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葵花明亮(组诗)


□ 姜桦

低下去的葵花

一排向日葵在一个早晨低下去

金黄的花瓣被一阵风微微打开

向日葵!它不是自己低下去的

大地,阳光,让它垂下了头

头戴金黄的草帽站在故乡

这个早晨竟然有这么好的烟岚

它那么紧紧地包裹着寂静的村庄

仿佛母亲,怀抱着她熟睡的婴儿

大朵大朵的葵花站在土地上

露水潮湿,一束光集中在它的顶端

一生只站在一个人的记忆里

那金黄的葵花,比金子还要重

许多年,葵花的头颅就这样低着

质感的枝干,一直独立、坚持、挺拔

就像我,生活已让我的身体萎缩、变形

我的心,一直站在阳光的高处

  血脉呼啸

八月滩涂,一排野葵花跑过来

它们站在那里、站在海堤一侧

轻薄湿润的皮肤,一吹就破

用一道道光亮抬高我的目光

它们带着雷电、风雨的呼吸

一粒粒种子,迎着光呼啸

种子,这土地无以破解的密码

秋天微小仅仅是一阵最不起眼的风

预言不可知,却是如此有力

秋风渐近,妇人腰带紧束

乘着黑夜,身怀绝技的诗人

操起他深藏于内心的尖刀

对这片土地我知之甚少

除了那些花草、树木

除了那些河流、沟壑

除了那些擦过天空的飞鸟的影子

我对这片土地实在是知之甚少

那些花草,写它们梦幻般的颜色

可我写过它的疾病、颓败和凋落吗

那些树木,我写它们的挺拔、苍郁

是否写得出它内心的坚韧、渴望和挣扎

河流,为什么被拦腰截断

沟壑,什么时候又被填平

十月,一只只丹顶鹤从北方迁往南方

它们飞翔,到底有怎样的疲倦和孤独

那些星星,凋零之后去了哪里

那些雨点,为什么牢牢紧抓住大地

水流浅滩,它怎样艰难地迂回、喘息

草尖上除了露珠,是否有咸涩的眼泪

不知道,甚至,也一直不曾去想过

比如天空,何以像一个巨大的空洞

这样,还能够说自己了解了这片土地吗

也不能仅仅只说,我,是一个粗心的人

像不了解亲人,许多年,每次出差,我的爱人

必留灯到半夜,并且习惯不停地翻身、失眠

进入十月,我白发累累见风流泪的母亲

就开始了她年复一年的哮喘与咳嗽

  籍贯

我一直说不清自己的籍贯

滩涂上那一片结实的芦苇

将自己稠密的根须深扎进泥土

谁能确切地说出它们的由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