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视觉的全球化与图像的去魅化


□ 杨小彦

  通过对视觉与信仰的关系的探讨。我们可以看出,视觉规训的历史其实是一部偶像崇拜与反偶像崇拜的交替史。在这过程中,对观看的美学解释和对观察的技术探讨建构了不同的观察主体。其中所发生的断裂,则是以摄影的发明为标志。正是摄影,使机器复制图像成为可能。并让构成图像的框架和表象产生了深刻分裂。从而导致了视觉同一性的出现,这势必对观察主体的重新建构提供了新的基础。所谓“视觉全球化”,指的正是这一过程,伴随其间的则是图像的去魅化。从这一角度看,视觉全球化与图像去魅化其实是同一发展的两个不同面向。
  
  一
  
  今天,如果不是借助历史文献资料的复原,我们很难想象1839年摄影术诞生时,对传统视觉世界的冲击究竟有多大。在西方,很多人把摄影看作是一种“自然的发明”,他们惊喜,像这样一种快捷而方便的视觉复制技术,上帝怎么居然会让人类拥有。事实上,在这惊喜当中,也包含着对视觉复制的某种程度的恐惧与敬畏。自然,研究视觉历史的学者已经能够解释这种惊恐与敬畏的起因,他们一直在探索造成视觉力量的源泉。研究表明,人类对事物表象的恐惧,比我们想象的要深远得多。《圣经》已经记载了拜物教的起源,那还是在摩西时代,当逃难的犹太人违背摩西的意志而围绕着金牛犊狂欢时,信仰就已经在视觉中第一次得到确认:摩西告诫他的同胞,偶像崇拜将毁掉信仰,因为耶和华的真相化于无形。从此,一神教的意义在这去表象化的反偶像运动中得到确认,人类信仰与反信仰的历史遂演变为偶像与反偶像的历史,而视觉的力量便在这反复交替的冲突中得到了真实的延伸。也是从那一刻开始,反偶像的沉思成为宗教灵修的基础,而观看便和罪恶世界结成了生死同盟,让偶像崇拜从信仰的裂缝中跻身进来,好建立起自己的世俗殿堂。
  信仰的边界居然和视觉有关,这是普通人所难以想象的。但是宗教早就看透了这一点,所以才有如许的历史。普通人之所以无法廓清其中的分别,正在于他们被视觉表象所迷惑。这恰像文字和图像的对立那样:如果一个人在阅读神圣经典时,不从文字中引申出概念,再把概念转变为信仰,那他就等于魔鬼附身,因为此时他一定把目光停留在文字的外形上,欣赏起结构的精妙,而忘记了“舍筏登岸”的训示。但是,人眼本来就是用来观看的,即使信仰上帝的人们也不得不相信,上帝造人时之所以给了他一双眼睛,就在于让他去观看,通过观看获得与世界的认同感。所以,在经历了严厉的反偶像运动之后,宗教也得解放视觉,让观看合法化起来。公元6世纪,罗马教皇格雷戈里重新定义了观看与信仰的关系,指出符合信仰要求的圣像,也和经卷文字一样,具有同等的力量,甚至更方便那些不识字的信徒接近上帝。于是。圣像传统就这样开始了,它既是反偶像运动的成果,又是新的偶像运动的成因。
  其实,考察佛教早期历史也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变化。释迦牟尼留下的宗旨是“拈花示众,不立文字”,但是,他的后继者却因流传的复杂性而创制了庞大的偶像群,让佛像成为这一宗教教义中的信仰载体,与经文享有同一待遇。从佛教流传的历史与地域看,汉传佛教、藏传佛教与其他佛教流派的偶像系列,既约制了这些地区的世俗偶像的发展,也奠定了它们观看历史的文化传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