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依旧等待着的“终局”


□ 王文渊 黎 力

感谢沃尔特·阿斯姆斯让我们有机会欣赏了这一部昏暗的、黑色的而又不失幽默的戏剧,让贝克特的思想如幽灵般再度游浮于剧场中间。

棋盘上最后的四个棋子。

《终局》中的人都是不完整不健全的人。Hamm,是终日无法离开轮椅站不起来的盲人,他在棋局中扮演着“王”的角色。王的下面一定会有卖命的随从或奴仆,这个人便是坐不下来、还瘸了一条腿的Clov。生活在垃圾筒里面的Nagg和Nell是王的父母亲,他们各有各的毛病,除了彼此无法看见以外甚至听力也有问题……
被已然毫无意义的外界包裹住的四个人都已经意识到死亡在步步逼近。Hamm一直在问Clov,那“两个老家伙”还是不是活着,他的话语中明显地带着厌恶和愤怒。Nell在道出她即将离开Nagg而去以后,便真的完成了终局的阶段步入了永恒的死亡。Nagg在Nell死了以后对H-amm说了这样一番话:“我多么希望我能活到那个时候,在黑暗里,你像一个受惊的小男孩那样大声地叫我,把我当作你唯一的希望!”这句话中流露出的是希望,可更多的是绝望。Hamm也时常向Clov暗示出自己对死亡临近的体察,他已经离最后的结果不远了。
下过棋的人都明白,在终局,很多时候出现的是磨棋的状态,仅仅几个棋子,在棋盘上走来走去,毫无胜机也无法结束。有西方学者评价说:什么是终局,那就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国际象棋比赛,棋子在做着垂死挣扎,并不是想赢,它们也无法赢,这样做的目的只是要将这样的局面维持下去,要维持得久一些、更久一些,甚至永远这样存在下去。这便是一个典型的终局,一个永不言败的已败事实。
从Hamm到Clov,从Nagg到Nell,他们早知道自己的结局已不美妙,但依旧要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方法,表达着对彼此的需要,表达着对彼此的憎恨,维系着早该不存在的关系,洋溢着那永远无法真正沟通的情感。乃至在一个人终于出局的情况下,Hamm还要创造一个独我的终局,将棋继续走下去。

一个棋盘就是一个世界。


与《等待戈多》的不同之处在于,《终局》设定了一个极端恶劣的外部环境,将舞台笼罩上一层神秘和充满危机的黑纱,使我们越发觉得环境的真实和崩溃的迫在眉睫。而《等待戈多》则并未对环境给予更多描述,小山坡和树构成为一种柔和或充满诗意的境遇。可以肯定的是,贝克特至少设计了两个可见的终局,其中一个便隐隐地存在于角色的周围,这个地下建筑的外面。这是个既成事实,也是这些角色已经无法选择的事实,在外部环境的作用下,不管他们自己是否认识到人生的终局已然到来,他们也知道“上帝”在抛弃他们,命运在藐视他们,他们无法通过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来扭转什么,一切条件都被毁灭,而等待他们的也将是毁灭。贝克特在舞台上营造的世界已经进入了终局,坐在剧场中的我们是否能够意识到些什么?外部的终局是否存在?很多人会说,这个状况不存在,我们没有遇到核武袭击,世界没有到达毁灭的边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