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俄罗斯告别寡头


□ 张昕

  20多年前,在苏联解体之后的遗址上,一个被称为“寡头”的阶层迅速崛起,一度被认为掌握了俄罗斯最重要的经济资源,并由此间接掌控俄罗斯最高政治权力。然而,这个阶层似乎来去匆匆。2013年3月,流亡伦敦的俄罗斯富商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死亡,代表了俄罗斯寡头时代的全面终结。这个特殊阶层曾因为饱含争议的发家史、挥霍无度的生活方式和政治丑闻成为媒体热点。但是,在个人奢华的生活和各种阴谋论背后,寡头阶层的起伏包含了有关制度转型和资本主义本质等深远的启示。

  寡头由来

  俄罗斯寡头阶层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前苏联时代的组织体系内部,比如共青团(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弗拉基米尔·维诺格拉多夫)和科研机构(别列佐夫斯基),而其中一部分人的“第一桶金”来自俄罗斯1991年实行的第一轮私有化。当时的方案是免费发放人人均等的票券和有利于国有企业内部人方案的结合。这样做,在形式上塑造了人人有份的公平起点,却又给掌握企业实际控制权的内部人(国企经理和职工)以一定的自由可以选择多少股份出售给外部人,以换取迅速推进私有化的政治妥协。这一轮私有化结束后,一些了解企业内部情况又掌握金融资源的人得以以很低的价格购买大多数个体外部人手中酌私有化券:因为对后者而言,单张票券的实际价值微不足道。尤其是一部分前苏联晚期国有企业的所谓“红色经理”因成功搜罗到大量私有化券而致富,成为寡头阶层另一个重要来源。

  1995年到1996年间,俄罗斯的“贷款转股权”私有化则成为日后寡头们“原罪”的最重要由头。当时已经掌控大量金融和媒体资源的部分富商和在总统竞选中落后的叶利钦达成协定,提供贷款和媒体支持,帮助叶利钦和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竞争总统职位,从而以较低的价格获得了在第一轮私有化中没有出售的能源冶金行业的最重要资产。叶利钦对这个交易没有通过议会渠道,而是以总统令方式颁布,再加上1996年选举最后结果本身的诸多问题,让由此进入俄罗斯能源冶金产业的寡头们的合法性遭到严重质疑。

  需要指出的是,随着“贷款转股权”交易细节的渐渐清晰,最新的证据也显示这轮饱受争议的私有化方案最多只涉及三至四名人们通常所说的寡头名录上的成员,而且,如果考虑到当时“共产党人可能重新上台”的政治风险,这一轮私有化参与者获得的价格优惠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大。但是,俄罗斯公众对于这些修正证据的兴趣并不大,对于“贷款转股权”交易合法性的质疑—直延续至今,这笔交易也是叶利钦时代“寡头资本主义”体系最大的污点之一。

  俄罗斯私有化方案设计者最初希望将企业导向盎格鲁一萨克森式的公司治理模式:分散的股权结构、高度依赖股市的外部融资、股东利益导向。但是,俄罗斯的私有化方式加上能源冶金行业的高比重,导致私有化结束之后俄罗斯工业经历了产业和企业两个层面的资产迅速集中。

  世行主持的一项调研显示:2001年,俄罗斯最大的23家企业占据俄罗斯国民生产总值的约30%,而这些企业的终极控制人可以追溯到37个个人。2005年到2006年间对1000家俄罗斯企业的调查也显示,35%的企业由一个个人大股东控股。资产在个人层面的集中程度在同样发展程度的国家里是相当高的,这也是少数寡头崛起背后俄罗斯经济结构的一个重要背景因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