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鱼肠剑


□ 阿 袁

  一
  
  孟繁最初对吕蓓卡生出嫌隙,是因为一件和自己不相干的事情。
  三间房,A、B、C,都是一样的大小,只是A房朝南,有一个小阳台,而B房和C房在北面,没有阳台。这个区别,她们三个人——孟繁、吕蓓卡和齐鲁,事先在物管那儿并不知道,所以都是随便签的字,齐鲁签了A,孟繁和吕蓓卡签了B和c。三把房间的钥匙,三把套间的钥匙,都圈在一个小铁环上,由吕蓓卡拿了,三个女人说说笑笑,一起去博士公寓305。
  然而,吕蓓卡竟然把她的拉杆箱包放进了A房,同时仿佛不经意地,把C房的钥匙给了齐鲁。孟繁当然注意到了,她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一进305就发现了A房和B房C房的区别,也发现了吕蓓卡这个有意无意的小动作。然而齐鲁似乎没发现,或者发现了,不好意思说。因为孟繁看到齐鲁表情的一刹那有一点点惊讶,然而也只是一点点,稍纵即逝。之后,便不声不响地接了C房的钥匙,进去打扫了。房间里有许多灰尘,以及前任博士们留下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她们足足打扫了一个多时辰,门口的垃圾堆成了一座小山,305房间才有了一些女性化的清洁气质。
  那天的晚饭是吕蓓卡请的。本来孟繁不肯去,她和孙东坡约好了,要去他那儿吃饭的。孙东坡在电话里说,他买了鲈鱼、四季豆角、西兰花,还有里脊肉,都是孟繁偏爱的,尤其是孙东坡做的清蒸鲈鱼和糖醋里脊,每次都能让孟繁吃出今夕何夕的幸福感来。而且还有一瓶张裕干红,他说,房间里的哥们今天出去了,我们俩可以放开来,喝几杯。
  后面那句话。孙东坡是放低了声音说的,孟繁的心不禁一阵荡漾。
  然而吕蓓卡不让孟繁走。吕蓓卡说,不就是老孙么?已经在一起吃了十几年饭了,还要在一起吃上几十年,你烦不烦呀。如果是别的男人,我们还考虑考虑,但老孙绝对不行,你说是不是,齐鲁?
  齐鲁笑笑。
  孟繁其实知道那顿饭吕蓓卡是想请齐鲁。那样阴了人家,不找个由头弥补弥补,怎么好意思呢?但单请齐鲁。到底有些着痕迹了,所以需要孟繁在一边做个幌子。这层意思,孟繁看得一清二楚,虽然看清楚了。也不说破吕蓓卡,这是孟繁的性格,孟繁最不喜欢塌别人的台。何况吕蓓卡的台,也难塌。孟繁在电话里刚说一句,我可能过不去了,吕蓓卡就一把抢过了手机,说,不是可能过不去,是一定不过去了,姐夫,今儿晚上你就自斟自饮吧,学学人家李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孟姐呢,您就别惦记了,属于我和齐鲁了。
  
  二
  
  孙东坡在另一个学校读博士,和盂繁一样,也是古典文学专业的。不过,他搞古典文学批评,主攻理论;而孟繁呢,研究作品,重点是晚唐诗人李商隐的作品。
  他比孟繁早一年读博。这是他们家一贯的前进模式,总是他冲锋在前,然后孟繁亦步亦趋。当年他们在中学教书,小城市的普通中学,那么一个小地方,人生自然和理想无关,但生活也是平静安逸的。她其实很耽溺那样的日子,和孙东坡恋爱。结婚,然后生儿育女——生儿育女他说是夸张了,因为没有儿,只有一个女。女儿叫桃子,长得和他一样眉清目秀。他很喜欢,这是自然的,哪个做父亲的不喜欢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呢?然而他的喜欢却是有保留的、有遗憾的喜欢。他是农村出来的,对儿子有一种根深蒂固、欲罢不能的深情。所以,即使和桃子玩得昏天黑地的时候,他也会突然摇摇头,说,我们的桃子如果是个儿子多好哇。这是什么话呢?孟繁不爱听。更不爱听的还有孙东坡父亲的话,孙东坡的父亲说,要不,你们偷偷地,再生个儿子,放我们那儿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