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两袖清风的老共产党员(散文)


□ 林 娜

  他,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参加过的战斗不计其数,穿过了枪林弹雨,身上伤痕累累,在朝鲜战场上负伤归国,作为革命伤残人员退伍。作为一个老革命,老共产党员,在他80高龄骤然离世时,没有存款,没有自己的房子,是在民办的自缴费用的养老院去世的,就连丧事也在民办的养老院处理。他的一生,真正是做到了两袖清风。

  他就是我的父亲,浙江省瑞安市一个平凡的老人。

  对于父亲的光荣历史,我了解很少。因为在我的眼里,他只不过是个工农干部。和平年代出身的我,听他笨嘴笨舌地讲战斗经历,什么东北的冰天雪地,什么跨过鸭绿江,还不如去看电影《地雷战》《地道战》《南征北战》和《上甘岭》《英雄儿女》。那时我不知道,正是有了千千万万个像我父亲般平凡的人才能打胜仗。父亲说,像你这个年纪,我已经带兵打仗时,我们都是当笑话听。不过大老粗一个,又不是将军!

  出身书香门第的母亲,虽然为了养育弟妹很早辍学,但是写得一手好字。相比母亲的能干,父亲的憨厚老实,使我家经济状态一再恶化。有自知之明的父亲转业时,知道自己文化水平低,谢绝了组织安排的职位回到了家乡。50年代初,父亲转业时的工资是62元,当时这在当地是属于高工资了。从此以后几十年,父亲从来没有加过工资,一直是让而不是争。几十年,父亲的职位非但没有提升,由于从县供销社主任调到乡村供销社当主任,级别没变,职位实际上是降低了。工作地点离家越来越远,从离家几步远的商业局到县供销社,再到要坐渡船的区供销社,再调到离家几十公里的乡村供销社。别人不愿去的地方,他去。别人去了几年就调回来的地方,他是落地生根。最后在乡村供销社离休时,离休工资要在供销社发,而此时乡村供销社已经是入不敷出了。他几乎连离休工资都无法领到,更别说医药费的报销。万幸的是,市委决定,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老革命的离休工资由市财政统一拨款到老干部局,才使这一批老干部老有所养。

  父亲在职时,正是我国物质极度匮乏的时期,而父亲所在的供销社是掌握大批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单位。然而,父亲非但没有给家里一点帮助,相反,他甚至还是家庭的累赘。每次他从供销社回家,哪怕有两个月没回家,他永远是空手而归。而他离家上班,母亲还要给他带上各种东西。买东西需要各种票证的年代,正是我们四个兄弟姐妹长身体的时候,加上父亲没有房子,我们是住外公的房子,还要赡养外公,布票不够粮票不够。当好人缘的母亲向熟人朋友要各种票证时,总会被别人讥笑。大家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你家老林当供销社主任,你家还缺这些?到居委会抓阉买的确良布的票,我也会被L笑成凑热闹。母亲经常说,要是你爸不当供销社主任,别人同情我,我能要来很多票,可是你爸当这个主任,反而不好开口跟人要了。

  由于我死活坚持要读书,不得已,我的二妹小学毕业就辍学,在供销社下属工厂里当临时工。当她被机器轧断食指时,身为供销社一把手的父亲没有为他的女儿申报工伤,没有让供销社出钱为她接上手指,二妹落了个终身残疾。当供销杜出售床单时,二妹没有告诉父亲,自己去排队买床单,快轮到她时,被前来监视的父亲发现,当众把二妹骂得落泪,床单也不卖给她。可是这床单本来是二妹想给父亲买的。父亲出身于农村,他的乡下亲戚来城里,好面子的母亲要想方设法安排周到,还要经常接济他们。我们的家是靠母亲一个人撑下来的,我一直怨恨父亲不顾家。我甚至想,共产党员就不该结婚生孩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