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瓜颂


  张鲁镭

  1

  陈九今年说什么也不走了。他下定决心要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里种西瓜。

  虽然还能听到稀稀拉拉的鞭炮声,那地上的红纸屑就像绽放在雪地里的梅花,空气里还残留着刺鼻的硫黄气味,那门上的大福字依旧耀眼灿烂,可这些常年在外的务工人员,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们喜气洋洋拖着小轮车一样的拉杆箱,哗啦哗啦,哗啦哗啦,雪地上乱七八糟的脚印,一道道细痕,相互交错着,缠绕着,让雪地里的红梅一下子成了残花败柳。按乡下的说法只要不出二月二就是年,可谁还能耐得住性子?他们那颗躁动的心哟,早就像小鸟那样落到了城里的电线杆子上。这些年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啥依依不合的,连挥手告别都嫌麻烦,媳妇婆娘们,在家里等汇款单吧,我们出去奔钱去了。

  大家忙着赶路时,陈九正在他那荒了好几年的西瓜地里晃悠呢。之前他也随打工浪潮闹闹哄哄地行走于江湖,不过没走太远,不像他的那些乡亲们,又是火车又是轮船,还有坐飞机的。陈九自己骑个电动三轮,嘟嘟嘟,半个小时到了。他在县城的物业公司当保安。他不愿意走太远,觉得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陈九本人还处于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里,所以挣钱并不是他的人生目的,他想着如何才能让自己活得更舒服些,舒服是个很美好很有高度的境界,陈九的思想已经站到了一个高坡上。

  当初他也没打算往外走,人生地不熟的,可渐渐村里连一副牌局都凑不齐了,再后来连一个对象棋的人都找不到了。保安这活挣钱少,但轻快。翻翻报纸聊聊闲嗑,歇班时还能凑个牌局,日子倒也顺风顺水。陈九无所谓,舒服就好。

  赶路的人们看见陈九在瓜地里转就喊他,陈九,今年不去当保安了?不去了,不去了,一张嘴在哪不是吃饭。陈九见他们神色匆匆,都恨不能长出一对翅膀飞起来。但凡出去的人,对这把故土的感情也就那么回事儿,只碍于家小在此,年节不得不回来罢了。其实他们早已习惯了城市生活,并且还深深爱上了那份喧嚣和拥挤,他们裹挟在人流里东奔西撞,即便撞得头破血流也坚定不移,只要站在马路上看着街边的汽车楼房,看着酒店银行超市花坛……这些跟他们的生活基本无关紧要,可他们看着心里就舒坦。于是给自己暗暗定下目标,然后就要付出几个月几年甚至一辈子的疲于奔命。他们在一日日的追逐中干枯了面容,苍白了头发。冰箱彩电各种电器都已搞定,可依旧不快乐,不快乐源于他们的不满足,他们似乎总也没有满足的时候,一个目标实现了,下一个目标诞生了,下下一个目标又诞生了,不像从前那样,他们平和简单,也知足快乐。这是为什么?他们甚至没有时间停下来认真考虑一下。城里,那是未来生活的希望,至于家乡么,将来倒是可以考虑埋在那儿,落叶归根嘛!再有城里地皮太贵,一个坟头赶上乡下的房子价了,不过那都是很遥远的事儿,他们离坟头还有十万八千里呢。现在他们渴望把家乡的大树连根拔起,然后移栽到城市的某个角落里,这是他们的人生理想。陈九没啥理想,他只对眼前的事过心,活一天快活一天。

  2

  年前陈九回了一趟家,有人捎信说铁蛋儿的一条腿受伤了,走路一拐一拐的,看样子伤得不轻。铁蛋儿是陈九养的一条狗,养了好些年,算得上他一个亲人。最开始陈九去县城铁蛋儿也跟着一道去了,陈九想法简单,铁蛋儿完全可以成为一名现役保安,听个门望个风,分文不取,有口剩饭就成。可物业公司已经配有一条德国黑贝,那条狗的骁勇不亚于一条恶狼,人比人得死,狗比狗……铁蛋儿虽是一般的看家草狗,外貌却有款有型,它骨架开朗,毛色油亮金黄松软蓬勃,昂首翘尾,四蹄粗壮有力,腹下那半截炮筒子雄赳赳气昂昂,是条倜傥英俊的汉子。两条雌雄各异的狗,尽管地位悬殊,也是可以闹闹爱情的,就像白马王子爱上了采蘑菇的小姑娘,高富帅爱上了端盘子女服务生。两个同性的人还可以玩玩异样的恋情,这些都有可能,但两个同性狗在一起可坏了,就一个字,掐。铁蛋被那条骁勇的黑贝掐得鲜血淋淋,一只耳朵掐下去一半,陈九只好把它送回村。铁蛋在村子里还是很有地位的,母狗们亲近它,公狗们惧怕它,对铁蛋儿来讲,乡下绝对是它的温柔富贵乡。

  铁蛋儿没大事,后腿上蹭掉一块皮,陈九给它敷上些消炎药,简单包扎包扎。大半年没见,铁蛋儿还是那么健壮精神,铁蛋儿狗缘好,母狗们总是把好吃的从家里偷出来送给它,公狗们也不时地孝敬孝敬,铁蛋儿偶尔会自己动手,搞点绿色食品。这地方耗子特别肥,耗子可是好东西,一身的有机绿色肉。不施化肥,不打农药,没有任何催长激素和添加剂,吃的都是纯天然食物,又喜欢打闹锻炼,肉质上乘优良。抓耗子这活本来应该归猫,不过,这一片现在由铁蛋儿接手了。铁蛋儿是个难得的看家狗,家里连一块砖一块瓦都没损失。陈九从县城买回不少火腿肠奖励它,陈九拿掌心在它脊背上一下一下地抚摸,铁蛋儿你好生看家,好生照顾自己,等会儿我就往回走了,今晚该我当班。过年回来给你带烧鸡。铁蛋儿认为什么火腿肠烧鸡腿,都未见得赶上他的绿色耗子香。铁蛋儿很想让主人品尝一下耗子的鲜美,它嗖一下跳出去,把陈九吓一跳,这狗东西又玩什么花样?有一年冬天,铁蛋儿给他叼回来一条大鱼,足有二斤多。陈九告诫它,人家的东西可不能随便拿,做狗也要有狗的操守。铁蛋儿的眼神很坚定,铁蛋儿表达感情的方式和别的狗不一样,别的狗用尾巴,它用眼神。它的眼神告诉陈九,我是那样的狗吗?我能干那样的事吗?这个铁蛋儿怎么还没回来?再晚就赶不上接班了,他还是希望和铁蛋儿告个别,多年养成的习惯,彼此心里都踏实。陈九着急,天已经黑下来,他不时看着手机上的钟点。铁蛋儿不知道野哪儿去了,再等五分钟,不回来我可真走了,正关门的工夫,生子媳妇踉踉跄跄跑进来。

分享:
 
更多关于“西瓜颂”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