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移棺


□ 韩思中

  雾大了。
  白花花的雾说来就来,事先没有丁点儿的征兆,就像是挂在天上的一大片一大片的白云朵,一不留神就掉了下来,又像什么呢?对了,像是女人或者是奶牛的奶汁,黏稠黏稠的满世界都是这种肥白的湿润,黏稠得隔三五步远,就辨不清东西南北,似乎是,只要他随手一捞,就能丰丰腴腴地抓住那么一大把,轻轻一攥,便会在手心里留下湿津津的一握。
  马贵保坐在棺木中,哆哆嗦嗦坐着,他挪动一下有些麻木的脖颈,一双迟钝的眼珠子探出棺木,试图看一看周围邻居们拆迁过后的一片瓦砾,也想看看他家孤零零地站在路边的三孔窑洞,结果是,他什么也没有看清楚。
  正是秋末的季节。过去,马贵保不晓得,秋末的凌晨,冷空气竟然是长了牙齿的,无边无沿、悄无声息地蛰伏在那儿,轻轻易易就能够咬破人的衣服,咬破人的皮肉,然后,铆着劲把这种浸入的冰凉,不动声色地注入到人的骨髓当中。冷,冷呵!马贵保现在觉得,寒冷仿佛就是六堵冰墙,已经把他严丝合缝地砌了进去。
  幸亏有这口棺木,幸亏有花花扔出来的这卷铺盖。
  花花是马贵保的婆娘。做了三十几年的夫妻了,马贵保过去总是让着花花,凡事迁就花花,不光是他比花花大十岁的事情,关键是,马贵保压根儿就敌不过她,无论从哪个方面讲,他都敌不过。不过话又说回来,马贵保从躺进棺木的那一刻起,就豁出去了,他打定主意,准备认真地和婆娘花花计较计较,这口棺木,就是他的最后归宿,就是他的胆气!
  现在,马贵保不愿意想事情了,或者也可以这样说,马贵保已经没有了想事情的力气,他哆哆嗦嗦做出一副投降的姿态,两手托住棺盖,一点儿一点儿把那扇薄薄的棺木盖挪盖好,挪盖到只留下一条细细的缝隙。这一点很重要,他又不是想找死,盖那么严实干什么?
  不想了,什么都不想了!
  不想后沟村的煤矿,这座据说还能开采50年的煤矿,经营权被村委给转让出去了,一转让就是20年。当然了,村里的人并没有吃亏,每个人一次性得到补贴20万元。天爷,天爷往地上扔馅饼了啊!马贵保一家大大小小十口人,整整分得200万元!
  不想了,什么都不想了!
  不想他的大儿子大马,这个老实的甚至有些木讷的后生,一晚上打麻将,竟被人合伙连哄带骗,输掉了七八万元;也不想二儿子二马这个败家子,一下子拿出三十几万元,开回一辆什么狗屁小轿车;最让马贵保不忍心想的是他的小儿子三马,那个平时腼腼腆腆,看上去大姑娘似的狗杂种,才刚20岁出头啊,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和村里一个40多岁的寡妇厮混在一起,厮混得要死要活,厮混得用八磅的大锤都不能把他们打开来。
  如此看来,老爹马大头这个83岁的老头子,糟蹋掉一些钱,又能算得了什么?
  只有一点,马贵保还是念念不忘的,那就是,天一亮,他该用怎样的手段,去对付他的婆娘花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