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钻井队故事


□ 王明新


厕所问题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太有道理了。687钻井队自从成了全国标杆队,参观的、访问的、观摩的、学习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从哪里冒出来一帮衣冠楚楚的家伙,来了你就得好好伺候着。这不,才搬到飞雁滩不久,上午钻井总公司书记就来了电话,说是有个小型的国际会议在油田召开,开会归开会,但不能总开会吧,开会期间总得安排点别的项目,比如说看演出啦参观啦什么的,也显着咱中国人的热情,咱油田人的好客,到这个队参观就是这些项目之一。书记说,明天上午到你们队参观虽说是个临时节目,但来的都是国际友人呢,可不能掉链子,要是掉了链子丢人就丢到外国去了,这可是个国际影响问题。指导员老白这事经得多了,也就没当回事,嗯嗯地答应着,说没问题,没问题。书记突然严肃起来,说听说有个什么国际卫生组织成员呢,是个日本女人,这人不论到了哪里,第一是一定要看食堂,第二是一定要看厕所,说这两个地方最能反映一个地方或单位的卫生和文明程度;书记更加严肃地说,别的都好说,你那厕所我可有点不放心,这次要作为重点进行整改。说完书记就放了电话。
书记这话不是没有根据,不久前书记领着一个什么代表团到这个队参观,一车人已经转了一大圈了,这个队是最后一个点,看完就回招待所该干什么干什么了,下了车许多人都迫不及待地找厕所。书记就领着一队人马浩浩荡荡进去了。
钻井队就像个游牧部落,顶着家打井,背着锅走路,到哪把家安哪,所到之处不是兔子不拉屎的盐碱滩,就是没有人烟的荒草地,谁把厕所当回事呢?苇箔一圈,里面挖几个蹲坑就是厕所了。钻井队的人又是散漫惯了的,方便起来也不讲什么规矩,结果那天书记同志踩了“地雷”,气得也没参观,出了厕所上车就带人走了。
放下电话,老白愣了半晌,心想明天上午客人就到,时间紧任务重,这厕所怎么整改呢?国际卫生组织倒没什么,关键是那个日本人,早年小日本瞧不起咱,骂咱是东亚病夫,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可不能再叫小日本瞧不起咱了。可想了半天,老白也没想出怎么整改来。后来他就给书记打了个电话,说还有一个下午时间,这飞雁滩上连根草都不长,我想把厕所改造成五星级宾馆的卫生间,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书记说办法总比困难多呀,让我给你去改造厕所?当然不能。书记又说,还想进步不?老白其实并不老,40岁不到,最近通过函授刚弄了张经济管理方面的大专文凭,正踌躇满志,他当然想进步。老白就叫在家休班的工人,挖来新土,把厕所里里外外垫了一遍,将通往厕所的路也修整了一番,可是看看还是不成样子,那苇箔高高低低参差不齐不说,还被风吹得东倒西歪,这里那里地漏出一个个窟窿,大的地方能钻进狼去,那蹲坑就更没法看了,挖得既不规则,又有许多不雅观的痕迹无法掩埋,老白看着有些泄气。
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夜里老白做了个梦。老白的梦是这样的:老白想方便方便,可是到处找不见厕所,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解决了,走到哪里哪里人熙熙攘攘,后来实在憋不住就屙了一裤子。老白醒来,想着梦里的窝囊事,觉得这厕所肯定不行,可是他转来转去就是想不出办法来。这时候老白看见围泥浆池子的推土机开了过来,灵机一动,招呼推土机司机三下两下把厕所给推平了。看着消失了的厕所,老白笑了,他想等参观的人一走,把那些埋在土里的苇箔挖出来,一圈,挖几个蹲坑,又是厕所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