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一个诗人的访问


□ 王家新


一九六〇年初夏,美国著名的文学杂志《巴黎评论》发表了《三访帕斯捷尔纳克》,访问者奥丽嘉·卡里斯莱,一位美籍俄罗斯文学女性,她的父亲也是一位作家,并和帕斯捷尔纳克本人认识,而她的祖父为十九世纪末俄国著名作家列昂尼德·安德列耶夫。
多年前,我在乌兰汗译的帕斯捷尔纳克的回忆录《人与事》的附录中读到这篇访问记,便为它深深吸引。这是我所读到的最有独特价值和魅力的文学访谈。我甚至每过几年都要把它找出来看一看,就像一个快要窒息的人渴望呼吸到某种空气。的确,这不是一般的访谈,是一种精神的叙事,是两个灵魂的相遇。它所散发的精神气息,它的那些涌动的潜台词,甚至使我想起了《日瓦戈医生》中男女主人公的这样一段道白:
“现在我和你是这几千年来世界上所创造的无数伟大的事物中最后的两个灵魂,正是为了怀念这些已经消失的奇迹我们才呼吸、相爱、哭泣,互相搀扶,互相依恋”。
这也就是为什么奥丽嘉由一开始的怯生生的探访(因为帕氏住在远离莫斯科的别列捷尔金诺,而且不愿意会见来访者,尤其是外国人),到最后居然从心中涌起了一种“幸福感”的最根本的原因。别列捷尔金诺之行使她满怀感激地意识到这一点。因此她在这篇文学访谈中打破惯例,不仅将她对诗人的印象和探访,也将她自己那些最隐秘的个人感受不无勇气地写了出来:“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时我感到何等的幸福……我们就这样坐了两个小时或更久一些,我希望这种时间能够延长下去,再延长下去……”
这种情感的涌动是在第三次探访期间,当时诗人刚刚结束早上的散步(穿着一身藏青色运动服,而不是中国的文学小青年所想象的那种风衣),而她被请进阳光明媚的二楼上的书房。这当然不是那种盲目崇拜,而是建立在一种深刻的相互了解和认知上(第一次见面,她就意识到莫斯科文人圈中关于帕氏的传言是多么荒谬,什么“陶醉于自我形象”啦,什么“自我中心主义”啦……),因此,这种情感一直在内心充溢,并在这次访问的最后再次出现,虽然它带着告别——也许是永别的意味:“我已经走下门廊,踏上了小路,他又叫我了一声。我趁机又停下了脚步,感到幸福,我回过头去,最后望了望帕斯捷尔纳克……”
奥丽嘉来得太迟了。奥丽嘉来得正是时候。她来得正是“获奖风波”(一九五八年帕斯捷尔纳克因《日瓦戈医生》获诺贝尔文学奖,随即遭到当局的严厉批判和指责)尚未完全过去、诗人有太多的话要对一个可信任的人讲的时候;她来得正是诗人步入人生的晚年,时时处在回首历史并清点自己的一生的时候。对她自己更重要的是,她来得正是她需要理解什么是人生的意义和价值、什么是俄罗斯知识分子最优秀的品质的时候。因此,访问记中这种情感的坦露和涌现,虽然引人暇想,但却不可混同于一般的罗曼史。它带着一种灵魂之间无言的理解,带着一种真正称得上是“纯洁”的精神的气息,也带着人的高贵和尊严。别列捷尔金诺之行是一次精神之旅,对每一个读到它的人,也将是一种照亮和提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