诺格拉多夫)和科研机构(别列佐夫斯基),而其中一部分人的“第一桶金”来自俄罗斯1991年实行的第一轮私有化。当时的方案是免费发放人人均等的票券和有利于国有企业内部人方案的结合。这样做,在形式上塑造了人人有份的公平起点,却又给掌握企业实际控制权的内部人(国企经理和职工)以一定的自由可以选择多少股份出售给外部人,以换取迅速推进私有化的政治妥协。这一轮私有化结束后,一些了解企业内部情况又掌握金融资源的人得以以很低的价格购买大多数个体外部人手中酌私有化券:因为对后者而言,单张票券的实际价值微不足道。尤其是一部分前苏联晚期国有企业的所谓“红色经理”因成功搜罗到大量私有化券而致富,成为寡头阶层另一个重要来源。

  1995年到1996年间,俄罗斯的“贷款转股权”私有化则成为日后寡头们“原罪”的最重要由头。当时已经掌控大量金融和媒体资源的部分富商和在总统竞选中落后的叶利钦达成协定,提供贷款和媒体支持,帮助叶利钦和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竞争总统职位,从而以较低的价格获得了在第一轮私有化中没有出售的能源冶金行业的最重要资产。叶利钦对这个交易没有通过议会渠道,而是以总统令方式颁布,再加上1996年选举最后结果本身的诸多问题,让由此进入俄罗斯能源冶金产业的寡头们的合法性遭到严重质疑。

  需要指出的是,随着“贷款转股权”交易细节的渐渐清晰,最新的证据也显示这轮饱受争议的私有化方案最多只涉及三至四名人们通常所说的寡头名录上的成员,而且,如果考虑到当时“共产党人可能重新上台”的政治风险,这一轮私有化参与者获得的价格优惠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大。但是,俄罗斯公众对于这些修正证据的兴趣并不大,对于“贷款转股权”交易合法性的质疑—直延续至今,这笔交易也是叶利钦时代“寡头资本主义”体系最大的污点之一。

  俄罗斯私有化方案设计者最初希望将企业导向盎格鲁一萨克森式的公司治理模式:分散的股权结构、高度依赖股市的外部融资、股东利益导向。但是,俄罗斯的私有化方式加上能源冶金行业的高比重,导致私有化结束之后俄罗斯工业经历了产业和企业两个层面的资产迅速集中。

  世行主持的一项调研显示:2001年,俄罗斯最大的23家企业占据俄罗斯国民生产总值的约30%,而这些企业的终极控制人可以追溯到37个个人。2005年到2006年间对1000家俄罗斯企业的调查也显示,35%的企业由一个个人大股东控股。资产在个人层面的集中程度在同样发展程度的国家里是相当高的,这也是少数寡头崛起背后俄罗斯经济结构的一个重要背景因素。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以寡头为代表的早期改革的既得利益者,希望利用政治和法律制度阻碍进一步的自由化改革,因为让国家停留在这个“部分改革”的阶段才有助于巩固先前获得的垄断租金,从而达到“赢家通吃”的结果。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最初由俄罗斯媒体提出的“寡头”这个说法,在1997年被当时的副总理涅姆佐夫和前私有化方案的负责人丘拜斯等人频繁使用并赋予鲜明的政治含义,使得这个阶层成为了改革阻力的象征。

  但是,几乎就在同时,尤其是在1998年金融危机之后,俄罗斯公司领域出现了一系列出人意料的变化,其中两位富豪经营策略的变化尤其具有代表性。霍多尔科夫斯基和他控制的企业曾经在90年代涉及多起有争议的商业纠纷,包括使用各种灰色手段排挤中小股东以达到自己资产集中的目的。但是,在1998年金融危机结束之后,他控制的尤科斯石油公司公布了全新的、重点在保证小股东权益的公司章程,并且引入独立董事、聘请外国职业经理人、实行更加清晰的分红政策,尤科斯公司股票迅速成为国际投资者追捧的热门。霍多尔科夫斯基本人在多个不同场合宣称,俄罗斯经济发展无法无天的混乱阶段必须终止,而他的尤科斯公司希望能够在一个公开透明的法律体系中运作,他自己也开始在国内外资助大量文化和慈善事业。

  另一位同样知名的富商弗拉基米尔·波塔宁在上世纪90年代末也开始组建并主持了俄罗斯的“公司治理全国委员会”,这个一度相当活跃的组织试图通过游说和教育活动提高俄罗斯公司治理的整体质量和推动企业管理的透明化。这些证据显示,不到十年时间里,完成了企业内部资产集中和有效控制之后的俄罗斯富商正转换成一个全新的团体,这个阶层不再仰仗法律制度的漏洞和各种寻租行为,而是开始出于自身的利益需求,积极倡导和实践更好的公司治理模式,甚至更广义的资本主义制度(比如民主和法治),这也正是私有化方案最初期待的“原始积累终结”之后应该出现的正面变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俄罗斯告别寡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