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逆时针


太阳挂成一扇赤金的铜饼,把人的额头烤满了汗珠子,人也没能歇了脚。
  小辫子蹲在百货大楼的后墙根儿发呆。她想不通一条半为啥扔了桥洞里的窝,她想得脑袋扎了马蜂,疼得破钱盒子里的铜币都发了灰。
  她灰头土脸地哭,眼前晃动着人的脚丫子像搓衣的界石板,呱嗒呱嗒拍打着地面,她又替土地疼地哭。一眨巴眼睛,一只黑鸡爪闪过她的破钱盒,灰铜币不见了。她飞似地窜起来,朝向漫漫的人流,黑鸡爪在人群的缝隙里伸着舌头向她翻白眼。小辫子的哭戛然而止,两个攥紧的拳头左右飞舞,旋起一阵风。
  “还我!还我!”
  风被人群稀释,成了一片杂乱无章的符号。太阳更强烈了,带着掠杀,把人群分割成无数条。
  小辫子黑乎乎的手,沾的是泥巴,也是臭汗,拎着空钱盒,拖拉着掉了带儿的凉鞋,脚丫子交替地钻到凉鞋的左上角,又钻到右上角,她说这是脚丫子自愿的,结果,左右脚趾磨起了血泡,亮鼓鼓的像孩子玩的水气球,一碰,淌出些血水。
  小辫子嘴角朝着一个方向狠劲地咧,像她的腿又顺了拐,不知不觉拐到一条半的门市。香喷喷的麻辣串裹着甜地瓜味儿揪住过路人的鼻子。小辫子伸长脖子突兀着眼球,咕嘟咕嘟吞口水,她顺着香气飘到一条半面前,一条半把几串麻辣串用塑料袋包好,又装了俩热乎乎的烤地瓜,塞在小辫子的空钱盒里,一凸一凹地转身进了屋,摸出一个黑色塑料袋包裹着硬邦邦的东西。
  “记得放好,小心黑鸡爪。”
  小辫子看一眼一条半,看一眼黑糊糊的东西,手在上面坑坑洼洼地摸索,她猜想袋子里的神秘,是麻花,不,是件花衣裳,不,是新钱盒……人总是有无数奇妙的幻想。她闭了眼扑棱着脑袋,手急躁躁打开袋子。半天哭声飘出来,嘴僵成一个大大的0型,她见不得这么崭新的鞋子。
  “穿穿,合适不?”
  “别跳,别跳。”小辫子攥起拳头敲打自己的胸口。她的脸羞成了红樱桃,藏在灰糊糊的泥道儿下面。她觉得浑身长了光环,她幸福地要命。鞋穿在脚上很合适,规规矩矩,舒舒坦坦。
  小辫子轻快地甩起两撇黑黝黝的辫子,怀抱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飞离一条半。她看到一条半踏着和人群一样的界石板,拍得地面掷地有声,觉得自己今天的眼泪流成了废水。她闻了一路的香气,钻进桥洞,一堆烂布铺就的通天大床散发着臊气,女人露了半截身子窝在床上。
  “娘,闻闻香不。”
  小辫子把麻辣串和地瓜凑近女人的鼻子。女人像水牛一样撑开大大的鼻孔,把香味儿一股脑灌进去。
  “香,真香,又是一条半给的,真是个好人。”女人揭了袋子,四串肉串,四串豆腐加菠菜,衬着几串圆滚滚的肉丸子。女人的眼睛放了亮光,像夜里的猫头鹰。
  “娘,快吃吧,趁热,味儿正。”
  女人随手推到小辫子前,“妮儿,你先吃。”
  小辫子鬼怪精灵地笑,我在一条半那儿塞了一肚子。边说边一圈圈糊拉着肚皮,哏哏打饱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威海卫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威海卫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