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人那点事


□ 李 铭

  文化馆正式编制是二十八个,平时上班的人却是不多。原来大家是坐班的,实行几次都没有进行下去。原因很简单,画画的、雕塑的、弹琴的、跳舞的等等,都说要去下面做辅导。为人民服务,坐班就显得不方便。王馆长审时度势,只好规定,搞艺术的辅导老师们都不用坐班了。只有馆里有活动,才会叫值班室的老韩头通知大家来。那么。整个文化馆上班的工作人员只有王馆长、夏副馆长、赵书记、办公室的老张和小许、财务室的苏红梅和郑秀兰。通常情况是上午大家都要来馆里看看。下午就说不准了,基本上是老韩头一个人在值班。老韩头是临时工,他在文化馆里兢兢业业干了十五年了,没有编制。
  王馆长其实也落个省心。坐班的时候,人多嘴杂,麻烦不断。一大帮子人挤在一个屋子里打扑克抓娘娘,脸蛋子上贴着花花绿绿的纸条子。有个别素质不高的,还会在房间里弄一脸盆水往避孕套里灌,这样的恶作剧显然对文人的影响不好。
  文化馆的大楼在闹市中间,八层楼,看着挺雄伟,可没有几个人知道这是文化馆的办公地点。原因是整座文化馆大楼面积的四分之三出租给一家歌舞厅了。遇到下雨阴天的,文化馆上班的工作人员打车跟司机不能说是去文化馆·要说去“为你好”就行了。“为你好”就是那家歌舞厅,全城的司机师傅都知道。
  王馆长很多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艺术家们下乡下基层辅导的时候,大约只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的几天,最多不会超过两个星期。他们都在楼下办自己的班,古筝班、琵琶班、二胡班、拉丁舞班、书法班、绘画班等等等等。世界上所有的艺术门类,不管你学的那类是多么冷门,在这都能够找到相应的学习班。只要你肯出钱,只要你肯学习。现在的家长,为这事热衷着呢,生源不成问题。他们会自己主动找上门来,艺术家们也省了做广告的钱了。
  在文化馆办班有两点好处,一是文化馆的牌子亮。搞艺术的地方货真价实,家长们放心。二是房子是文化馆自己的。羊毛出在羊身上,能省点就省点。其实,说白了就是耍赖皮。房租是不能按时按照原来说好的价钱给的。王馆长没别的办法,更何况,大家都知道王馆长和赵书记不和已久。王馆长是聪明的人,自然不会得罪底下这帮,使自己在馆里兵力上处于下风。
  一大早文化局艺术科就打来了电话,跟王馆长交待第六届“广场之夏”晚会的布置情况。跟往年一样,文化馆还要组织一台节目。王馆长顺手记下来就把纸条交给了夏副馆长去组织安排。
  夏小芸是年初来文化馆做副馆长的。没来之前在县里的图书馆工作,图书馆里事也不少,主要是两个馆长之间有矛盾,夏小芸夹在中间不好做人。王馆长是夏小芸的校友,都从省城一所大学的中文系毕业的。两个人早些年就彼此认识。王馆长那时候是省里小有名气的青年作家。夏小芸爱写诗,一直仰慕王馆长。王馆长从政以后不再写文章了,他现在主要热衷于炒股票买基金。夏小芸的女儿十八岁。在英国上学,两年没回来了。老公是城建局的副局长,两个人的感情不咸不淡,勉强维持着。城建局的副局长一直怀疑夏小芸和王馆长有暧昧关系,总是监视夏小芸的一举一动。
  夏小芸调来文化馆,靠的是王馆长的极力推荐。夏小芸烦闷的时候就约王馆长出来喝茶,夏小芸喜欢喝茶,她的身上,还保留着诗人的气质。隔着桌子,夏小芸给王馆长朗诵了一首新写的诗歌。王馆长就被夏小芸的优雅彻底打动了。王馆长暂时停止了谈论股票的涨停,他动情地说;小芸,你来文化馆上班吧。这里的工作很清闲,你可以安静地写诗歌。
  其实,说是工作清闲。夏小芸来的半年里,基本上没有清闲着。原因是馆里还缺少一个主管后勤的副馆长。本来是说好调来的,文化局那边出了差头,迟迟不能落实。没有办法,业务和后勤的事情,夏小芸只好一个人担起来。这中间,夏小芸的第一本诗集出版,文化馆出面给开了新书首发式,省里的一家文学刊物做了专门介绍。问题出在那期文学刊物上,刊发了一个作者写来的评论文章,里面有几句提到了对夏小芸本人的爱慕。城建局的副局长醋意大发,怀疑是王馆长用笔名整的事。夏小芸一直摁着捂着混蛋老公,好说歹说不叫他闹事。这样一来,城建局的副局长更加怀疑夏小芸一定有事,更加肆无忌惮地折磨夏小芸。夏小芸受不了的是老公与她亲热的时候,拼命地咒骂王馆长。
  夏小芸就决定跟老公分居了。这些,王馆长一直是不知道的。夏小芸有好几次在王馆长的办公室里想痛快地扑进王馆长的怀抱里哭上一场的。无奈的是,夏小芸没有那个勇气,她不知道王馆长心里是怎么想的。还有,王馆长那时候腹背受敌,馆里的一些职工去文化局揭发王馆长的腐败行为。王馆长正在组织人员反击,顾不上夏小芸的心事。当然,也顾不上第六届“广场之夏”晚会的节目安排了。夏小芸拿着纸条想,王馆长也真是不容易,那么有才华的一个作家,在仕途上拼得伤痕累累,才华不在了。夏小芸朗诵诗歌的那天,还发现了王馆长头上的几根白头发。那时候。他们坐得很近。夏小芸突然说,梦石,我给你拔掉白头发吧。王馆长显然是没有做好准备。愣了一下。梦石是王馆长当作家时用的笔名,已经很多年不用了。夏小芸就伸出手来,给王馆长拔白头发,这时候财务室的郑秀兰就从茶楼外面进来了。她假装什么也没有看见。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