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镰(小小说)


□ 曾 平

天到三更,麻叔已经霍霍霍地把镰磨得锋利而青亮。麻叔的镰背把贵才的房门敲得山响。麻叔扯着喉咙喊,贵才!贵才!割谷了!
贵才在被窝里极不情愿地咕哝,割啥鸡巴谷子啊!睡觉!睡觉!贵才的咕哝只有媳妇听得到。
要是没有儿媳,麻叔早已一脚踢开儿子的房门。麻叔知道冲进去看见儿子儿媳紧紧地抱在一起十分不应该。但这并不影响麻叔镰背敲打的力度。
昨天,麻叔通过村主任的手机一阵阵急促促的催促,贵才才带着媳妇从市里非常不太情愿地回家。贵才不是市上的什么大干部,他和媳妇在市上从事着家政服务。家政服务是贵才对村里老少爷们一种非常城市和书面的说法,其实就是帮城市人打整干净房间。这已经让贵才和媳妇非常地成就显著了,以致贵才成了村里唯一和村主任一样别上手机的人物。没有村民追究贵才手机的来历,那是贵才的一位东家抛弃不用之后他用三次家政服务换的。
这样的天这样的季节能呼呼死睡?狗日的贵才还是不是庄稼人?前天,一阵哗哗哗的雨把整个丘陵地上的稻谷全逼得金黄金黄。麻叔准备和贵才起个早,三更开镰,先割两担谷再吃早饭。不赶早,正午的阳光会咬得人一层一层地掉皮。
贵才在父亲镰背猛烈的打击下非常不情愿地穿着内裤开了房门。贵才睡意迷蒙,说,我已经请人了!贵才非常轻描淡写。
麻叔哪里信,问,真的请人了?麻叔边问边用手试着镰的青锋。
贵才说,天亮了你晒晒谷子就是!
麻叔说,你狗日敢让老子干娘们的活!在乡下,晒谷是娘们干的活。
贵才说,那你休息!
麻叔说,老子不休息!
贵才说,不休息不行!我全包给了王五,420块钱。
贵才见麻叔的脸色不好,只得赶忙改口,说,爹,你都65了,累个病,医药费比那点工钱贵!
麻叔说,老子有病!收割季节,麻叔全身鼓满的全是力气。
贵才说,请人!划算!城里一天,抵这儿三天。
贵才说,城里,420块钱,我和素芳四天搞定!钱!昨晚就付了!贵才说这话非常得意,一点掩饰也没有,还洋溢出不少城市的气息。
420块钱得卖多少谷?麻叔的牙差点痛掉了。麻叔说,撞你妈的鬼!庄稼人自己不割自己的谷子!麻叔的火不停地往上冲!
贵才不以为然,说,都是谷子!
麻叔的倔劲早上来了,说:请人割的谷子和自己割的谷子,不同!
麻叔说,自己割的谷子,踏实!麻叔想让自己踏实。
贵才哪管什么踏实?
麻叔说,贵才,你狗日还是不是庄稼人?麻叔恨不得用镰狠狠地敲打敲打这个在城市才两年就要丢掉庄稼把式的贵才。
贵才没好气地说,我不想当庄稼人,庄稼人苦!
麻叔说,你狗日想当啥?当地主?
贵才也有火,说,老子还想当资本家!
……
麻叔准备退几大步,说,那你媳妇怎还不起来给人家做饭?
贵才说,不吃!讲死上船,他们吃自己!
麻叔的火想消也消不了。麻叔说,贵才,你狗日比地主还毒!地主还管饭!你狗日真是资本家!
贵才不高兴了,说,爹!怎那比,我算了饭钱!
麻叔骂,贵才,你狗日的缺德!
贵才的火也消不了,答,老子只缺钱!
……
麻叔恨不得用镰将这个资本家的贵才收割了。但麻叔的镰只在贵才的面前晃起无数青亮锋利的光芒。麻叔提了镰,抬腿就走。
麻叔急急忙忙去庄稼地。天仍麻麻亮。隐隐约约几个人影,在麻叔的庄稼地上忙碌得热火朝天。
冲着家的方向,麻叔恶狠狠地骂,这个狗日的贵才!麻叔一用劲,锋利青亮的镰在麻麻亮的天空划出一道鲜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