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纯芦

  二嫂那天失眠,转过天又失眠。

  她肯定是把这事给忘了。二嫂这样想。怎么会忘了呢?二嫂又想。

  哎,你说三弟妹是不是真的忘了啊。她推了一下旁边躺着的二哥。

  不会吧?她又推了一下二哥。

  二哥翻了个身,你烦不烦啊?就两棵葱的事,你看你没完了还!

  两棵葱的事,说得轻巧,你知道两棵葱多少钱吗?四块啊。

  葱是几天前买的。二嫂本来打算买两棵,可是看那个摊子前人多得很,葱又好,价钱还比别的摊位便宜。她就买了三棵。三棵葱花了六块钱。回家的路上,二嫂有点后悔,这几天葱很贵,不该买三棵,买一棵就好了。最多买两棵。

  心疼归心疼,二嫂还是切了半棵葱,做了个葱爆肉。就在这时候,有人敲门。二嫂从猫眼里一看,是楼下的三弟妹。打开门,三弟妹说,二嫂,我闺女今天回来了,想吃葱爆肉。可是家里没葱了,我看你买了大葱,先借我一棵吧。

  二嫂就走到厨房,给三弟妹去拿葱。她拿起一棵,又拿起一棵。她想,借给她一棵,她估计就不还了。就是还,这么多年的老邻居,一棵葱我也不好意思要。索性借给她两棵吧。

  她就拿了两棵葱,递给三弟妹。三弟妹说,用不了用不了,一棵就够。二嫂说,一棵哪够啊,人多,孩子也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再说,家里没个葱花儿怎么做饭啊!硬是塞到三弟妹手里。

  三弟妹说,二嫂,等我明天买了就还你。

  二嫂:还什么还?再说还就见外了。

  第二天,三弟妹没来。第三天,三弟妹没来。

  二嫂坐不住了。她一开始就是想,没嘟囔。她想那两棵葱,三弟妹家估计还没吃完,所以就没去买。等到了第三天,她就开始嘟囔了。因为她估摸着三弟妹家人多,那两棵葱,应该吃完了。她嘟囔,也就是冲二哥嘟囔。但丈夫就没太理会。可是二嫂一连两三天的嘟囔,二哥就不耐烦了。

  二嫂感觉还有希望。她没事的时候,就竖起耳朵听,听楼道里有没有三弟妹的声音,或者她就是上楼来,还她的葱。有一次,她听到有人上楼的脚步声,她踮着脚,飞快地跑到门口,从猫眼偷眼看,原来是对门的小子回家。还有一次,她听到三弟妹说话的声音,又踮起脚,飞快地跑到门口,从猫眼往外看,看了半天,看得眼睛都疼了,三弟妹也没上来。

  又过了两天,二嫂就有点失望了。甚至有些绝望。她恨恨地想,两棵葱四块钱。如果买成鸡蛋,一斤,能有八个鸡蛋。如果买成馒头,一块钱四个,四四一十六,就是十六个馒头。如果买成盐,能买两袋,能吃好久好久。

  这样数着算着,二嫂把嘴算出了两个大水泡。二嫂想故意去三弟妹家串门,又不好意思。后来她就一个劲地出去,寻思着赶巧要是碰上三弟妹的话,就会说到大葱的事,三弟妹就会想起来,前些天借了她家两棵葱。

  还真就在院子里碰上了三弟妹。三弟妹手里正好拿了两棵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