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嫂进城


□ 孙方友

  吴嫂的名字叫薛金芳,因她的丈夫姓吴,所以村人都喊她吴嫂。吴嫂的丈夫叫吴常贵,很老实。有一年组里选代表,说要选个老实人,大伙就选了吴常贵。不想他惊慌失措,忙站起来连连摆手连连地说道:“唉呀,千万别选我!我可不老实!我可不老实!”吴嫂就觉得他太丢份儿,回到家狠狠训斥他一顿,说他是扶不起来的阿斗,然后骂道:“就你这熊样儿,将来生个儿子也不会成大器!就你这种,咱坚决计划生育!”
  不想果真被吴嫂言中,他们的儿子生下来就很少哭,三岁才会说话,很“闷儿”,比吴常贵还老实。上小学时老受别人欺负,常常是哭着回来。吴嫂望着不争气的儿子,对丈夫说:“你爷儿俩,若放在资本主义国家,怕是只有饿死的命!”
  令吴嫂想不到的是,她这番话却落了空。这些年,吴常贵也年年随人外出打工,给人当建筑工。由于他老实能干,包工头很喜欢他。吴常贵虽然不善言语,但很会砌墙,而且砌出的墙面干净又整洁,很快就拿了技术工的工资。吴嫂说:“这叫笨人有笨福。还是老天爷公平,给啥人都要留口饭吃。”
  丈夫年年外出挣银钿,儿子在镇里读初中,吃住都在学校,家中只剩下吴嫂一个人。三口人有两亩责任田,逢忙时吴常贵总要回来助收助种。平常时候,吴嫂就很闲,每天除去看电视就是跟人闲聊。后来迷上了麻将,一天到晚地打,输赢都不多,只是图娱乐。可时间长了,也觉得没意思。大概就在吴嫂无聊的时候,她的生活里走进了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叫吴全,是村民组的组长。吴全是个聪明人,他的两个孩子也仿他,都考上了大学。有一个刚毕业就考上了公务员,进了政府机关。吴全和吴常贵虽是本家,但门第很远,他比吴常贵大几岁,两家算是近邻,这吴全是个勤快人,常帮吴嫂干些重活。比如买煤,买化肥什么的。吴嫂家没安电话,吴常贵有什么事儿都是朝吴全家打,再由吴全喊吴嫂去接。吴全家做了好吃的,吴全的女人也常给吴嫂送一些。吴嫂做了好吃的,也要给吴全家送一些。如此来往,两家就走得近。有一天吴嫂买猪,让吴全帮忙逮猪,不小心一下绊在了猪圈的石头上,将腿肚子碰出了血。吴全没当回事,顺手在墙上刮了点“土垃溜儿”捂在了伤口上。这原本是豫东一带农家常用的一种土疗法,哪儿碰出了血,多爱用“土垃溜儿”或火柴盒上的磷皮捂上止血,不几天就好了。不料这一次,吴全腿上的伤口却发了炎,小腿儿肿得好粗,就住了院。吴嫂过意不去,一天到晚去医院侍候吴全。一来二去,二人竟不知不觉地产生了爱意。等吴全伤好出院,就敲开了吴嫂的门。吴嫂一年到头不见几回男人,又碰上吴全能说会道,一下让她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儿,如干柴遇烈火,天天盼着吴全来“钻门子”。
  不想一不小心,吴嫂竟怀了身孕。
  为此,吴嫂很紧张,有心去流产,又怕男人不在家,引起四邻和吴全女人的怀疑。她将事情告诉吴全,吴全也吃了一惊,好一时方问:“你想要不?”吴嫂说:“想!”吴全问:“为啥?”吴嫂说:“听说偷情生的野种聪明,将来我也要供他上大学,去政府当官!”吴嫂边说边憧憬着未来,满脸的红光直溢:“这样对常贵家也好,人种换了!”吴全望了吴嫂一眼,说这好办,你去省城找一找常贵,不就“沾”上了!
  吴嫂想想也是,便决定去省城找常贵。
  吴常贵那时候正在一家小区里盖楼房,接到妻子要来的电话,怔了,怔了许久才问:“你来家咋办?”吴嫂说:“我让吴全家里的先帮咱几天。”常贵又说:“这里都是大工棚大通铺,你来咋住?”吴嫂说:“你真笨,不会去小旅社开个小房间?”常贵老实地笑了,说:“那多不好意思?”吴嫂说:“两口子有啥不好意思?是不是你在城里另有所欢,不想让我去?”常贵一听这话,吓得脸都白了,连连地说:“你这是啥话?你这是啥话?我咋能干那事儿!”吴嫂笑道:“你真会干那事儿倒好了!”
  第二天,吴嫂就去了省城。
  吴常贵的建筑工地在南阳路和农业路交叉处一个名叫“逸树小区”的地方。那里正建几幢小高层。工地上一片繁忙。吴嫂找到的时候,已是半下午时分。几幢大楼已成雏形,在夕阳里更显得高大。脚手架如蜘蛛网一般盘绕在楼周围,还用草绿色的纱网围了,给人许多联想和神秘。大吊塔耸天入云地高,伸出的巨臂能探好长。吴常贵一身工装,头上还戴着安全帽,脸晒得很黑。吴嫂一直走到工地围墙口才认出来,等认准了,笑道:“看你那熊样儿,还不快把头上那头盔摘了!”吴常贵很认真地说:“这是工地上的规矩,你若再往里走,也要戴这个。”吴嫂急忙说:“咦,我可不戴!一个帽子万人戴,脏兮兮的,快领我去你的住处!”吴常贵原想让妻子先到工地上转一转,看她不愿戴安全帽,便打消了这个念头,领吴嫂去了住处。
  工棚就在工地不远的一片场地里,是用帆布搭的那种,很长的一溜,中间隔了,十几个人一间屋。进去一看,两旁全是地铺,角落堆着镐头、铁锹什么的,地上有不少破鞋烂袜,散发出一股股臭脚丫子味儿。吴嫂眉头紧蹙,问丈夫说:“你们就住这儿?”吴常贵说:“是呀,这就不错了。”说着领吴嫂到一张用破木板搭的床前,说:“我就在这儿。”吴嫂认得自家的被褥,一看油腻腻的,问丈夫说:“春节回去刚拆洗的,咋又铺成这个样子了?!”吴常贵憨笑着,不好意思地说:“一天到晚跟泥水打交道,又没得洗澡,咋能不脏!”吴嫂刚想放下给丈夫带来的替换衣服,又嫌被子太脏,眉头不禁锁成了一团。吴常贵见状,忙献殷勤地掀开被子和烂席,露出板面,细声说:“先放这儿吧。”吴嫂这才放下提包,命令吴常贵说:“马上找家旅社,花点儿钱你也得洗洗澡。要不然,你甭想挨我的身儿!”吴常贵连说中中中,说完了又对吴嫂说:“我马上还得上架,要不,少这一会儿算今天白干了!明儿个我请假,陪你转一转。趁现在这个空儿,你先在这一片转转,等我下班了,咱再去街上吃烩面。”吴嫂看了丈夫一眼,说:“你该干啥干啥,明儿也不要陪我,耽搁一天就少挣钱,何必呢?我又不是文盲,还会摸迷了?走吧,这棚里我不能呆,熏得脑子眼儿疼!”吴常贵说:“这个小区不错,很大,你转一转,别远去就得了!”吴常贵说完,就急匆匆地去了工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2008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