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玉米地


□ 孙爱雪

  1

  玉米伫立在原野上。

  来自村庄来自泥土的小虫子聚集在原野上。

  它们在玉米叶下传情、词笑,扇动小小的翅膀。

  它们成千上万,无名无姓,从生到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都是未知。

  遍地蜗牛,繁衍生息。两两黏连在一起,白天黑夜。一边吞噬一边伸出罪恶的肉体。

  苍蝇唱着一支忧伤的歌,因为那些驱赶的手势和厌恶的眼神。蝴蝶翩翩起舞,野花粲然。蝗虫笑着舞蹈。青蛙跳起来生气。野鸡忘记了那片孵蛋的玉米地。兔子站起来眺望蓝天之上,是否有一对闲置的翅膀?

  这是一片生机盎然的玉米地。

  这是一片充满诱惑和神秘的玉米地。

  茂密的玉米淹没我的身影掩埋乔的身影。乔在地那头,我在地这头。我们在玉米地里像蜗牛在玉米地里。蜗牛蹲在玉米叶上,撕碎甜润的玉米叶,变作时光的记忆。我在玉米之下,乔在玉米之下。乔更小,小到一株小草之下。

  乔教给我拔草。简单到三岁小孩都会的拔草,她一遍遍说教,监督,挑剔。像个老巫婆一样胸怀狭窄。玉米地里遍地是草,从一棵玉米到另一棵玉米,从一株草到另一株草,草和草相连,土地被遮蔽。草们或聚集在一起或分散开,或是同一类或是不同类,或是站着或是爬附在地下,林林总总隐蔽在玉米下。乔和草们目光相对,几十年脚手并进,用手指的温度相互探问,记不清拔下了多少草,记不清耗费了多少年华。乔在地那头,我在地这头,她怪怪的声音从玉米叶上飘过来:快,快点拔啊。

  乔把我领到这个叫做场地的玉米地,那年我新婚不久。乔说:这是你的地,一亩一分七厘地。我打量着我的地,总共三块地:一块六分,一块五分,一块七厘。三块地在同一地平线上,左右都有邻居,两头都有道路。东西的地垄,南北的宽窄。地西头栽着柳树和榆树,树下是一条进村和出村的大路。地东头原本不是路,是一条水渠,不浇水的时候是路。

  乔对着三块地痴痴地看,看了一遍又看一遍,一块一块看了,又从西头看到东头,从东头看到西头。在地里摸摸玉米叶子,弯腰拔下一棵草,甩甩泥土夹在胳肢窝里。歇息了她还在看,倚在大柳树上,一边看一边轻轻叹息。之后她喃喃自语:东头是抗金地,西头是树,成不了多少庄稼!还有这个大榆树,长在地界上,要叫赵春香家刨掉!树影子罩到了半截地,树底下根本结不了大棒子。

  乔不满意。不满意的还有那七厘地.和八婶家的七厘分在一起。七厘地,一小条儿,根本没法儿种,除了地垄沟就没有了地!乔和八婶唠唠叨叨,两家商量合在一起,一家种西头一家种东头。乔说这地太零散,一亩一分七厘地分了三小块,是哪个该死的队长把地拆得这般零零碎碎?! 乔在那七厘地上做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七厘地的两头不一样,西头有树,东头抗金,她选择哪一头都感觉到吃亏。

  最终我们种西头,八婶种东头。西头有树罩,多分了一米。分地的过程中,八叔有一个提议,说西北两家都有零碎地,把那边也合一起,一家种一块,都方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