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直对美丽妥协


  ◎严英秀(藏族)

  若若是和前男友赵凌分手两个月后和现在的男朋友j郎好上的。关系公开后,姑娘们七嘴八舌,都说也忒快了点吧,你这没情没义的女人!阿青据说中学时语文学得蛮好,平日里很是怀才不遇的样子,说话习惯咬文嚼字的,被她们捧成了女秀才,这会儿开始摇头晃脑念念有词地责备若若,什么只听新人笑不闻旧人哭之类的。若若面不改色心不跳,只管对着镜子前照后照地臭美,又往自己新烫的头发上噗噗地喷水,拉长着声调悠悠地说,你们就编排吧,就嫉妒吧,谁让俺这么有桃花运呢!

  一听这话,姑娘们哗的一起扑上去,掐的掐,捏的捏,挠的挠,把个若若整治成了鬼哭狼嚎的面团儿,直到她答应晚上和三郎一起做东请大家到“重庆王”吃火锅,姑娘们才意犹未尽地罢了手。丽英冷冷地站一旁看大家玩闹,撇着嘴说,还桃花运,好意思吹啊!换来换去,不是满大街瞎跑推销假酒的穷光蛋,就是伺候人给人理发整脸揉腿捶背的下三滥,打工的找打工的,算什么本事!有这得意劲,找个城里人啊,找个正经八百大楼里上班的呀!找个有房有车的呀!

  这么刻薄的言辞,并没有几个人做出相应的反应,大家都像没有听见似的平静地散开,回到各自的位子上去。若若整好被弄乱了的头发和衣服,只见丽英还那么一副神情打量着自己,便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说,亲爱的,别这么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好不好?怪吓人的!我是不行了,我攀不上有房有车的上班族,我只能找个打工的对付—下。你那宏伟理想是指望不上我了,你自个儿实现去吧,只能靠你实现了。别忘了到时候你请客可得在“渔歌唱晚”吃海鲜哦。

  那是自然!丽英回答,还是又冷又硬的声气,我如果不能在“渔歌唱晚”请客,我就一直等着,我绝不会三天两头在火锅店大排档那样的破地方丢人现眼。

  蒙娜丽莎都市女性养生馆里的三十几个美容美体师里,很有几个不一样的姑娘,行为做派都特立独行,另类得不行,丽英就是其中最突出的一个。三年前,第一天上班,她就对身边的人说,我是从农村来的,我这一脚迈出来,就没打算再走回去。姑娘们附和说,那是,淮还想回去呀,既然出来了就好歹在外面混着呗!谁知她偏正色地纠正她们:不是你们说的那个意思,不是好歹在城里瞎混着,而是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有头有脸的城里人。在姑娘们诧异狐疑的目光中,她说,我郑重宣布这是我的理想,嫁一个在公家单位上班的城里男人,而且那男人不能是歪瓜裂枣城里姑娘挑剩下的,也不能是离了婚死了老婆的,我要嫁就嫁配得上我的一个人!

  配得上你?姑娘们讥讽地笑了.配得上你的什么?你的农村户口?你那一穷二白的娘家?你这一个月六百元钱的洗脸工?你七八个人合租的地下室?

  你们这群自轻自贱的家伙,你们只看到自己的短,只看到鼻子底下这片地。我缺什么?我年轻健康,我能自食其力,我有一颗明明白白的心,我有干干净净的青春。丽英昂着头有板有眼地说。

  就知道整歌词,什么品位!阿青不屑地摇头,然后扶扶鼻梁上的眼镜说,你怕是最想说你有倾国倾城的貌吧?要不然,哪来什么谈理想的底气?

  这话不假,这年头但凡女人都被叫成了美女,但丽英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大美女,这脸蛋这身段,从小到大谁不说好谁不眼红?无论男的女的谁不想多看一眼?就因为她漂亮,一贯挑肥拣瘦的院长根本不考虑她是个美容生手,不计还要送她去培训的代价,一见面就敲定了她。她一来,先前的一号二号美女立马都成了糙货,拿不出手了。

  不光是我,大家都应该有理想。难道我们出来打工的女孩活该配干苦力的打工仔,一辈子只为挣一口活命的饭?要那样还不如到乡下种地去呢!丽英一边脱掉自己小毛领的外套,换上粉红色的工装,一边继续发表她的高论,你们可别说我漂亮怎么的,你们看看自己,哪个就比人差了?怎么就不该有理想了?反正我呀,绝不降低标准。我要嫁城里人,但我瞧都不瞧一眼那些缺胳膊少腿的主儿,或者腰里揣几个臭钱就想要糟践女人的坏蛋.我最瞧不起那些给人藏起来养着见不得人的二奶啊小三啊之类的贱人!

  丽英的话触动了大家,屋里一片沉默。只有最老实巴交的小美怯怯地说,堂堂正正吹吹打打地嫁给一个公家单位上班的帅小伙,这当然好,可是有点难吧?

  当然难,要不怎么叫坚持呢?丽英坚定地说。

  这一坚持,坚持了三年。三年里,姑娘们走的走来的来,嫁人的嫁人,生孩子的生孩子,还没走没嫁没生的也是谈恋爱谈得风生水起,一个比一个热闹,一个比一个玩悬念。按兵不动的就只剩下蒙娜丽莎的招牌美女丽英和女秀才阿青了。阿青现在对丽英很有点惺惺相惜的感情了,她说,似这般姹紫嫣红开遍,独我俩守着断墙颓垣。丽英“呸”的一口:她们那也叫姹紫嫣红?狗尾巴草都算不上! 但丽英心高气傲的鄙视并不能丝毫阻挡姑娘们义无反顾追求幸福的脚步,大家的爱情故事此起彼伏,从无消停,每个工作间里窃窃私语的无非就是这永恒的话题。马琳年前跟了一个小老板,去广州了,听说那男的死了老婆留下一女两男,21岁的马琳进门就得当仨孩子的后妈,也不知吃得消吃不消,不过那男的听说资产确实不小呢,当阔太太的感觉一定很爽。燕燕嫁了个有家底的本市人,公婆住一套房子,给独生子结婚准备了另一套楼房,而且那小伙子高高大大,缅皮白面,年龄只大燕燕一岁,猛一看还真是金童玉女的感觉。可这么好条件的城里小伙为啥要找山里出来的打工妹呢?还真让丽英那张乌鸦嘴给说中了,燕燕的老公左腿残疾,上中学时出车祸截掉了左腿膝盖以下,他现在装的假肢。先前姑娘们不知道这个秘密,燕燕和老公最初请客时,大家坐一起只顾瞎闹,一点也没注意到。燕燕是美容院里最腼腆的姑娘,不会撒泼说混话,j句不对就低头红了脸,无论大家怎么“严刑拷打”问她钓上金龟婿的过程,她都笑而不答,惹得大家羡慕不已,感慨万端:这么多咋咋呼呼的家伙前赴后继地败下阵来,偏燕燕不声不响就旗开得胜,整个一温柔杀手啊!一直到半年后的婚礼上,事情突然有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谜底:燕燕的哥哥在酒席上喝多了酒痛哭失声,骂妹妹鬼迷了山窍,骂父母见钱眼开把女儿嫁给了残疾人。姑娘们都惊住了,一时间,艳羡嫉妒之心全部化为乌有,统统变成了鄙视和幸灾乐祸。她们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在穿着高档婚服的燕燕面前恢复了多少天来失衡的心理,但毕竟,姑娘们都不是歹毒之人,这样的阴暗情绪持续了不到一半天,便都纷纷地替燕燕不平起来,她们无法想象最胆小爱干净的燕燕如何面对那白森森的半截断腿,心里辛酸得不行,都有点兔死狐悲的黯然。刀子嘴的丽英这次不但没发表高论,反而在燕燕三天婚假后来上班时,看似不经意地为她解了同,她说燕儿你那哥也真是,就那么点谁都看不出来的小毛病,他大呼小叫的啥意思呀,吃五谷杂粮的肉身谁没点这长那短,他是不是自己没娶上媳妇妹妹倒抢先嫁了人,心里老大不舒服啊!她的语气淡淡的,但准都听得出那一份安慰和体贴。燕燕低着头,红着脸,平静地做着自已的活。

分享:
 
更多关于“一直对美丽妥协”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