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死异路,各有城郭” ——读骆驼城出土的一件冥婚文书


□ 刘乐贤

  摘 要:1998年5月甘肃省高台县博物馆在清理骆驼城98-6号古墓时获得一批珍贵文物,其中一件书写在木牍上的文书尤为重要,该文书为研究中国古代的冥婚现象及其背后的宗教观念提供了新的线索。其“男祥”、“女祥”,即见于宋人康与之《昨梦录》中的“男祥鬼”和“女祥鬼”。从各种迹象推测,这件文书可能是由专业人士所撰,或许就是《昨梦录》所谓“鬼媒人”的手笔。术士制作这件文书时虽然也含有祝愿或约束耿、孙二氏婚后生活的用意,但其更为直接的目的是强调生死异路,切断耿、孙两个死人与生者之间的联系。这种强调生死异路、切断生死联系的意图,正是东汉以来多数墓葬文书的共同主题。与其他墓券一样,这件墓券也反映了自汉代以来一直流行未绝的传统信仰。中国古代与冥婚相关的死后观念源于本土信仰,唐代冥婚现象的盛行不必从受到佛教地狱观念影响的角度进行解释。

  关键词:骆驼城 墓券 冥婚魏晋时期

  1998年5月,甘肃省高台县博物馆在清理骆驼城98-6号古墓时获得一批珍贵文物,颇具研究价值。其中一件书写在木牍上的文书尤为重要,是研究中国古代冥婚现象的宝贵资料。虽然该墓的发掘报告或发掘简报迄今尚未发表,但文书的释文和照片已经先后由学者在有关刊物公布,具备了进行研究的基本条件。本文拟在以往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从几个方面对这件文书进行分析,并就以往冥婚研究中存在的争议性问题略作讨论。

  一

  骆驼城98-6号墓出土的这件文书,最先由高台县博物馆曹国新于1999年撰文公布释文并加标点。据曹国新介绍,文书抄写在一块长26厘米、宽12厘米、厚1厘米的松质薄木板上,共计11行文字。文书的照片则由赵雪野和赵万钧于2008年撰文公布,他们在刊布照片的同时也发表了一个未加标点的释文,并对其中某些神名和绘制于木板上部的一幅图像做了研究。随后刘卫鹏就文书的释读提出一些意见,并发表了一个新的释文。

  从“赵文”刊布的照片看,这三种释文尤其是“刘文”对文书的释读大致可从,但也偶有疏忽。下面先根据照片将我们的释文写出(后面九行文字的换行处用/标出),然后依次对释读中存在争议或需要说明的地方略作交代。

  耿氏男祥,字少平,年廿,命在金。

  孙氏女祥,字阿玿,年十五,命在土。

  谨案黄帝司马季主九天啚(图)、太史历记言得用。/今年十二月廿三日,月吉日良,星得岁对,宿得天仓,五男四/女九子法,冢前交车,作舍作芦(庐),穆穆雍雍,两家合同,雍雍/穆穆,两家受福,便利姑蚣、叔妹,共上仓(苍)天,共作衣裳,共作/旃(毡)被,共作食饮,共上车,共卧共起,共向冢,共向宅,共取新(薪),共取水,共/产儿子儿大(女),共使千秋万岁不得犯害家人。生死异路,各有城郭/,生人前行,死人却略,生人上台,死人深藏埋,生人富贵,死人日/远。自今相配合,千秋万岁之后不得还反。时共和合/,赤松子如地下二千石、灶君共三画,青乌子共知要。急急如律令。

  第一行和第二行,“曹文”读作“耿氏,男,祥字少平,年廿,命在金”和“孙氏,女,祥字阿玿,年十五,命在土”,“刘文”读作“耿氏男祥字少平,年廿,命在金”和“孙氏女祥字阿玿,年十五,命在土”。按,文中“男祥”、“女祥”应从“刘文”连读,分别指男祥鬼和女祥鬼。关于“男祥”、“女祥”的含义后文还要讨论,这里暂不多说。从照片上的字迹看,这两行文字与后面九行文字的笔迹不同,二者应当不是同时所书。

  第三行的“啚(图)”字,“曹文”释作“貵(鄙)”,不可从。“赵文”作“比”,可能是排印错误。“刘文”释作“啚”,并说“即‘图’”,可从。司马季主,见今本《史记·日者列传》,是古代一位著名的“日者”,即以选择时日吉凶为业的术士。道教文献中也有关于“九天图”的记载,不知是否与此处“黄帝司马季主九天啚(图)”的“九天啚(图)”有关。司马季主精通选择时日之术,依托于司马季主的“九天图”很可能也包括选择时日吉凶方面的内容。至于黄帝,也常常是古代选择类书籍的依托对象。《隋书·经籍志》的“五行”类下就著录一批依托于黄帝的选择书籍,如《黄帝飞鸟历》1卷、《黄帝斗历》1卷、《黄帝四神历》1卷、《黄帝地历》1卷等。因此,“黄帝司马季主九天啚(图)”的内容虽无从查考,但从名称推测可能是一种以选择时日吉凶为主要内容的图表或书籍。太史,官名,历代皆有设置,但职掌有些变化。西周、春秋时期,太史掌管记载史事、起草文书,兼管国家典籍和天文历法等。秦汉时期称太史令(汉代属太常),掌管天时星历。魏晋以后,修史之职归著作郎,太史专掌历法。这里“太史”和日者司马季主并列,应当是指专掌历法的太史。关于“太史历记”的含义后文还要讨论,这里就不多说了。

  第四行“月吉日良”的“日良”二字,“曹文”误释作“晨”字,并将前后文字误读为“月吉,晨星得岁,对宿得天仓”,致使文义费解。“赵文”则将“月吉日良”释作“月吉日辰”,亦不可信。“刘文”释作“月吉日良”,可从。“良”字写法虽然稍显特别,但与“辰”字仍有不同。后面的“星得岁对”和“宿得天仓”对仗,不能像曹文那样拆开。“岁对”和“天仓”都是选择时日吉凶的术语,可参看清代官修选择书籍《协纪辨方书》卷4和卷6的有关记载。“星得岁对”和“宿得天仓”,在文书中仍用来说明“今年十二月廿三日”是“月吉日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生死异路,各有城郭” ——读骆驼城出土的一件冥婚文书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