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托忒文历史文献对西方史学的影响 ——以帕拉斯《内陆亚洲厄鲁特历史资料》为中心


□ M.乌兰

  M·乌兰

  托忒文历史文献对西方中亚史的研究有很大影响,尤其在西方卫拉特蒙古史的研究方面,是其一个重要的史源。本文以帕拉斯的《内陆亚洲厄鲁特历史资料》为主要依据,探讨了这一问题。并进而说明卫拉特蒙古的历史知识对相关领域西方史学的重要影响。

  关键词:托忒文 历史文献 西方史学 帕拉斯

  作者M.·乌兰,女,西北民族大学蒙古语言文化学院教授。地址:兰州市,邮编730030。

  笔者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引用陈垣先生关于史源学的观点,谈到清朝的相关文献与托忒文历史文献之间的源流关系。在本文中,笔者拟继续探求这一“史源学”的问题,即探讨对西方卫拉特蒙古历史研究产生过重要影响的著述与托忒文历史文献之间的史源学关系。

  西方卫拉特蒙古历史研究著述中,帕拉斯( Pallas)的《内陆亚洲厄鲁特历史资料》影响甚大,地位首屈一指。斯蒂芬·霍尔克维克(Stephen A. Halkovic Jr.)曾谈到:帕拉斯非常了解卫拉特的历史文献,他特别提到过噶班沙拉勃(em芒i Yabang ses rab)的著作。从帕拉斯提供的资料来看,他大量利用过该部卫拉特著作是无可置疑的,这特别反映在他所叙述的家系资料中。帕拉斯还了解其他卫拉特历史文献,尽管他没有专门引证过它们。另外,别尔戈曼( Benjamin Bergmann)与帕拉斯都从卡尔梅克人那里获得过大量的资料,他们还引用过卡尔梅克的口头历史传说。因此,为西方学者广泛利用的两部著作中均包含不少来源于卫拉特文献的史料,这是一个之前被忽略的事实。霍尔克维克所谈到到卫拉特历史文献,指的就是托忒文历史文献,但是他并没有对此详加评述。

  过去我国从事蒙古史研究的学者虽然都知道帕拉斯的《内陆亚洲厄鲁特历史资料》,但是由于语言条件限制,只能从其他学者的引文当中了解此书的部分内容。邵建东和刘迎胜先生在2002年汉译出版了此书,使得我们可以研读这一著述并对其特点展开研究。根据汉文译者介绍,作者帕拉斯1768-1774年受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委托,赴俄国的亚洲地区进行考察研究,本书为作者此次旅行之后写成。书中丰富的史料,以及作者有关卫拉特蒙古的田野调查,为卫拉特蒙古史研究者乃至人类学、社会学工作者提供了一幅二百年前卫拉特蒙古人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画卷。

  帕拉斯在其著述中引用的主要史料如其所言:第一,中国的年表。第二,几本用托忒文写成的按族系排列的卡尔梅克史书,卡尔梅克僧侣的著述中以及流传于世的文献中搜集的不少卡尔梅克历史方面的材料。第三,阿斯特拉罕档案馆中珍藏的萨姆埃尔·戈特罗普·格默林(Samuel Gottob Gmelin)先生的手笔。通读全书,可知这部著作的主要史料来源是第二种。下面通过帕拉斯书中的相关信息,及目前所掌握的托忒文文献,对当时他所利用的托忒文文献加以研究,以说明托忒文文献对他产生的影响。

  作者在“蒙古诸部历史上之事件”这一节,谈到了史料来源:

  在卡尔梅克人那里,我有机会找到了几本用蒙古——卡尔梅克文(托忒文——引者)写成的按族系排列的卡尔梅克史书,我让人把它们译出。我把这些史书跟米勒( Muller)枢密官先生提供的三张完整的历史谱系表以及阿斯特拉罕档案馆提供的其他家谱做了比较,并从卡尔梅克僧侣的著述中以及流传于世的文献中搜集了不少卡尔梅克历史方面的材料。

  随后作者明确指明的历史文献有下面几部:噶班沙拉勃完成于火蛇年(1737)的《四卫拉特史》(Dorbon Oyirodiyin touke em芒i Yabang ses[i] rab)(下文均简称为《噶班史》),《鄂隆都额尔古奇克逊汗》( Ollondu Oergodshiksun Chan),《格列连索克索》(Gerrelien Zokzo)等。(第16-22页)仔细研读可以发现,帕拉斯在其著作的第一章“蒙古诸部的划分和历史”第三节“卡尔梅克的历史和谱系”,对卫拉特主要部落和硕特、辉特、厄鲁特(准噶尔)、杜尔伯特和土尔扈特的起源和谱系作了较为详尽的研究,而这些研究主要是利用《噶班史》及其他托忒文文献完成的。下面仅举几例对这一情况加以说明。

  蒙古各部的起源在史学研究中是个棘手的问题,但由于卫拉特史家著述,即《噶班史》等托忒文文献的存在,使帕拉斯得以对这一问题有较为全面的认识和研究。如,和硕特的起源作者就是从哈布图哈萨尔(Xabutu Xasar)开始写起的,(第23页)在阐述准噶尔部和杜尔伯特的起源时,他是从“孛汗”的传说开始的,继而从脱欢开始详列了准噶尔部的世系,并谈到准噶尔部和杜尔伯特是自翁郭楚与翁郭尔浑兄弟俩时代开始分裂为两部的历史。(第33-37页)在土尔扈特部的起源问题上也是同样采用了《噶班史》等托忒文文献资料的记载。(第58页)而在写辉特部时,他写道:“现在我来谈谈其余厄鲁特诸部之王族,他们的宗谱并不起源于成吉思汗。在这里,首先应说一说作为最古老王族的辉特部。该部在很早以前就散居于卡尔梅克诸部,特别是准噶尔之中。可惜即使我历尽辛劳,也无法获得一张辉特部王公系谱的图表,我只好从卡尔梅克人中流传的辉特部的祖宗着手。”(第31页)可见如果没有托忒文史籍的相关记载,作者要完成卫拉特人历史的研究是很困难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托忒文历史文献对西方史学的影响 ——以帕拉斯《内陆亚洲厄鲁特历史资料》为中心”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