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子牛口述:怀念单纯的电影时代


□ 吴子牛 方 舟

  口述/吴子牛采写/方舟
  
  我在第五代导演里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人,长久以来就是这么一个人干,没什么圈子,也不拉帮结派,能不出席的活动就尽量不去。虽然每年都有人找我拍电影,今年也有几部,但是最终我都没有接受,有很多原因,有的是题材的原因,有的是太过于讲究市场的原因,如果让我去百分之百地迎合市场,我是不会去拍的。因为一个导演是电影的灵魂,如果导演失去了自己的个性,电影也就没有了意义。
  ——吴子牛
  
  对于今天很多年轻观众而言,吴子牛被广泛熟知的是他的几部颇具影响的电视剧,比如《天下粮仓》《贞观长歌》等等,而他作为电影导演的辉煌似乎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和吴子牛的采访就约在了北京北郊一个单元房内,这也是吴子牛为最新电视剧的拍摄而租下来的一个单元。吴子牛说,现在也有很多人找他拍所谓的电影大片,自己也不是没有想过。说起自己的电影作品,说起那个时代,吴子牛说,那是一个单纯的电影时代,我无限地怀念她。
  
  
  第五代导演的开山作品
  
  1982年,我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分配到湖南的潇湘电影制片厂,和我一起来到潇湘厂的还有18名学院同届的同学,这一年我正好30岁。实际上,当时还是有机会去一些大厂的,但是由于年龄已经不小,考虑到三线的电影厂有可能有更多的机会,最后还是来到了潇湘厂。
  当时潇湘厂跟我承诺,只要到厂就给我分一套独立住房,并且可以直接当导演导戏。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实际上,我是在1983年先导了一部湖南电视台的单本电视剧之后,才开始我真正的电影导演生涯的。
  1983年元旦,我导演的单本电视剧《漂亮的青年》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潇湘厂的领导将一部儿童电影剧本《龙飞凤舞》交到我的手中。当时,这部剧本已经在几家电影厂轮流转了一圈,无人愿拍。领导的意思是希望我能成立一个青年摄制组,通过这部影片,达到对我们这批年轻人练兵的目的。我花了一个月重新写了剧本,更名为《候补队员》。
  
  当时为了能够拍电影,我们和分配到广西厂的张艺谋、张军钊等人相互串通,比如我们成立了青年摄制组,张艺谋他们马上就跟他们的领导说,你看潇湘厂已经成立青年摄制组了,我们也应该成立一个。所以当时全国范围内,只有广西厂和潇湘厂成立了两个青年摄制组。为了节约成本,这部片子的摄影机是国产的,胶片一半用“代代红”的国产胶片,一半用仓库里过期的富士胶片。
  《候补队员》描写的是少年刘可子想进入学校武术队练习武术,但是得不到家长支持并且被老师误会的故事。它虽是一部儿童片,但是我并没有把它当作一部儿童片来拍。我要讲的是一个大都市里的一个孤独少年如何处理他的爱好、他的理想和他的学习的关系。少年可能是一个人人生中最具理想、最具激情的年代,但是又可能是最不尽人意的时代,比如来自父母、来自学校、来自社会的压力和不理解。而要拍好片子就要从一个少年的角度来体验他的内心世界,所以我事先进行了一个月的生活体验,重新改编了剧本之后才开拍的。
  对于这次担当导演的机会,我真的是非常珍惜,非常认真,我要拍一部和我们通常见到的儿童影片不一样的儿童电影,所以对于公众认同的那些北京的一些景观比如故宫、长安街、圆明园、颐和园等等,都没有在我的影片中出现;我全部的镜头都是北京的胡同,我要通过这样的印象构筑一个北京孩子成长的世界。后来,一位瑞士的电影学家在看了这部片子以后说:在这部片子里,我看到了一个最熟悉的北京,也看到了一个最陌生的北京。
  《候补队员》是在春末夏初开拍的,我认为那是北京最美丽的一个季节,所以影片的画面如同诗一样的美丽。同时,我也觉得这部电影把一个孩子最纯真的内心世界和他那种最痛苦的孤独以及孩子和孩子之间的友谊表现得淋漓尽致。影片追求一种唯美和诗意。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候补队员》是我人生当中的第一部电影作品,也是我走出大学校门后的第一部电影作品,所以我要认认真真地拍好它,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想法。这不仅是我,也是所有影片主创人员的想法。实际上,这部影片也是后来的几位大师之间的合作。比如这部电影的摄影师是张黎,作曲是刚刚从音乐学院毕业的谭盾,指挥是谭盾的同学胡咏言,现在上海交响乐团的指挥。
  然而,《候补队员》所带来的一系列荣誉却是让我始料未及的。1983年,我在北影厂正筹备我的第二部影片《喋血黑谷》。一天,正好上厕所时碰到了我的同班同学田壮壮,他有些兴奋的告诉我说,《候补队员》获得了金鸡奖特别奖。我很吃惊,以为壮壮是开玩笑的,因为当时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拍电影从来没想过要得奖,能做导演就不错了。壮壮说,是他的母亲告诉他的。壮壮的母亲于蓝老师当时是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的厂长,也是那一年金鸡奖的评委。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我们厂根本就没有报过这部影片,是评委们听说我们厂有这么一部影片,是刚刚从电影学院毕业的导演拍的,有人就提出来,既然是青年导演拍的,就应该调过来看看。当时的评奖会是在安徽黄山开的,工作人员特地跑到山下,调了一个拷贝上山。据说当时放映结束后,全场鼓掌。后来,我告诉厂里《候补队员》获奖了,厂里还不相信。当时颁奖的时候是厂长带队,觉得很自豪。我记得当时我和谭盾还商量去不去领奖,谭盾还说,你不要去,我们要有气节和追求,我们还要拿更大的奖。后来,《候补队员》也陆陆续续在国际上得了一些奖。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