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胡泳·在语词的网络里 词语破碎处,有物存在



  全民开“坛”,全民聚“聊”,全民写“博”——中国人沉默得太久了,一下子由鸦雀无声变为众声喧哗,每一个人都在品味表达带来的乐趣。
  已故的陈原先生写过一本小书《在语词的密林里》,感慨地引用了一位海外学者的话:“中国的语言环境好到不能再好,语词的丰富简直无与伦比。”这种良好的语言环境因了网络与手机的出现而更见其好。
  短信在中国的成功有很多原因,比如手机用户数极为庞大,大大超出电脑用户数;操作简便,能够随时随地发;接通率高、传播速度快、互动性好等。这为用户提供了一个虽然简单,但是非常可靠、性能优良的传播手段,使短信多多少少具有了一点媒体的味道。短信流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它符合中国的文化消费。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中国人很善于用文字来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而且中文表现力极强,从大量流传的短信笑话或者段子上就可以看出来。
  从语言环境的角度看,短信导致人们传递信息的时间、地点、对象等具体情境都发生了巨大变化,这种变化不可能不对语词本身产生影响。在短小精炼的“短信语言”的包裹之下,新闻、诗歌、民谣、故事、格言、幽默纷纷登场,构成了一种将文化话语数码化的现代文化实践。
  互联网对语词的影响更不必说了。在网络所构建的巨大的语言实验场里,新词被不断地创造出来,旧词被赋予新的意义,一波波的流行反映着虚拟社会乃至现实社会的温度和湿度。恐怕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会像中国这样全民开“坛”,全民聚“聊”,全民写“博”。也许千百年来中国人沉默得太久了,一下子由鸦雀无声变为众声喧哗,每一个人都在品味表达带来的乐趣。
  套用俞可平那篇《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句式,可以说:表达是个好东西。仅以博客而言,博客写作既接续了汉语笔记文学的优秀传统,更充分鼓励了个人表达。在这种表达中,庙堂失却了原有的高度,专业的壁垒被一点点冲垮,而无数的普通人发现自己也有创造话语的能力。正如王朔所言:“我害怕的不是哪个专业作家,而是那些具有写作能力的人民。”
  这种全民写作的影响将是深远的。大卫·克莱恩在《我博客,故我在》一文中礼赞道:“圣贤和心理治疗师总是建议我们把生命中的奋斗看做旅程——也可以叫朝圣,如果你愿意的话——以便我们可以从中不仅获得经受苦难的记忆,也能收获教训和挑战带来的智慧。终于,这在一个巨大的规模上被数以百万计的普通人用他们的日志付诸实践了。虽然还不可能将这种史诗般的社会实验对博客的个人生活以及整个社会的最终影响予以神化,……但我们可以设想,人们越是深思熟虑地鉴定和记录他们的生活,那些生活也将会越有意义地度过。”
  果真如此吗?也可以找到很多反证。有多少人在博客里深思熟虑地鉴定和记录他们的生活呢?很多人可能更多的是信马由缰、信手涂鸦、信口雌黄吧。这将会使他们的生活更有意义地度过吗?网络的一大功用是“聊”,用嘴聊,用键盘聊,用视频聊,但聊的结果,不会更无聊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