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唐人笔记小说中的唐代婢女形象


□ 周 侃 李 楠

  女性形象是唐人笔记小说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婢女作为唐代一个极为特殊的女性阶层及社会角色而言,在唐代笔记小说中进行了第一次较为全面的反映。其日渐生动、饱满,并且具有了主观情感和追求的形象,亦引起了研究者关注的目光。学者们大都以《唐律疏议》为依据,对笔记小说中女婢形象进行解读和观照,考察其法律地位、出身来源、劳作役使、婚姻爱情等方面,并由此上升到对唐代婢女社会地位、命运的推定,最终得出有唐一代婢女地位卑贱、命运悲惨的结论。然而,《唐律疏议》作为唐代的国家法典,虽然经历几次修订,但其主体仍然是高宗永徽年间以《贞观律》为基础编纂的《永徽律》,因此,以其为依据对婢女命运地位所作出的判断,其时间断限被局限。学者们往往忽略纵向的比较,难以对有唐一代婢女的地位命运进行全面的研究。
  
  一
  
  唐代社会盛行蓄奴之风,奴婢在日常生活及劳作中占有重要位置。笔记小说中大量记载表明,在唐代上自王公百官,下至平民百姓多有女婢。如《冥祥记》载:“唐冀州封丘县,有老母姓李,年七十,无子孤老,惟有奴婢两人。”《广异记》载:“魏元忠未达时,家贫,独有一婢。”唐前期女婢的来源主要是以籍没以及战俘家属为主。这类奴婢身上所体现的奴隶性成分相当明显,她们是主人永远的财产,对主人有强烈的隶属关系,其所生子女,只能世代为奴。至唐代中期以后,无论是因罪籍没为婢者,还是以战俘为婢者都已经明显减少。婢女的来源转为以掠卖、贩运、典身等非战争手段为主。至唐代中后期,商品货币经济飞速发展、纳资代役制空前盛行,在农业、手工业、商业、等各个行业中,均出现了大量的雇佣劳动者。雇佣关系同时渗透到奴婢制度中去,奴婢与雇佣者的界限日益模糊,对于婢女而言,她们身上所体现的奴隶性成分日益减少,而封建的雇佣性成分却不断增加。这种变化的趋势,比较集中地反映在典身的演变及佣工数量的增多上。
  典身现象历代皆有,农民在家庭极端贫苦、走投无路时往往会用典儿贴妇的办法救急。但是,唐中叶以来,典身现象所体现出的雇佣化趋势却值得注意。《太平广记》卷一九六《贾人妻》记唐余干县尉王立曾怜惜同住女子辛劳,“因令佣买仆隶”。“佣买”是以钱购买奴婢后,由奴婢“计佣折直”,自赎其身。“计佣折直”表明奴婢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通过出卖自己劳动力的方式来偿还主人的买身钱或债务,实际上已经从原来意义上无论是自身还是自己的劳动力均为主人私有财产的奴婢,日渐成为可以把自己的劳动力当作商品买卖的雇佣劳动者。唐中叶以后社会上广泛存在的“佣仆”、“佣保”、“佣织”等人,即有相当于这一类身份的人。李公佐撰《谢小娥》载小娥“为男子服,佣保于江湖间。岁余,至浔阳郡”,见有召佣者。《灵怪集》言郓州司法关某,“有佣妇人姓钮。关给其衣食,以充驱使。”《酉阳杂俎》亦载:汴州百姓赵怀正,太和三年,“妻阿贺常以女工致利。后移居洛阳会节坊,富人多“雇其纫针”,缝制精美服饰。上述这些与原本的女婢相比,相似之处是都由主人驱使,劳动没有自由。不同之处是她们并未列入正式贱籍,趋于良人阶层。若债务还清、佣期完成即可脱离主人,如谢小娥“佣保于江湖间”即反映她可以雇佣于不同的人家,而不是永世只能成为主人的私有财产,人身有了很大自由。另一个不同之处在于有的雇佣者已经获得一定的报酬。赵怀正妻阿贺即“常以女工致钱”;《玉堂闲话》载兖州民妇贺氏,“佣织以资之,所得佣值,尽归其姑”;齐州刘十郎“壮年时,穷贱至极,与妻佣舂以自给”;更有甚者《酉阳杂俎》记荆州有一女工,“常造雨衣,与胡氏家佣作,凡数岁矣,所聚十三万。”
  可见婢女的身份由无偿的劳动者,逐渐变成了以劳动力获取报酬的有偿劳动者,她们的性质随之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笔记小说中的这些记载清楚地反映出婢女来源方式的变化脉络:籍没战俘→买卖典身→雇佣。婢女阶层的日渐雇佣化,亦使婢女的身份地位,比之唐代前期有了进一步提高。婢女能与雇主订立雇佣关系,本身就已标志其身份地位的提高。当然,婢女与主人的关系,同社会上完全自由的雇佣工人与雇主的关系尚不完全相同,她们的身份地位也不能与主人等同。因此,在她们身上,奴隶性的成分与封建雇佣者的成分还是交织在一起,而她们与良人在身份上的逐步接近预示了奴婢“贱籍”的消失。
  
  二
  
  唐前期,奴婢是当时最卑下和最受奴役的一个阶层,完全丧失人身自由和权利,没有独立户籍,系主人私有财产,皆列入主人户下,属于贱籍。但是,从唐代中后期开始,婢女的法律地位比以往提高了。婢女虽然在法律上是“律比畜产”,“比之资财”。但在实际生活中,却获得更多的从良或赦免的机会,依附性也逐渐减小。《唐律疏议》中有涉及到奴婢的条文就有多条。如:卷二十二《斗讼律》规定:良人殴杀他人奴婢者,徒三年;故杀他人奴婢,流三千里。卷十九《贼盗律》规定:“诸强盗伤人者,绞;杀人者,斩。杀伤奴婢亦同。虽非财主,但因盗杀伤,皆是。”这表明婢女的生命安全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受到了法律的保护。《唐律疏议》卷六《名例律》还规定:主人若犯谋反、谋叛、谋大逆之罪,婢女还可以告发。唐代奴婢告发主人的风气十分流行,后期更是如此。此外,唐政府还禁止压良为贱,禁止压制奴婢放免等等,这些都是奴婢法律地位提高的表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