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狐


□ 王春波

  走出树林,前面是一片覆盖着积雪的河滩,是浑浊的夹河口,是咆哮的海疆,也是阴冷和荒凉的世界。在这样的地方不会有什么猎物可获,鲁民必须返回树林重新寻找猎物。但他在树林里闯荡了大半天,仅仅碰上一只野鸡,虽然他非常敏捷地打了一枪,但这一枪却未能打到一定的距离。野鸡嘎嘎地飞出树林,飞过宽阔的夹河,连一根羽毛也未留下来。鲁民很是沮丧,也很是浮躁。他大声咒骂长筒猎枪如此破旧,也咒骂这样寒冷、阴沉的鬼天气。
  鲁民不想再回树林去了,沮丧地靠着棵老槐树开始抽烟。他划了一根火柴被大风吹灭了,又划了一根。费了许多火柴也未能点着。他索性在厚厚的积雪堆里踹出一个很深的坑,将头和手全都埋了进去。
  香烟点着了。浓烈地吸上两口,鲁民的心情有了少许好转。但一阵大风迎面劲吹,烟头上散开无数火星扑向他的面颊,疼得他打了个寒颤。寒颤过后,他突然觉得脖梗子和前胸有一个东西在蜇,又闻到一股焦糊的气味。他一看香烟,香烟头不知去向,便慌忙解开夹克式面包服,从内衣下摆伸手去摸索那个可怕的东西。
  鲁民只抖落出一些黑的烟灰,胸前却好似留下一道伤口,火烧火燎地疼。他丧气地抓起一把雪。在伤痕上搓了一溜,才觉得不那么疼了。但要想完全止疼,非得不停地往上面搓雪。他搓了三次就烦了。撩开衣襟总有一股寒风侵入,而且彻骨地冰凉,那滋味同样不好受。所以,他不再理会烫伤的地方,任它去疼。他觉得在冰与火二者之间,还是应该选择火。虽然疼痛,却在疼的同时制造热量,使他在冰天雪地里不至于冻得瑟瑟发抖。
  但寒冷是不讲情面的,狂风肆虐,在河滩上掠起大片大片的雪雾,雪雾铺天盖地地向鲁民袭来,他不得不躲在老槐树北面。而寒风是旋转的,可以袭击任何角落。鲁民缩短脖子,举起长筒猎枪迎着风雪射出一股火舌。轰然一声响,天地为之颤抖,他也被惯力撞倒,四腿朝天躺在积雪里。
  他没摔疼,背后的帆布包恰好垫在头部。而厚厚的积雪也象一块柔软的垫子。使他产生出一种异样的舒坦,仿佛躺在温热的被子里,也仿佛倒在一个情人的怀中。
  寒风从他身上掠过,雪沫在他身上铺上一层绒毛。翻滚着流泄的夹河水发出低沉呜咽,海浪咆哮着高声呐喊。河滩颤抖着,河边的薄冰破碎了,树林在狂风中挣扎。他一动不动地躺着,双眼睁得雪亮雪亮。只是阴沉的天空将阴沉折射到眼睛里,这双眼睛便充满了深沉和冷峻,充满了悲哀和失望:为什么要上夹河口?为什么?我是来打猎的吗?不是!我在想梦君,想找回昨天,根本不是为了打猎。可为什么我要折磨自己呢?梦君已经走了,跟一个末流画家走了。她说我不懂艺术,是个极普通的工人,就因为这个她离开了我。真是不可思议。我们曾来过夹河。一起去打猎。虽然什么也没打到。我们却在白雪里搂在一起,把世界全给忘了。唉,想那些干什么?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这个初恋的地方不该再来,让它留给记忆吧。
  鲁民要爬起来,双手触向绒毛似的雪,又想再躺一会。他闭上眼睛,面颊落下来的雪沫仿佛是一双柔情的手抚摸,那是梦君的双手。他任她抚摸起来,心里有一股扼制不住的冲动。后来,梦君跪在他的身边,又将玉似的面颊和玉唇贴紧他的前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威海卫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威海卫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