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金富的诗


□ 刘金富

  故乡

  如果地球不转

  夜幕就不会降临

  那么

  我就不会在月光下思念故乡

  我也就不会感到月亮还是故乡的圆

  就像今夜

  只是风刮得比故乡的寒

  故乡

  所有游子对生我养我的地方尊称

  就像我们喊自己的爸爸妈妈

  在我们梦里一声一声的呢喃中

  喊白了父母的头发

  喊瘦了遍地的黄泥巴

  不知道有多少次

  我的前脚已经踏进茅屋

  看见了父母额头上刀子刻下的岁月

  和脸上绽开的幸福

  而我破碎的躯体

  就像我此时苍白的语言

  在异乡的屋檐下散落一地

  当我又对着故乡的方向

  再一次喊出你的名字时

  我模糊的眼眶

  又切碎今晚的月亮

  老家

  即使在寒冷的冬季

  想起你我冻僵的血液就开始澎湃

  老家就像一件旧而洗得发白的棉袄

  虽破却饱含温暖

  即使在孤独疯长的静夜

  我只要默默的喊你一声

  我的心里就涌起了激情

  老家是一剂祖传的秘方

  治愈游子漂泊的伤口

  当我穿越城市某个静寂的清晨

  与一些有关漂泊的事情相容

  心的翅膀永远坚硬

  飞翔如箭直抵炊烟的心腹

  和满山挥汗如雨的锄镐

  我开始随父辈们一起劳作

  我挥动的手臂

  挖出一地飘香的泥土和如盐的汗粒

  抬起头

  仍然是锄镐轮番机械的起伏

  那些挖出来的收获

  没有一个是重复的

  把一个又一个的喜悦

  写在沟壑纵横的脸上

  因此

  他们一生没有走出土地

  走出老家

  某个霓虹闪烁的夜晚

  我空得只有骨肉的行走

  被高楼间的五彩斑斓撕碎

  零散得如老家那星星的灯火

  一点点闪耀着红瓦房里的光阴

  满街那些疾步的飞行

  踏过我疲软的肌肤

  于是

  我又在乡愁中沉沉睡去

  行进的马匹

  天空撕下狂躁的幕布

  大地披上黑色的光芒

  风

  卷走跳动的石头和飞舞狂沙

  以及枯瘦的希望

  和黄花般的美女

  我打开胸膛

  把心拿出来在月色里漂洗

  殷红的血液直抵大地的心脏

  却无法唤醒草木的青春

  我开始逃离

  像顽皮的孩子害怕严厉的父亲

  像出墙的红杏恐惧暴力的主人

  打马在无边的夜色

  我用稀泥铸剑

  用豆腐做刀

  去刺杀以我为敌的命运之王

  我用鞭子使劲抽打不能奋蹄的老马

  老马不识前进的路途

  直到黎明前的黑夜

  我还在汗水里洗澡

  被无奈的盔甲压得喘不过气来

  石板上的村庄

  阴柔的金沙江抱起阳刚的群山

  肥硕的泥巴喝足了乳汁的江水

  生长坚硬的骨头

  骨头上开满幸福之花

  是上帝失手洒落在玉盘上的星点

  抑或是盘古随意劈开的庄园

  马蹄声敲醒石板山的村庄

  绝壁上开始挂满农人的印记

  当炊烟长出思念的翅膀

  再被两岸的悬崖弹回来

  弥漫成江中舞动的云海

  此时阳光是一把锋利的剑

  穿透迷茫在石板上刻下白墙青瓦般的梦

  古树下梳头的妹妹

  长长的青丝滑落江中

  抽刀无法割断的江水

  流进哥哥的心脏

  遍江撒网打鱼的哥哥

  点燃夜色的渔火

  打开妹妹入夜的花朵

  即使是石板上流淌的红糖和橘汁

  也甜不过今晚的幸福

  作者简介:刘金富,大关县天星镇人,16岁辍学后打过工,做过农民,当过代课教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刘金富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