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敞帚


□ 映泉

  ●映 泉

  这是个奇异的年头,多少人如活在梦幻中,面对眼前的世界满头雾水。过去人人都穷,物质穷,精神穷,世界显得单一。现在不同了,穷的穷,富的富,弄得相知对面不相识。有人要雨得雨,要风得风,有人却是条条路不通,只能蜗居于老天为他安排的那一个窝,听凭风雨阳光洒落到他的身上。秦自洁就是其中一个。

  秦自洁每日起得很早,大多是尿憋醒的。上厕所撒尿之后就烧水泡上一杯茶,然后拉开场子写大字。人老了喝水多,现在用的电炊壶,喝茶方便,他感到时代的进步仅源于此。他是文化馆干部,年轻时候能写会画,得的表扬不少,因而自以为是块干大事的材料,心高气傲,瞧不起人。转眼之间退休了,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一直处于下风的弱势群体之一员。现在他没火气了,每日写大字成瘾。李玉枝欣慰地发现,这家伙写字多了,棱角仿佛磨了不少,脾气也平和了。不过他写字仿佛跟人打架,恶狠狠气汹汹,许多纸都被笔戳破了。李玉枝问他这是跟哪个怄气,他怪模怪样地笑着说:“这叫力透纸背,古人说的。”反正老婆不懂,乐得老公不害病,也懒得管他,如喂猪一样每日把他喂饱就万事大吉。

  他不值钱了,但孤傲之气尚存,在自家墙上挂了一幅自己的书法作品:敝帚自珍。用以勉励自己,也教育弟子。

  腊月中了,街上很热闹。吃了饭,秦自洁就抱着一卷纸,捏着几支毛笔,叫儿子扛着一张方桌,女儿搬上板凳端着茶,到固定的十字街口牵起架子为人写对联。要过年了,买对联的人多,尤其农村人多。跟他一样年纪的同事们都活得快活,打牌下棋,唯有他还得劳动。因为他抽烟消耗挺大。每天赚点,颇有成就感。全县人不多,农村许多上了年纪的人都认得他,他的字也很有功底,因此买的人不少,那些印好的对联不再如往年那样好销了。开店子的老板跟他开玩笑:

  “秦老师,您把我们的生意抢了。”

  遇到熟人,秦自洁就不要钱。过去老下乡,到老百姓家吃过不少饭,许多人跟他至今有感情。但现在农村跟以前不一样了,几个对联钱算什么。见秦老师硬是不要,过一天或是半天,总有人给他送来了过年的好东西,野兽肉,农村的特产,那是一副对联所不能比的。秦自洁在这种腊月的气氛中,感受到了生活的愉快。如果生活一直这样持续下去,秦自洁虽说平淡却也平安,不幸在他没作任何指望之际,他的眼前突然闪过了一条炫目的光彩,让他的心死灰复燃。

  这日下午回家,李玉枝给他一份请柬。他接过去眼睛一瞥,蓦然色变,一把扔了老远,什么话也不说。老婆发现,他的脸成了猪肝色。发请柬的是他几十年来的老冤家,此人叫王忠信。王忠信的儿子结婚,请老朋友去喝一杯。请柬是专门制作的,但在印好的字之外,王忠信特地亲笔给老朋友加了几个字:专门给你留的好酒,另备一桌,只有你我。什么礼品都不要,只要一幅墨宝足矣!

  “去你妈的×!”

  秦自洁扔了纸笔,坐下来还骂了一句。老婆明白他是生的哪门子气,好言劝道:“人都老了,还记什么恨?他不是东西,也都是年轻时候的事了,再说人家也是一番好心。专门给你留的好酒,虽说不可能是真的给你留的,但也算是对你特别了。”

  “老子不需要。”

  “算了算了,人家去至少也得送五百,他只要一幅字,你就给他画一张不就行了?一张纸换一顿酒喝,可以呀!”

  老婆的话是打趣,借以消除丈夫心头的疙瘩。谁知秦自洁毫不通融,冷笑道:“休想!”

  老婆对钱很敏感,叫起来:“什么,你要拿钱去?”

  “拿一千!”

  “一千?我一个月工资才八百!”李玉枝发怒了。她的工厂早就解体了,那点工资还是不停地闹,县里才解决的。她吼了一声,屁股一扭,一阵风卷出了门外,可能是找个地方抹眼泪去了。

  秦自洁是不可能被老婆的怒吼或是眼泪感动的。尤其对王忠信的态度。无论他愿意不愿意,王忠信这个名字一冒出来,就让他的心不能平静,不能不来一番前思后想。三十多年前,王忠信与他同在文化馆,两人都搞群众文化辅导,两人都喜欢写东西,关系曾经密切过不短的日子。但渐渐地,两个人走的路子就各自不同了。两人都写剧本,为业余剧团上地区汇演而创作。从上到下,凡头儿都把这种汇演看得十分隆重。所谓的创作其实就是政策解释。秦自洁懒心懒意,王忠信当着秦自洁的面骂这种创作,背了他却又干得积极,王忠信知道,这种创作是块不错的敲门砖。

  一日两人喝酒,秦自洁劝王忠信别搞得那么积极.这种所谓的创作是糟蹋艺术。不想这话被王忠信在某个场合告诉了文化局领导,文化局领导又告诉了宣传部长。那时从上到下都得了政治敏感症,一听此话,那还得了。虽说没有对秦自洁采取什么组织行动,秦自洁的名字却也在官方入了另册。秦自洁从此注定没有发展前途了。

  王忠信没有了竞争对手,写的节目在地区得奖,然后调进了地区文化战线,接着离开了文化局,去管物质,一步步走向了领导岗位。地区改成市,又成了市里的一位中层官员。他踏过了若干人的肩,所有被他踏过的人都对他骂声连天,可是却又有新人心甘情愿地被他踩踏,直到被他甩到了一旁才醒过来。但醒过来时晚了,只有骂他不是东西的份儿了。他在天上飘,谁都没本事再让他回到地下。却也怪,单看人心,王忠信绝对被人踩在地下,但他几十年来却一路走红,内中文章谁都猜不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敞帚”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