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世上最美的脸


□ 薛舒

  一阿兴
  
  阿兴跨出门槛时,身体很重地撞上了左侧的门框。只觉得肩膀一烫,阿兴挪动的双脚马上立定。他站在门口,做了三次深呼吸,又轻轻地拍了拍左肩膀上可能蹭上的尘土抑或白灰,才抬脚开步,走上了每天必经的上班路。
  阿兴走在去往心灯按摩中心的街路上,左肩膀上还留有余烫,烫的感觉,就是痛感传递给大脑的一瞬。阿兴摸了摸左肩上的那块肌肉,心里也不由得烫起来。然而,只是烫了一小会儿,阿兴就开始告诫自己:不要得意忘形,不要喜形于色,不要忘乎所以,不要……
  阿兴用了一连串的成语,是为了克制自己有些亢奋的情绪。阿兴是一个低调的男人,他深知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重,所以,他对刚才出家门时发生撞到门框的情况,立即产生了戒心。往日里,这是不可能的,进出了近三十年的门,怎么会无端地撞到门框?好比做了三十年的裁缝,忽然有一天,把男式衣裳的扣眼开在了右衣襟上,这实在是太过严重的失误。所以,阿兴马上通过深呼吸,调整了一下情绪。眼下,他要去上班了。阿兴是一个很敬业的人,阿兴认为,此刻最重要的,是上班。
  上午九点,是错开大部分人上班、上学的时间,街路上只有零星的脚踏车,多半是“老坦克”,不需要按铃的,踏脚板被踩着,发出吊儿郎当的吱嘎声。偶尔有一两记喑哑的喇叭鸣响,仿佛本来健康的声音,被很厚的口罩蒙住后,发出气闷到孱弱的叫唤,那是残疾人开的电动三轮摩托,在拉生意。退休的老阿姨们坐在沿街的家门口,打理超市或者早市上淘来的蔬菜。丝瓜皮用铁刨子刮,发出沙啦啦的声响,脆生生的,那丝瓜就是清晨从棚架上摘下来的,活蹦乱跳着就被送到市场里去卖了。剥毛豆的呢,把剥好的豆粒扔进搪瓷盆里,丁零当啷地蹦跳几下,像一群跳踢踏舞的野小子,三五个聚在一起跺一阵脚,停下,又来了三五个,继续跺脚,脚步是玲珑跳跃的。退休爷叔们,大多坐在门口喝茶、翻报纸。嘴巴吸气,便有茶水的涌动和摩擦声,并不是解渴的大口闷饮,而是唇舌间体验、品味、欣赏的响动。翻报纸呢,就是大大的纸张在空气里扇出风的哗啦声,大开面的《解放日报》和小开面的《新民晚报》,扇出的风声,也是不一样的。
  就这样,在上午的大喧嚣过去之后,小嘈杂的时段里,阿兴几年如一日地走着去上班。他的脚下,是一条由绿色道板砖铺成的盲人专用路。这条路很窄,就一尺来宽,上面布满突出的几何花纹,显眼的绿色,镶嵌在三米宽的灰色人行道上,仿佛是起到了一些美化道路的作用。当然,阿兴不知道他脚下的路是绿色的,他只知道,他的脚底心,已经数过了一百五十个方块,再是一百三十个圆圈,就是心灯按摩中心的大门了。可是今天,阿兴的脚底心数到第一百五十个方块后,他发现,接下去的,是一块人字形花纹的盲道石。阿兴就让两只脚的脚底心贴住凸出的人字,细细地碾了碾,仿佛是经过了周详的抚摸,他便知道,这块坏了好几日的道板砖,今天总算换新的了,大概是街道请人来修理过。可是,为啥不找块原样花纹的补上去呢?踏上去怪怪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