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柳浪闻莺(中篇)


□ 王旭烽




扇面徐徐打开之时,玻璃窗嗦嗦敲响了,有人在外招呼:柳洲庄主,别来无恙?还没等工欲善回头,郑杰就闯了进来,插科打诨道:善子,我准备让你交一次桃花运。工欲善一愣,举着扇柄,缓缓转移过去,正对着郑杰的目光,两人就会心一笑——原来,工欲善打开的正是一把桃花扇。
挑选的这批扇面画,是工欲善准备出书时作为图片资料用的,收集了很久。别的都挑定了,手里握着的那把,正在琢磨。这幅扇面是他前几年美院毕业刚到王星记扇厂当工艺师时制的。记得正是乍暖还寒最难将息的早春,西湖边柳芽已萌,红蕾星无,他却刻意临了一丛桃花。谁知天工艺苑一把大火,把他不少扇面烧了,独独留下了这把。有惊无险,火也把工欲善烧醒了,从此单干。
他家几代都在涌金门外绿阴深处居住,就便临街当湖以承祖业,开了家小扇庄,自题门额:柳洲扇庄。几年下来,小康世界,自娱自乐,正琢磨着是继续考研呢还是接着当他的小庄主。见郑杰进来,就绕开他的话题问:这把扇面做我画集封面行不行?
郑杰留着山羊胡子,戴圆眼镜,穿皮夹克,像旧俄时期的民粹党人,一开口喷出江湖气:善子你剽我啊,谁是扇面行家,还问我!
郑杰和工欲善是同学,当初两人都有可能留校,最后定了郑杰,工欲善只得考研。可能心情不好竟然没能考上,两人关系就微妙起来。好在美院就在扇庄不远的南山路对面,几步路之遥。郑杰就常来扇庄,两人的友谊和交易一并进行,互不买账和互相欣赏亦兼而有之。
工欲善长手长脚,寒气隐隐,面容苍白,发须整洁,若套一件竹布长衫立于扇庄柜台后面,像煞一位20世纪30年代旧上海亭子间学徒出身的文艺青年。他对郑杰说话倒还不失直率,几近刻薄:外行有外行的热闹,你就当我是白居易,你是听白居易诗的老妪吧。
郑杰叫了起来:我拷,怪不得人家说你眼角儿高,毕业几年了还孤家寡人一个,有你那么不客气的人吗?知道我谦虚,你还不捋捋我顺毛。话虽那么说,还是粗粗一瞥,问:你画的?
工欲善看着他,说:怎么样?
工欲善在一般人眼里,是个极为矜持之人,行事说话,半掩半藏,常常让人捉摸不透。郑杰刚刚相反,快人快语现世报:你的笔墨功夫,我服,只是你画的对象错了。想不到你这样品位之人也沾了红尘气。他拔过工欲善手中之扇,翻看几眼,继续夸夸其谈:桃花虽好,毕竟不是国色天香,也非空谷幽兰,更不要说冰雪寒梅了。总而言之,一旦上了封面,就必须是那种只能欣赏不能扇的扇子。你这把扇面嘛,只可拿来用的,做了封面,就轻俗了。
工欲善听不得人当面指责,收起扇子反击:吴昌硕五颜六色,大雅似俗,大隐隐于市,不承想还有你这样的俗见误人子弟!
这就在嘴上报那几年前毕业分配的一箭之仇了。其实工欲善嘴阴心善,当年若非他退一步海阔天空,也难说鱼死网破如何收场,所以郑杰并不计较,挂了免战牌说:我俗,我俗,我就是为俗而来的。桃花扇不可鉴,桃花运可交。比如现在,有一个才子佳人绝配良机,我首先就想到你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