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视觉的全球化与图像的去魅化


□ 杨小彦

  通过对视觉与信仰的关系的探讨。我们可以看出,视觉规训的历史其实是一部偶像崇拜与反偶像崇拜的交替史。在这过程中,对观看的美学解释和对观察的技术探讨建构了不同的观察主体。其中所发生的断裂,则是以摄影的发明为标志。正是摄影,使机器复制图像成为可能。并让构成图像的框架和表象产生了深刻分裂。从而导致了视觉同一性的出现,这势必对观察主体的重新建构提供了新的基础。所谓“视觉全球化”,指的正是这一过程,伴随其间的则是图像的去魅化。从这一角度看,视觉全球化与图像去魅化其实是同一发展的两个不同面向。
  
  一
  
  今天,如果不是借助历史文献资料的复原,我们很难想象1839年摄影术诞生时,对传统视觉世界的冲击究竟有多大。在西方,很多人把摄影看作是一种“自然的发明”,他们惊喜,像这样一种快捷而方便的视觉复制技术,上帝怎么居然会让人类拥有。事实上,在这惊喜当中,也包含着对视觉复制的某种程度的恐惧与敬畏。自然,研究视觉历史的学者已经能够解释这种惊恐与敬畏的起因,他们一直在探索造成视觉力量的源泉。研究表明,人类对事物表象的恐惧,比我们想象的要深远得多。《圣经》已经记载了拜物教的起源,那还是在摩西时代,当逃难的犹太人违背摩西的意志而围绕着金牛犊狂欢时,信仰就已经在视觉中第一次得到确认:摩西告诫他的同胞,偶像崇拜将毁掉信仰,因为耶和华的真相化于无形。从此,一神教的意义在这去表象化的反偶像运动中得到确认,人类信仰与反信仰的历史遂演变为偶像与反偶像的历史,而视觉的力量便在这反复交替的冲突中得到了真实的延伸。也是从那一刻开始,反偶像的沉思成为宗教灵修的基础,而观看便和罪恶世界结成了生死同盟,让偶像崇拜从信仰的裂缝中跻身进来,好建立起自己的世俗殿堂。
  信仰的边界居然和视觉有关,这是普通人所难以想象的。但是宗教早就看透了这一点,所以才有如许的历史。普通人之所以无法廓清其中的分别,正在于他们被视觉表象所迷惑。这恰像文字和图像的对立那样:如果一个人在阅读神圣经典时,不从文字中引申出概念,再把概念转变为信仰,那他就等于魔鬼附身,因为此时他一定把目光停留在文字的外形上,欣赏起结构的精妙,而忘记了“舍筏登岸”的训示。但是,人眼本来就是用来观看的,即使信仰上帝的人们也不得不相信,上帝造人时之所以给了他一双眼睛,就在于让他去观看,通过观看获得与世界的认同感。所以,在经历了严厉的反偶像运动之后,宗教也得解放视觉,让观看合法化起来。公元6世纪,罗马教皇格雷戈里重新定义了观看与信仰的关系,指出符合信仰要求的圣像,也和经卷文字一样,具有同等的力量,甚至更方便那些不识字的信徒接近上帝。于是。圣像传统就这样开始了,它既是反偶像运动的成果,又是新的偶像运动的成因。
  其实,考察佛教早期历史也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变化。释迦牟尼留下的宗旨是“拈花示众,不立文字”,但是,他的后继者却因流传的复杂性而创制了庞大的偶像群,让佛像成为这一宗教教义中的信仰载体,与经文享有同一待遇。从佛教流传的历史与地域看,汉传佛教、藏传佛教与其他佛教流派的偶像系列,既约制了这些地区的世俗偶像的发展,也奠定了它们观看历史的文化传统。
  
  二
  
  仅仅从视觉角度观察,中国传统文化似乎是非宗教的。中国民间社会至今都保留着普遍的偶像传统,就是一个明证。但是,说中国传统文化催生偶像,这也不符合历史事实。孔子不仅对死采取回避态度,说“未知生,焉知死”,他对视觉也采取了不予讨论的立场。《论语》中涉及视觉的可以说少之又少,可见视觉的意义从来就没有认真走进这个奠定中国几千年政治哲学基础的古代哲人的脑中。但这至少反过来证明,孔子不是一个偶像崇拜论者。他关注人际关系的和谐,关注等级制度的建立,关注尊卑礼节的亘古不变,而这些属于抽象的上层建筑的大事,却要通过文字来加以表述。从这个角度看,中国传统文化不是偶像崇拜,而是文字崇拜。偏偏中国文字又是象形的,具有观看的特征。结果,中国传统文化就催生了一种介乎偶像与观看之间的艺术,那就是书法。书法既有观赏价值,也有表意作用。因文字的意义,书法还进而成为正统文化的象征,其风格恰如权力之表象。中国文化延续几千年没有消亡的原因,学者多有探讨,但比较公认的观点,是把这归因于中国的象形文字,归因于这一古老的、从古使用至今的表意符号体系。这在人类文明史上,可说是惟一的例证。
  中国书法在中国历史上扮演着独特的角色。研究中国美术史的学者已经指出,“书画同源”说与其证明了绘画与书法拥有共同的传统,不如说绘画借书法的地位来抬升自己。历史也确乎如此。王羲之《兰亭序》的命运是随死后的唐太宗永埋黄土,而贵为主爵郎中的画家阎立本却在工作中常常羞愧得无地自容,因为他知道,此时他只是皇室的一名画师而已。即使到了明朝,文人画的价值已经确立,书法的崇高地位仍然不可动摇。诗书画印四位一体,言志的诗排第一,紧接而来的就是书法,其次才是绘画。所以晚明董其昌首倡“南北宗论”,把笔墨列为体现文人画价值观的技术载体,让书法的笔精墨妙与山水的卧游畅神融为一体,而开清朝三百年的绘画传统。有意思的是,在这一排位当中,书恰好夹在诗和画之间,转译着双方的意义。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