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脆弱(外二篇)


□ 朱以撒

脆弱(外二篇)
朱以撒

朱以撒 一九五三年生于福建泉州。现为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古典幽梦》、《俯仰之间》。

坐在开满淡紫色花朵的苦楝树下,人就有一种易碎感。沾满雨水的花不断地掉落下来,把地面洇润了一片。这种树的枝条如此易折,使我每次攀爬都分外掂量。也许正是木质松软的原因,每到夏日,苦楝树上聚集起大量的蝉,墨黑发亮,长调满耳,浮云一般的绿叶和紫气氤氲的花朵,使炎热的夏日里苦夏的我,有一丝凉意。
苦楝树的易折是实践中得到的体验。攀上树杈,看起来手臂一样粗的枝条就瑟瑟发颤。力量控制不好,枝条就在清脆的声响中断开,露出白生生的茬口,使上树的人心绪慌乱。别的树种,如相思,再细的枝条也有很坚韧的弹性,甚至像绞被单那般扭转也难以断裂。每一棵树都顶着一头绿荫,它的承重力却如此不同。不过,我还是喜欢在苦楝树下,甚至一阵风过,花就不偏不倚地落在脖颈里。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起,老家就属于福建前线的一个部分。人们绷着一根弦过日子,耳畔不时会响起空袭的警报声,让参与演习的人们步履仓皇。对付空中轰炸的最好办法是挖掘防空洞,让人们躲藏在绿荫下,接受庇护。外祖父身为居民小组长,率先在园子里动土,许多果树巨大的根柢被锋利的镢头和砍刀切断,堆在一块,残留的滴着汁水,如同垂泪。曲里拐弯的防空洞完成之后,从未见到有飞机从海峡那一端光临,倒是一些孩童经常躲在土腥味的洞里,捉起了迷藏。各类果树在主人们的眼皮下渐渐脱皮、脱脂,果实形态古怪,汁味干涩。即便是上树高手,人在摇摇晃晃的枝条上,也不敢自信。这些根柢受到伤害的果树没有马上枯死,而是以缓慢的速度向死亡靠近,让它的主人们每日内心痛楚,后悔得不行。那些当年不同意在自己果林里挖掘防空洞的人家,此刻安然地在枝繁叶茂下品尝着依旧香甜多汁的果实,由于他们的不驯服品性,完整地保全了这些绿色的生命。
高大壮硕的龙眼树,要远远地超过苦楝生存的树龄,在正常的生长环境,这是没有疑义的。日落风起,当最后一株受伤的龙眼树轰然倒下,对于盲从,是否有一点惊醒。
有几株苦楝树留了下来,展开紫雾般的叶片,由于防空洞的走向,没有受到伤害,现在浓荫匝地。那个时代过去,再没有人在树荫下挖坑打洞,而是置一方石桌,几方石凳,品着功夫茶以为浮生闲情。

有谁再来要求居民们这么做或那么做,不会有人马上服从,或是回家掂量一番,或是根本就不理睬。
援藏的时候,牧民送了一只小藏獒给他,它慢慢地长大,像一只小型狮子了,威猛无比。它只认主人一人,对主人的亲戚朋友一概冷漠。它不乐意的时候,喉咙口如同有闷雷滚过,让人避之不及。缺氧的高原,更多的异乡人在考虑生命的价值,考虑具体的五脏六腑的承受力。冬日到了,叶片脱尽,树木成为一副副嶙峋的骨架,这些南方人开始流鼻血。如果不是仕途需要,谁也不会整整三年以肉身对抗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和世代居住者不同,外来人要忍受生存的差异,这使他们更加眷恋故乡的苍翠深蔚、澄碧明净。三年过去,与他荣归的物品中,比别人多了一只神勇的藏獒。南方依旧富庶,依旧适宜休养生息,生活又像手风琴那般地舒展开来,澄澈清亮的声响洒满了前行的路。这只爱犬理所当然得到了最好的待遇,它的形态和神采让这个城市任何品种的狗们黯然失色。
前不久在一次聚会上,我向他打听这只藏獒。他说,死了,死于肺水肿。他的本意是带回南方享福的。不料南方的暖和、潮湿,一日一日损耗它的肢体。此时,它的同胞兄弟正在缺氧的高原狂奔、扑咬,势不可挡。
他有些神伤了。
许多植物或者动物不能安生,或者不能按照自己的历程进化,都缘于有一部分人热衷运用自己的聪明来改变它们的习性。我注意到这种情形已经很久了,大概是从知道米丘林的时候开始。少年如我,有幸在自己的果林菜园品尝到原汁原味的果蔬,嗅到不同品类果蔬从内部散发出来的气味,它们是绝对不会混在一起的。个性就是这样,即便枝叶相似,果实同形,气味和滋味是以差异来体现的。甚至眼力不济的人扯两片不同的叶片,揉搓了嗅,嗅觉顷刻分辨无误。米丘林这些人出现之后,本真的果实得到了篡改。个头大到夸张,滋味似此似彼,缺乏独到。当然,由于米丘林们的嫁接和杂交之功,价格更上一层。少年时我啃食的番石榴,那么小,在掌中,洁净的金黄色泽,香味馥郁。手掰开,里边的瓤已融在一起,很适宜樱桃小口的轻轻小咬。我往往绕过超市这些大而无当的品种,在一些不起眼的小摊前停了下来——我嗅到了童年时土生土长的果实的气味。
花鸟市场是我假日喜爱的去处,看一些人间世相折射下的杰作——那么多的真真假假、疑真疑幻的青铜、陶瓦、牙角。后来我渐渐少去了,要进入内部需要穿过一段宠物的长廊,许多面相怪异的鸟兽在笼子里跳跃、尖叫。像狗不是狗,像猫不是猫,像鼠又不是鼠,一眼可见都是人工借助科学生产出来的怪物。惟其物怪而贵。人们在怪物中穿行,拣选,交易。这些物种与祖先相比,已经极大地被改造了。人们根据奇怪的原则来改造,使其尽可能靠近交易的最大值。在人主宰的世界里,其他物种都是脆弱的,人们不愿让它们自行进化,而混杂这些物种的特性正是一些人的理想。我惧怕这种人为的改造,这使我的居室从未有过宠物的影子。有朋友说,他家新品种的宠物又下崽了,过一段送一只过来。我真担心有一日他真的抱着一只山魈般的动物登门——我是难以经受此类面相的追问的。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