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地图


□ 吴君

  1
  
  阿吉爱上了自己的阿叔,这一年她七周岁。这一年发生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深圳打工的阿爸回家了。
  开始,她是被些奇怪的响声惊醒的,先是床铺和房子出现了轻微的震动,随后是古怪的寂静,甚至连虫的叫声也没有了。睁开眼,见到天已经大亮。眼睛对着雪白的天棚,发了会儿呆。平时只要这样安静地躺着,她便会想起阿叔。阿叔的脸、脖子还有白衬衫,这个村里只有他才敢与众不同。柜子上的洗发水,还有他身上的香皂味,干净的指甲一样不落进了她大大的眼睛里。即使有时阿叔就站在身边,她也会想,想他的与众不同,还有那高傲的神情。直到听见汽车声越来越近,她才跳下床,光着脚,跑出门。
  两个车不新不旧,一前一后,从远处开过来。听村里人说是本田,日本货。前面那辆刹车声很响,后面的则显得平稳,静静地跟在后面。车停了。共下来七个人,五男二女。架着金边眼镜的男人,样子像老板,走得很慢。从前面车出来的年轻男人,个子很高,两只细长的腿像是站不稳。此刻,长腿跑到老板身边,低了头说了几句什么,声音很轻。见对方点了头。他才像是得了命令,反转了脸,面向所有人,大声说话,一行人经过细长的小道。来到王屋门前。
  院子由沙石铺就,几只嬉戏的鸟正跳来跳去。突然见了这群生人,片刻的愣神后,腾空飞起,盘旋一阵,才落到瓦上,优哉地看着下面。
  汽车声早已惊动了王屋人。此刻,木门已经大开,走在前面的老年男人是阿公,在粤北客家山区,阿公指的就是爷爷。年轻的妇女则是阿吉的阿妈。他们分别穿着暗色衣服,表情凝重地看着来者。之前已接到预告电话,只是不敢相信。直到见了陌生人手中深色的盒子,才神情大变。先是阿吉阿妈踉跄着扑倒在客人双腿前,抓紧对方裤角。随后仰起脸发出一声号叫。声音尖细悠长,如同杀猪般,瞬间响遍了水田村上空。阿公一张脸早已变成灰色,只是还没等声音冒出,身体就已像高粱秆被一截截削掉,眼看着就要倒在地上,跑上两个人,拖着他的身体慢慢回了房里。
  不到十分钟,王屋便被包围。当然没有阿公的小儿子——阿叔,前两天他代表水田村到县里打球去了。
  站在最前面的多数是男人。有人是不久前刚从深圳回来,有人回来养伤,有的则是守孝没走,也有个别的是另外的原因,比如躲债之类。这些年,村里男人多数出去打工了。作为男人,没病没痛谁都不好意思留在村里。虽说没有明文规定,可谁家遇了大事,留下的男人便要到场。祖辈都曾是中原过来的客家老乡。他们有责任保护村里的老人和孩子。如果遇上和临村发生纠纷,这些人就更加有用,不管愿不愿意,都要硬了头皮冲到前面。此刻,他们撸高袖子,摆出主人的架势,时刻准备应付最新局面。只有小孩子们连五分钟的安静都做不到,很快就在大人的腿缝里挤进挤出,继续着打闹和挤眉弄眼,并不关心王屋发生了一桩关乎人命的大事。
  阿吉见到最好的椅子摆在院子中间,却没有人敢坐。村里男人被后面的人浪推着,又向前逼近了半步。倒是客人中的两个女人,显得比同行男人都镇定。先把盒子摆放在显眼而又妥当的位置上,扶起就要晕倒的阿吉阿妈,再指挥一旁手足无措的男伴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