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族际政治视野中的自治、共治和多元文化主义


□ 王建娥

  在族际政治的视野中,自治、共治和多元文化主义,都是共生性的政治概念,具有共同的理论来源和实践价值,彼此互补、渗透、包含,有着内在的逻辑联系。多元文化主义承认现代国家内由于历史和当代的原因而造成的多元文化现象,承认不同文化共存的社会现实,为包括民族区域自治这种特殊制度安排的必要性提供了理论支持;而作为开放的制度法律架构形式的民族自治和自治一共治机制,又为多元文化主义政策体系的顺利实施提供了制度空间,是多元文化主义政策体系收获预期效果的现实路径和有效手段。全球化进程的深入凸显了族际政治的重要价值,多民族,国家应坚持多元文化主义的核心价值,进一步发展和完善自治一共治机制。
  关键词:自治 共治 多元文化主义 主体间性 族际政治
  作者王建娥,女,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世界民族研究室研究员。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27号,邮编100081。
  
  近年来,民族自治、共治和多元文化主义这几个概念术语及其政策实践,得到学界的热烈讨论。各家见仁见智,对其含义、价值及实践意义阐发了不同的意见。但是,学界关于这些问题的讨论,在深化对民族现象的本质认识、丰富族际政治的理论内涵的同时,也存在着一些贬低自治价值、否定自治意义的倾向。在对自治、共治的关系和多元文化主义的本质的理解上,也存在着一些模糊和谬误的地方。本文试图从主体间性哲学的角度,重新审视这些概念产生的历史背景、现实意义、价值属性及其内在联系,期望能够匡正在这些概念的理解和认识上存在的偏颇和失误。
  
  一、民族自治:价值、意义和正当性
  
  民族自治,是现代民族研究领域里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是在多民族共处于一个国家之内成为现实社会常态的历史局势下,多民族国家为满足国家内部的各个民族保持自己生活方式和文化特性的各种权利诉求而进行的政治实践。现代多民族国家实行民族自治的观念基础,是民族的平等和对差异的承认与尊重。国家必须承认并尊重各民族平等的政治地位,承认并尊重少数民族在其聚居区内保留自己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自主管理民族内部事务的权力。这是多民族国家防止民族之间的对立和冲突、维护政治共同体统一稳定的重要前提。
  有人说,民族自治是出自政治迫使,这个观点只说对了问题的一个方面,而忽略了问题的另一个方面,即自治本身的意义和价值。民族自治的价值和正当性是由民族自身的特性和现代世界通行的民族平等原则决定的。民族是拥有自己的文化和自我意识、在本能上要求自我管理的人口集团。作为多民族国家中的平等一员,有保持自己独特文化和传统的权力。而民族这种独特的文化传统的保持,需要有适合这种文化和传统生存和发展的空间,也需要有在这个空间中对民族自己的事务进行管理的权力。这种自我管理的权力就是自治。
  自治是几千年文明史遗留下来的政治经验,是小规模的共同体在更大的共同体之中存在的一种方式,也是更大的共同体维持自己的存在并且拓展自己包容空间的一种架构方式。它不是现代人眼中“情非得已”的被动行为,而是古代先民在几千年历史上为适应共同体规模不断扩展的需要而进行的制度创造。最先给予拉丁同盟者自治地位的罗马共和国,就不是为拉丁同盟所迫,而是出自拓展共和国统治的需要。其后的罗马帝国把环地中海地区以及在这些土地上生活着的远比现代多民族国家内的民族差异更为明显的古代居民统统置于帝国统治之下,也采取的是自治方式。
  自治是多元社会保持差异并且在差异中创造和谐的一种手段。在罗马帝国时代,人们还没有形成道德一致性的观念,被征服地区在变成罗马的行省、接受帝国统治的同时,依旧保持着各地的民族传统和文化习性。正因为这种自治行省的创设,罗马才得以在气象万千、前所未有的广袤土地上建立起广泛的政治联系,成为囊括整个地中海世界的大帝国。同样,中国历史上的羁縻制度、土司制度等“因俗设制”的自治形式,也不是什么为情所迫,而是为保证多民族帝国的存在、扩大它容纳差异的能力和空间所进行的制度创设。
  把自治概念与人民主权观念相结合的民族自治,是一个纯粹的现代实践。与古代的自治实践相比,现代世界的民族自治制度的本质特性是以人民主权为核心,以民族平等为基础。在多民族国家的政治框架内实行民族自治制度,既不是国家受到某个民族的胁迫而采取的被迫行动,也不是哪一民族受到国家的强迫而做出的政治妥协。而是构成多民族国家的各个民族在平等的基础上对现代国家建构模式的理性选择和制度创新。
  在多民族国家实行民族自治,是少数民族在世界性的民族国家体系的大局中对自己前途命运做出的一种理性选择,是少数民族根据民族平等原则创造的在多民族国家的政治框架下实现自我管理、保障民族特性得以继续存在和发展的一种方式。各民族选择自治,既是为了在多元社会中保持自己独特的文化传统,以及为了在主体民族优势的情况下保证自己的权利不受侵犯、生存发展空间不受挤压,避免在急剧的现代化进程中被主体民族边缘化;也是少数民族作为平等的国家成员按照自己意愿主动参与国家政治建构的表现。通过自治制度,少数民族一方面可以获得国家政治法律的保护,实现对民族内部事务的自我管理,保证民族经济文化的发展和生活方式的延续;另一方面又可以通过国家的制度建构,确立自己在国家中的政治法律地位,争取到在自我以外的更高层次上与其他民族互动互惠的政治空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