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城别


□ 王保忠

长城

王保忠

村东北那片浩浩莽莽的山,叫走马山,山脊上曲里拐弯爬上爬下的黄土墙就是明长城了。山的北边是河北,东边是内蒙古,是村里人叫做口外的地方。县志上把这个村叫边村,一鸡鸣叫,三省相闻。也许是太过偏僻,村子里很少有人来,车就更少见了。前年县上把柏油路也通进了村里,路好走了许多,但还是难得见到外边的人。村子里的人倒是拼了命地往外走,留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了,这村庄就分外地安静。有时孩子们静下来在教室里写字,巧珍就望着远处的长城发呆,想象着城墙那边的生活。

院子就等于是校园了,大得像足球场,过去铺的是沙土,孩子们玩儿不了多大一会儿就一个个成了土人。巧珍觉着这样不好,让丈夫买了半车水泥,又请了工匠,把这院子抹了面,这下就是谁在上面打滚,衣服也弄不上土了。还新辟了两个花池,到了夏天,池子里就红的黄的绿的粉的紫的,红红火火了。西边靠院墙盖了一间大房子,这就是教室,是她办的学前班了。窗前有一口辘轳井,井口盖了个铁盖子,摇把也用布条一圈一圈缠了,怕的是孩子们不小心出个意外。紧挨门洞也是两间房子,窗户临街开着,中间打通了,显得宽大而亮堂。那年连着下了半个月雨,正面最早碹起的三间土窑洞差点洇塌,巧珍和丈夫觉得窑洞靠不住了,就省吃俭用盖起了这两间房子。盖起了却不舍得住,有了稀罕客人,才把他们让进这里。可是却很少有客人来,她这边也就是在太原工作的弟弟过年时回来看看,住上一宿。丈夫那边呢,刚毕业时还有几个同学过来走动一下,这几年就连个影子也逮不着了。

这一天傍午时分,巧珍刚刚把孩子们送走,家里破天荒地来了客人。是丈夫领回的,一男一女,男的四十来岁,细细高高的,头发留得很长,在脑后扎了个小辫子,上身套了件有七八个口袋的马夹,脖子上挂了个照相机,肩上也挎了一个,镜头一摆一摆的。女的二十五六,皮肤白净,身材高挑,细腰丰乳,跟画里下来似的。巧珍怔了一怔,不知道丈夫带回的这两个客人是干什么的。丈夫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指着那个男的说,这是我多年没见的老同学,赵思藐,大摄影师。巧珍点点头笑了,这名字她并没有听说过,感觉很拗口,搞不清是思妙,思秒,还是什么,心说就叫他摄影师吧。摄影师就伸出手,说早听说嫂子很能干,没想到还这么年轻。巧珍觉得这人很会说话,却没有把手给他,只是说,我这手刚捏完粉笔头。摄影师一笑,说嫂子你真幽默。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