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朱老汉的爱情


□ 林朝晖

  天刚蒙蒙亮,朱老汉就起床了,穿上衣服后,他从枕头下摸出一根牛鞭,牛鞭握在手里,朱老汉便有了底气,他挺起胸脯走出家门,在牛棚边,他把牛鞭一甩,嘴里喝喊道:“牛牛,耕地去!”
  牛鞭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后。抽在了牛棚的栏杆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可牛棚里却没有任何回音,朱老汉的心一下子似乎被掏空了,他又抽了一下牛鞭,嘴里喝喊:“牛牛,耕地去!”
  牛棚里依旧没有任何回音。
  朱老汉这下总算清醒了过来,他望了望空荡荡的牛棚,眼里涌出了浑浊的泪水。
  牛牛是跟随朱老汉多年的老黄牛爱称,对于朱老汉来说,牛牛就是他的命根子。朱老汉唯一的女儿两年前远嫁他乡,平日极少回家。去年老伴去世后,家里就剩下孤苦伶仃的朱老汉。朱老汉觉得自己就像一棵光秃秃的树上的最后一片枯叶,随时都有可能凋零。这些日子,唯一让朱老汉欣慰的是还有牛牛与他相伴,可现在牛牛也狠下心撇下他撒手归天了。朱老汉清晰地记得牛牛病倒在牛棚时,他点着煤烟灯,彻夜守在牛牛的身边,在牛牛生命的最后一息,朱老汉一遍又一遍声嘶力竭地呼喊着牛牛的名字,牛牛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它把头偎在朱老汉的身上,眼里涌出的浑浊泪水,直往朱老汉的心里灌。
  牛牛死后,朱老汉为它挖了个墓坑,墓坑很深,土覆得很厚,很结实,使野狗们没办法扒开。
  失去牛牛之后,朱老汉的心就像一口枯井。做为一个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的农民,朱老汉和土地有着一份自己也说不清的情结,每天开春的时候,只要朱老汉的双脚沾上田里松软的泥土,泥土的气息就会一阵一阵地钻入鼻孔,引起一种新鲜而快活的感觉,神清气爽的他觉得自己就像金灿灿的饱满麦子,充满了勃勃生机和张力,他扬起鞭子,嘴里喝喊:“牛牛,加把劲!”
  朱老汉的话音刚落,在前方辛勤耕作的牛牛嘴里就会发出哞哞的叫声,这叫声在春暖花开的季节显得特别具有穿透力,特别沁人心脾,朱老汉的心便洇透在一池春水里。他让手中的牛鞭在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美丽的弧线,但就是没有落在牛牛的身上。在朱老汉的心里,牛牛就是他身上的一块肉,牛鞭抽在牛牛的身上,朱老汉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的痛。
  现在又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望着在田里忙忙碌碌的人们,朱老汉的心里堵得慌,这些日子,他的脑子里晃动的都是牛牛的影子,每天早晨一起床,他就往牛棚处奔,满心希望能看到牛牛,在朱老汉的心里,牛牛还活着,可每次他都乘兴而来,失望而归。
  朱老汉的田横在斜坡上,面朝正南,太阳从升起到落山,整日可以照到它,朱老汉为此感到深深的自豪,可现在这块土地上居然长出了野草
  朱老汉时常呆呆地望着这片田地,眼前不断地晃动出牛牛耕作的模样,那被犁刀和犁嘴割切的泥土像流质一样荡漾、波动着,泥土散发出的气味是那样令人兴奋而又甜蜜。这样的回忆只能使朱老汉陷入更深的痛苦漩涡之中。原先朱老汉的身子骨还算硬朗,可自从失去牛牛后,他一下子像被吸去了精气神儿,整个人苍老了下来,挺直的腰板也开始弯曲,现在的朱老汉不仅丧失了劳动力,而且对生活失去了兴趣,他家的烟囱上方再也见不到炊烟的升起。饿了,朱老汉就跑到街上买一块馒头啃一啃,啃着啃着,他眼里的泪水就把又硬又涩的馒头打湿了。
  这时候,好心的媒人上门给朱老汉提亲了,媒人告诉朱老汉,西村有个江大妈与他同龄。丧偶多年,身边没有子女。朱老汉起初不大愿意见面,毕竟他的心里还沉甸甸地装着去世的老伴,要他这把年纪的老人接受新伴侣不是件容易的事,可媒人临走时,甩下的一句话让他决定相亲。
  媒人说:还是找个伴暖暖被窝吧。
  听到媒人的这句话,倔强的朱老汉鼻子忽然一酸,眼角便涌出了泪水。
  与媒人一块到江大妈家相亲的那天,朱老汉穿上一套整洁的衣服,手里提着一柄亮油油的烟袋子出门了。
  跨进江大妈家,朱老汉的目光往四周瞧了瞧,江大妈家简陋就不说了,此时正是梅雨季节,屋里的地板、墙壁上都是湿漉漉的,轻风吹过,一股难闻的霉味迎面扑来,朱老汉觉得一阵反胃,他急忙衔上烟袋子,点上烟,闭着双眼,两腮塌陷。吐出缭绕的烟雾时,朱老汉的双眼微微睁开,射出一道光落到坐在他不远处的江大妈身上,那天的江大妈虽然也经过了一番打扮,但岁月毕竟不饶人,朱老汉还是从她那张沟沟坎坎纵纵横横的苦瓜脸上读出了岁月的沧桑。
  朱老汉与江大妈除了礼貌性地打个招呼外,再没有更多的话语了。
  空气中出现了令人窒息的沉闷。
  这时候,天上下起了雨,从江大妈家破旧的屋顶上漏下的雨正好落在朱老汉身上,也落在朱老汉的心里,朱老汉的心顿时变得冷飕飕的,他真的没想到这个世上还有人过得比他更凄苦,他的心里除了同情和怜悯外,没有任何爱情的成分。
  坐在靠近大门木凳上的江大妈脸上平静如水,对于朱老汉的到来,她既没有表现出兴奋,也没有表现出厌恶。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