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开明多边主义


  权力转移是国际政治中反复出现的现象,并且始终构成具备不确定性和紧张感的事件。由于它常常种下新晋竞争者与现有大国着欧洲人的看法。尽管北京一直宣扬和平发展以及和谐世界的言论,但中国崛起却令欧洲产生不确定感:中国的发展将会如何影响欧洲的长远利益与生活方式。尽管许多人仍然认为中国是一个颇具前景的出口市场和投资目的地,但中国作为在出口市场与稀缺资源领域的强有力竞争者的形象无疑正在上升。此外,越来越多的欧洲商界群体对中国在贸易壁垒、货币政策以及知识产权执法等领域的进展感到失望。为此,欧盟机构到处游说,且呼声愈发响亮,以期谋得更强硬的对华贸易政策。概念分歧与此同时,在政治领域,对中国的身份疑虑正在加深。可以肯定的是,欧洲继续将中国视做国际社会的重要角色,但前提是中国必须融人国际社会。然而,欧盟开始严重怀疑中国是否愿意接受普世的规则和价值观,以及欧盟自身在帮助中国践行法治和人权方面承诺的能力。

  即便中国和欧洲如今的相互依存使得对彼此的政策以及发展均相当敏感,但两者在诸如地缘环境、文化、发展路径、政治制度以及社会价值等方面依然相去甚远。哪怕是中国与欧洲可能都支持多边主义和国际政治民主化的目标,但它们对这些概念的理解大相径庭:欧洲人所信奉的多边主义概念,是以规则为基础的对经济相互依存和政治一体化的管理,包括将国家圭权置于超国家性组织( supernationalorganization)管理之下。这种“后现代”的国家主权观,也使欧洲人认为,如果发生严重侵犯人权的现象,各国有责任予以保护。中国对超国家主权没有一个明确的观点,但强烈坚持本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他们对在特定条件下进行人道主义干预并不完全认同。说到底,中国所信奉的观点是政府间的多边主义概念,其中主权至高无上。同样的,当中国对民主化进行讨论时,他们所关注的是政府机构的责任、对诉求的回应以及问责;但于欧洲人而言,民主化所对应的是自由的公民社会、法治和对公民权利的尊重。

  不过,欧洲和中国必须面对摆在他们面前赤裸裸的现实。最终双方都需要在寻求世界经济持续平衡的过程中,寻求保护自身利益的方式。显然,金融危机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衰退,昭示着重塑经济的必要性。双方都面临着应对失业、改善社会福利、更有效地使用稀缺的自然资源的挑战。增加对创新的投资、为创意产业发展提供安全环境、富有活力的服务产业,都对新的以及可持续的增长至关重要。

  在中国看来,这很大程度上是国家的职责,但是其能否成功践行完全取决于是否有一个彼此信任与相互开放的环境。中欧双方都面临着类似的社会挑战:人口老龄化、民族的多样性、城市综合体与内部经济差异性的增加。但同时,双方在促进社会平等和福利方面具有共同利益。尽管双方在发展经济过程中面临着不同的局限性,但最终目标是实现包容性增长与可持续发展。

  当现有的全球治理机构承受着越来越多的压力,国际社会所有主要角色面临的挑战不再是滑入零和竞争状态。回溯历史,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国家利益的碰撞会严重削弱所有角色自身持续发展的机会。尽管存在各种摩擦和误解,如果要改变原始的国际无政府状态并进行发展——经济竞争正是这类竞赛的基础——各方就需要合作。中欧责任欧洲人并未幻想着立即摆脱金融危机,他们预期在接下去的几年中将承受由此带来的后果。如果要维持之前的生活方式,他们将不得不以创新来适应挑战,采取必要的措施以加强自身活力与竞争力。但中国同样需要接受严峻的考验:在经济创新和转型方面仍不尽满意;即便已竭尽所能刺激国内消费,但仍过多地依赖出口与固定资产投资;虽然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已取得巨大的进步,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仍处于低位;区域之间、城乡之间、富人与穷人之间的贫富差距程度持续拉大;此外,生态环境的恶化亦使北京遭遇重重挑战。

  如果中国和欧洲相互之间不能保持开放的贸易关系,而是进入零和竞争状态,势必会对中欧关系产生负面影响,中国将被视做一个真正的威胁。最理想的预防措施是中国发展其国内市场,并保持足够的开放。一个庞大且开放的中国市场将给欧洲提供较多的出口和投资机会,利于欧洲解决自身的结构性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这取决于中国能否成功地进行转变——从效率驱动型经济体转向创新驱动型经济体,这也成为中国为扩大国内消费需求创造条件的惟一途径。其中的一个关键因素是中国的中产阶级不断牡大,他们能够赚到足够多的钱,并且愿意消费。 但问题在于北京要将对重工业的过度投资和依靠廉价劳动力就业的中国经济推向一个新的方向,中小型企业、服务业、私营部门都需要进一步的刺激。在中国能迅速创造大量高薪职位的是从事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的中小型私营企业,它们同时也是创新的主要动力。

  各国如果要开展长期合作,他们需要考虑到未来的境况。他们需要相信,长期收益将比短期收益更为重要。这是这些国家摆脱看似不断扩张的零和世界的惟一方式。考虑未来,双方要建立相互间的信任。欧洲人认为实现该目标的最好方式是建立机构性或以规则为基础的安排。欧洲一体化进程正是基于这一原则。诚然,在当今更为多元化的世界中,这样体制的存在不可能完全基于西方价值观。为进行有效的合作,体制的安排必须能反映身份的多样性,因而要是多元的。无论喜欢与否,欧洲人必须接受这样一个现实,他们无比珍视且仰慕的一体化试验将成为其他国家灵感的来源,但决不意味着是必须遵循的模式。我们需要推行的不是“有效的多边主义”,而是我所称的“开明的多边主义”( en-lightened multilateralism),是一个既务实又对全球文化日益多样性存在保持敏感的全球合怍概念。

分享:
 
更多关于“开明多边主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