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局长的黄昏


□ 白 勺

  

  白 勺

  1

  镜中的那个人,看起来有些残忍,但局长还是目不转睛地盯了良久。两鬓的白发兴许是昨夜长起来的,一张脸像个老树蔸了,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局长不敢相信,又不得不信。局长是有一些时日没看到自己的尊容了,他懒得看,或者说他没机会看。往常他一进局大门,迎面就是一面大镜子,可以照出全身。现在,就是一个小圆镜,也费了局长一番周折才找到。

  自从搬到乡下老家,什么东西都如丢了似的。

  “刮个胡须这么难,真有意思哦。”局长喃喃自语了十几遍,才从装杂物的木箱底翻到了这个小圆镜。

  脸上的肥皂水都干了,嘴巴四周绷得紧紧的,十分不舒服。于是,局长重新浇上水,涂抹起来。一阵冷风从窗子缝隙挤进来,也许刚刚才浇过凉水,局长浑身哆嗦了一下。过了冬至,虽然外面的阳光温暖可爱,但一到下午,北风就一阵压过一阵,呼啦呼啦吹个不停。

  “老太婆,明天我们跑趟县城,刀片实在太钝了。”局长退休之后,他不再叫妻子的名字,改称“老太婆”了。局长觉得自己老了,妻子也就老了。

  “你就只顾着你那张老脸。这风吹得凶, 明天又是大霜天,晚上肯定冷,那电热毯猴年 马月买回来?”妻子气愤地说,“住县城多方便,偏要来这鬼地方。”

  局长回过头来,微笑地说:“叶落归根嘛。再说,这里山青水秀的,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活受罪。”

  “还不是认为我下来了。我不愿和他们.照面,尊重不是尊重,同情不是同情的,那滋味难受。”

  “你难受?我才真正难受呢。”

  “要是我年轻十岁,哪还轮得上他们说话。”

  “下辈子吧。不过,下辈子我没人要也不会嫁你了。”

  局长没有真正理解妻子的娇气话,手握着剃须刀,停止了微笑,怔怔地站在那里。

  “赶紧刮呀,长得像松针,刺得人家痛。”

  局长心里这时十分美好,转身,弓下背去,对着镜子,又继续做自己的工作。

  “你说明天,明天哪有空闲,四顺叔捡了个孙子,做三朝饭,不是叫你过去帮忙吗?”

  “我倒忘了,是有这么回事。”局长直起腰,目视窗外。窗外那可爱的阳光明晃晃的,仿佛跳动了起来。半个月来,他深居简出,除了侍弄门前半亩菜地,就是看看电视读读报刊。他本来想和左邻右舍说些什么,可是回来的那几天,他发现村民的目光老是怪怪的,说话的口气都有些走样。他们总重复着“回来好啊”,回来真的好吗?还是很希望自己回来?局长便以躲在家里为上策。昨天黄昏,四顺叔来敲门。局长开始说啥也不肯答应,宴席上,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在,他不想面对。后来,四顺叔聊起了儿时的趣事,局长兴致盎然,一不小心就应允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