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海绵(短篇小说)


□ 黄少崇

  我不是一个什么特别的人,不是。
  不错,我自小跟村上的人有些不同。别人都有很多兄弟姐妹,我没有,就是大家所谓的“独龙仔”。我父母在30多岁时才生的我,当然会将我当成掌上明珠。说来不好意思,别人都是只吃了一年多的奶就断了,最多也不会超过两年。我们村长的宝贝儿子大田也不过吃了两年半的奶,他本来还想吃的,但他妈肚子鼓起来了,他不能再跟他妈肚子里的弟弟或者妹妹争吃了,于是只好恋恋不舍地告别他母亲那饱满的乳房。我呢,运气稍好一些,在大田的弟弟生下来之后,我还能双手捧着我母亲的乳房悠然自在的享受甘甜的乳汁。本来,在我吃到5岁的时候,母亲也曾经下狠心让我戒奶,她将乳房用锅墨涂抹得黑黝黝的,但我会巧妙地用集聚在嘴里的口水将乳头上的锅墨烟湿,用舌尖将湿透的锅墨轻轻顶往一边,这样,尽管整个乳房还是吓人的一片乌黑,但乳头已经是洁净的了;有时,母亲将辛辣的辣椒水涂上乳房,想用辣来让我戒奶。可是,母亲忘记了,我三岁不到就跟着村上的一些大哥哥跑到地里摘来新鲜辣椒,蘸着从家里偷来的盐津津有味地吃下了无数的辣擞了。当母亲那些招数都用完之前,她其实早就已经放弃了让我戒奶的念头。因此,在大田的第三个弟弟会走路的时候,我还得以在母亲的怀里享受那个乳房。尽管,我母亲的乳房已经有些干瘪了,但乳汁还是有的,虽然很少了,而且寡淡得像清水一样。可是我还是依恋它。对我来说,这乳房不是单纯的供我饱肚子了,已经10岁的我已经能够自己吃光一只肥胖的熟母鸡了,饱肚子不是问题了。而且母亲乳房里那些寡淡的水状物已经不能引起我的迷恋。之所以到了10岁我还吃奶,实在是因为母亲的乳房温暖和实在让我觉得踏实。一天吃不到那个被我拉扯的耷拉下来的乳头,一天摸不到那个虽然垂落但依然光滑的乳房,我就会一天心里空虚得要命,心里总是惶惶的,似乎不可终日。因此,每天放学回来,书包尚未丢掉,我必定先寻找母亲,然后撩起她的衣襟,双手捧起那双垂挂在母亲胸前的乳房,然后伸出嘴,叼起那紫黑的乳头,婴儿般嘬了起来……不要很久,3分钟、5分钟就可以了,那种满足感可能只有后来吸毒的大田在吸毒时才能体会得到。因此,尽管我的父亲在5岁起就极力制止我,他鞭子抽、巴掌掴,用牛轭将我往死里打,用一根牛绳将我绑在床头一天一夜,还是没法将我的嗜好改掉。在他将奄奄一息的我从床头上解下来时,一面解绳子,一面摇头不止,叹着气,说,你厉害,你是祖宗,我服了你了!他恨恨地将我提起,一把将我塞进母亲早已敞开的胸怀……从此,我通过自己坚强不屈的意志,换来了自己随意吃奶的自由。从此,当同龄的伙伴们放学回家就急忙挑起担子下地干活的时候,我也挑起担子,下地去,但同伴们趁着天尚未黑透,抓紧时间干活,我却先揪着母亲的衣角,将母亲拉到一边,掀起母亲的衣角,先嘬上几口,然后才下地干活……
  可是,就是这样你也不能说我是个特别的人。我有什么特别啊?10岁以后,有一天,我突然觉得母亲的乳房有一种难闻的味道,那味道让我突然觉得恶心,一阵厌恶让我打了一个寒噤,这个突如其来的寒噤让我的牙齿突然咬紧……这样,那个悲剧就发生了;在我用力将自己往外一拉时,我母亲突然大喊一声,紧接着就一头仰翻在满是稻茬的稻田里。我一看,一串红色的血滴溅落一地。我觉得嘴巴里有个什么异物,张口一吐,一个血肉模糊的东西掉落地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