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纸陶


□ 王 松

王松,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2年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数学系,曾当过知青、电视导演等,现为天津市作家协会专业作家。曾在《收获》、《人民文学》、《十月》、《当代》、《花城》、《钟山》、《大家》、《中国作家》等国内各大文学期刊发表长、中、短篇小说作品700余万字。

  1

   梅子在这个早晨醒来时,又一次感觉到失落。春天的阳光已开始发亮,透过窗玻璃散射进来,使屋里的一切都变成耀眼的颜色。身边的付强已不见了,床上只留下一个浅浅的男人睡过的痕迹。卫生间里传出哗哗的水响。从声音可以听出,付强把自己洗得很仔细,就像他平时做每件事一样仔细。梅子轻轻叹息一下,把手伸到枕头底下去拿束头发的皮筋,不想却摸到了昨晚自己暗暗准备下的安全套。梅子对这种事只是懵懵懂懂的知道一些,还不是搞得太清楚,所以从来不会算这种前多少天后多少天的复杂日子。她只是觉得来例假的时候不能做这种事,不来例假的时候只要做这种事就要使用安全套,这样才会确保安全。所以,自从付强开始来她这里住,她就偷偷地准备了这东西。她第一次去成人用品商店买安全套很丢人。成人店的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涂抹了化妆品的脸上睡眼惺忪。梅子来到柜台跟前,觉得自己像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眼睛垂得很低,只是喃喃的说了一声,买……几只安全套。那女人随手从柜台里拿出几个花花绿绿的小盒子,哗的放到梅子的面前,问,要哪一种。然后就很专业而且面无羞色地介绍了一下这几种安全套的不同特点。梅子听得耳热心跳,朝其中一种胡乱一指说,就……就这种吧,多大号?那女人看看梅子。梅子一下没有听懂,说什么……多大号?那女人扑哧一声笑了,说,这东西是有尺寸的,就像买衣服,当然要说出具体尺码。梅子立刻明白了,脸一下更加涨红起来,她怎么可能知道付强该用的具体尺码。柜台后面的女人显然见多识广,看到梅子的窘色就明白了,于是拿出其中的一个纸盒递给梅子说,就这种吧,大一点小一点应该都能用。梅子连忙付了钱,然后就拿起这个纸盒逃出来。但是,让梅子没有想到的是,她买的这盒安全套,自从付强来她这里住,却一次也没有用过。梅子始终搞不明白,这究竟是自己的问题还是付强的问题。她翻来覆去地想,总觉得这件事不应该是这样的。一对年轻的男女住在一起,而且还是这样的同居关系,已经住了十几天却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充其量不过是有一点类似抚摸的亲昵举动,应该说,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梅子也曾怀疑过付强对自己的感情。付强和梅子在一起时,确实很少对她说那种让人感觉身上像触电一样的温存话。但梅子能感觉出来,付强对自己的感情不是用嘴表达的,他只是不动声色的去做。比如晚上睡觉前,付强自己刷过牙之后,总会在梅子的牙刷上也挤一点牙膏,然后放到注满水的杯子上。再比如梅子早晨起床时,拖鞋也总是已经摆放在她习惯的位置。梅子搞不懂,付强只和自己同居了这样短的时间,他怎么会对自己的生活习惯这样了解。也正是因为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细节,让梅子的心里总是感觉暖暖的。就在前不久,梅子的一只喝水的杯子不小心掉到地上摔破了。梅子平时一向很喜欢喝水,尤其喜欢喝泡了一两片柠檬的白开水,这会使人感觉清爽,也提神。所以,梅子无论走到哪里,每时每刻都离不开水杯。梅子用的这只水杯比一般的杯子要大一些,而且景泰蓝的外皮很好看,拿着也非常应手。更重要的是,这是一只保温杯,里边像暖水瓶一样有一只杯胆,这样水就不会凉。所以,梅子将这只水杯摔破之后就一直觉得很不方便。她知道,这样的杯子是很难再配到杯胆的。但没过多久,她突然发现,这只杯子竟然又出现在自己的桌子上,而且里边重新装了杯胆,看上去已经完好如初。梅子立刻明白了,是付强。付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声不响地为她重新配了一只杯胆,然后又不声不响地把这只杯子放到她的桌子上了。也就从这一刻起,梅子下定决心,要让付强搬到自己这里来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