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羔皮帽子


□ 张学东

  我们的爷爷是远近有名的老皮匠,经他手干出的皮活儿简直就没的说。爷爷大半辈子都在替七村八庄的乡亲熱皮子。那时候,青羊湾人就有养羊的习惯,一户人家喂养两三只绵羯羊,逢年过节,人们宰羊吃肉,喝萝卜炖骨头汤,一张张皮子就送到爷爷手上。
  那些硬邦邦的、捆成卷儿、沾染了斑斑乌血的羊皮、狼皮、狗皮,当然也有兔子皮,经过我爷爷的手,浸、漂、揉、刮,再悉心打磨一通,便会焕然一新光彩十足。原先板结的被毛变得顺溜光滑了,最初肮脏僵硬的皮板,也变得雪白柔软,富有了弹性。用爷爷鞣制过的皮子缝大氅、坎肩儿和皮褥子,那是再好不过的。
  在记忆当中,爷爷那间专门用来干皮活儿的低矮的耳房,一年四季都臭烘烘的。生皮子的腥膻臊臭和熟皮子特有的芒硝气焰混杂一处,在空气中肆意弥漫,简直像日本鬼子的毒气弹(尽管这味道我们并没闻过,都只是从电影里看到的恐怖情景)那样具有杀伤力,别说是钻进去闻一下,就是站在院门外,往往也会被熏得胃脾痉挛头脑发涨的。
  爷爷这辈子大大小小到底接过多少件皮活,恐怕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了,反正他熟过皮子的那种发黑泛绿的芒硝污水,从我们家后院墙根的小土坡涌出,蜿蜿蜒蜒一直流到距羊角村二里以外的青水沟里。每年到了夏天,干农活的人从青水沟经过的时候,都得捏着鼻子骂两句娘。臭死了、臭死人了……妈的都是那老臭皮匠弄的。即便这样,一旦冬季农闲下来,羊畜被宰杀了,皮子剥下来,人们还是鱼贯而来,赔着笑脸,亲手把皮子交给爷爷。
  这种时候,爷爷佝偻着腰背,那条不知什么时候就瘸了的腿,轻轻离开了地,他尽量用另一条好腿支撑着身体,后背靠在耳房门框上,不慌不忙接过别人递来的皮子。爷爷用他灰白色像鸟爪似的粗糙的瘦手,把皮子慢慢展开,一会儿正着提皮子的头部,一会儿又倒着拎皮子的尾巴,在眼前抖了又抖,还要背着太阳光,反反复复盯着皮子查看一番。那架势仿佛是,白发苍苍的老军事家,在观察一幅至关重要的地形图。其实,爷爷那是看皮面上有没有刀伤或鼠洞,有的皮子主人在晾晒时不小心,可能让野狗叼过,也可能是在交配时期被同类撒野咬伤的,留下深深浅浅的几排牙孔。因为,这些情况都会直接影响到日后皮子熟成的质量和效果,爷爷当然会很经心的。用爷爷的话说,这叫丑话说在当面,免得人家秋后算总账。假如看过以后,皮子确实没有任何瑕疵,爷爷就会眯缝着那双苍白朦胧的老眼,对主顾说一声,可是张好皮子啊。
  然后,爷爷再细细跟人家谈好取货的时日。如果主顾不等着急用,爷爷会说好活不怕等,熟好了就托人给你捎口信。至于手工费,爷爷这人面情太软了,从来不敢主动跟人家提,多数情况下,都是对方问及了,他才埋着头一边干活儿一边小声应一句,你就看着给吧,手头实在不宽余,活儿先拿走,缓过一阵子再说。这世上偏有些人是喜欢蚂蚱喝露水——顺着杆儿往上爬的,他们送活儿的时候催命似的讲得诚心诚意十万火急,恨不得当天送来,当天就能取走才好,可等到活儿干出来,有时都拿走十天半月了,甚至更久,费用却是一拖再拖,迟迟没有结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