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的世界(短篇小说)


□ 李晁

  1

  这是十月末的一天,周末刚过。

  我醒来的时候是十二点五十七分,没人打扰,手机也没响,自然醒。我一直觉得睡到自然醒才是人应该遵从的生活状态。可大多数人被困在一只只时钟里,什么点做什么事,都提前策划好了,睡眠被当做牺牲品,随意删删减减。

  我去洗漱,这个时候,周围出奇的安静,没有任何声响,哪怕一丁点儿。这让我觉得有些反常,平时这个时候,不是一天最吵闹也是比较吵闹的时候了。小区外主干道上的车流声啦,江面上驳船的汽笛声啦,邻居做饭的炒菜声啦,通通都能钻进房间来。

  而此刻,我却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响动,除了牙刷在嘴里规律地上下摩擦所发出的声音外,世界好像陷入了真空。

  我暗想,怎么啦,见鬼啦。

  洗漱完毕,我匆匆来到阳台,想瞧瞧小区里出了什么事儿,这么悄无声息。今天的阳光还蛮温柔,打在脸上几乎感觉不到热辣,可能云层较密吧,而且也太低了,低得就好像置身于高原,仿佛触手可及,随时能握一把在手上。

  我奇怪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住在19楼。

  云就够诡异的了,可更诡异的事情还在后头。

  我在阳台足足待了有二十分钟,可连一个人影也见不到。小区的各条道路、广场、游乐区、木亭内、通通空无一人,就连平时四处巡逻的保安也不见了,这简直不可思议。在此过程中所有门禁系统纷纷保持了静默,更别提有人说话了。

  一时间我的目光无处可去,瞧哪儿都不是。后来我索性闭上眼睛,打算好好听听这世界,可除了听到自己的心脏搏击声外,一点杂音也没有。

  我一下睁开眼,仿佛在玩一个儿时的游戏,希望借此就能见到对面的女人。

  我观察她已经多时,在我看来,她真是一位勤劳的妻子,洗衣打扫做饭,总有忙不完的事情。平时,也只有午饭后她才会到阳台稍事休息,偶尔做一套舒展操。而那时,我往往也在阳台。有时,我们会彼此打量一下,我向她点头致意,她也回视我一个淡淡的笑容,但从不说话,我们间保持了邻居的友好与谨慎。

  由于她家有着巨大的落地窗,而她干活的时候总把窗帘拉开,因而我总能发现她的身影,甚至有时候我还能猜出她在什么点要做什么事,出错的几率往往很小。一次我拿此事和朋友打赌,对方输得心服口服加血本无归。

  可此刻,我却见不到她,巨大的落地窗依然窗明几净,能一眼瞧见那张会议桌似的餐桌,红木质地,中间有只梅瓶,插着几只不知真假的花朵。

  我盯着窗内足足有十分钟,可就是没有人出现。

  她出门了吗?我想。这个时候她可是很少出门的。难道是病了?有这个可能,但我不能确定。

  2

  匆匆吃过午饭,我又倦了,这样的时刻,我总是努力使自己不去午睡,因为这一睡,势必会持续到下午甚至晚上,那么到了晚上我又会睡不着了,这让人厌恶。生物钟被打乱的感觉十分糟糕,就像生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