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枪


□ 孙春平

  1
  
  邹清羽第一次预感家里要刮台风是在17岁,她刚上高二。那天,已是入夜时分,她在自己的房间写作业,妈妈在卫生间洗衣服。她的房间是北屋,虽已入秋,天还是有些热,秋老虎,但已不需要开空调了,她将房间的门窗都打开,将南屋的门窗也都打开,这样房间里便有穿堂风像水一样地流淌,很让人感到舒服。妈妈正坐在大洗衣盆前搓衣服,腹前顶着一块搓衣板,吭、吭、吭,一下又一下,很用力,也很有节奏,而全自动的洗衣机却安安静静地靠在她的身旁。妈妈说用手洗的衣服干净、透落,她却知道妈妈心疼费水费电。当一个人把节省当成了生命的习惯,别人再说什么都没用,跟家里有没有存款也没多大关系。好在邹清羽早就适应了,那吭吭的搓衣声反倒成了一种家庭生活的交响乐,让她感到踏实与温馨,影响不到学习。
  自从清羽进了高中,曾经是韩剧迷的妈妈晚上就不再看电视,甚至把晚间的一切外出应酬都谢绝了,更别说允许清羽看电视了。妈妈说,紧急战备时期,一切为高考让路。哼,至于吗?
  电话响了,妈妈起身,说了声“学你的习”,就奔了她的卧室,接电话前还掩上了房门。
  这种时候了,肯定是爸爸。爸爸工作忙,晚上应酬也多,下班后常不回家,就是回家也很晚,有时跟妈妈说一声,就在外面住了。家里的电话基本是妈妈用,找爸爸的只能打他的手机,因为爸爸轻易不肯把家里的电话告诉给别人,市里印了一个领导干部的小电话本,上面注明“内部使用,注意保存”,但邹林峰名字后面的住宅电话是假的,谁打也没人接。爸爸在家时,有人找他,都是手机响。爸爸先看来电显示,愿接就抓着手机进他的书房,不愿接就扔到一边。
  隐隐传来妈妈吃惊而愤怒的斥责声:“你胡说!这不可能!根本不可能!”
  静下来,有那么短短的一瞬,又听妈妈的更大声音:“你能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
  肯定不是爸爸了,还可以肯定是个连妈妈都不认识的人,而且那人一说话,就惹了妈妈生气。邹清羽轻轻地将手边的分机话筒拿起来。这个分机,是邹清羽强烈要求安装的,她说有时需要向同学或老师请教功课上的问题。爸爸派单位的叔叔来家安装这个分机的时候,妈妈特意嘱咐,取消隔断功能。那意思邹清羽明白,妈妈要对自己实行监听,她怕自己用电话和同学们说闲话,更怕女儿早恋。哈,我的傻妈呀,想早恋还非得用家里的电话吗?
  电话里是个女人的声音:“……李太太,你别激动嘛。反正我是为你好,为你抱不平,信不信你可以马上去看看嘛。机不可失呀。”
  又听妈妈在电话里喊:“我看你是居心不良!”
  电话里说:“随你怎么想。好了,祝你晚安。”
  电话断了,妈妈的屋子也静下来。邹清羽的思绪很难再集中到课本里,她怔怔地呆坐了一会儿,然后起身去了妈妈的房间,轻轻地将房门推开,见妈妈的脸色铁黑着,也是怔怔地坐在床沿上。邹清羽小心地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