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我们一起创造新时代的文艺


□ 鲁明春


大篇幅地编造故事,主体虚构或关键处、多处使用想像来完成的文艺作品,无论多么酷似现实,其本质都是诱惑、戏弄、虚假和欺骗。
早就听说过,文学艺术是我们的精神食粮,是无数文艺家(工作者)们辛勤耕耘的成果。这样笼统地赞誉,好像没有人提出异议。
细看看,文艺这座大园子里,除了五谷杂粮萝卜白菜,是不是还有百花和芳草,还有罂粟和大麻?
涉及淫秽、色情、恐怖、暴力、邪恶、赌博、酗酒的文艺作品,当然是精神毒品。而在这里,特指的是我们一直视为“美味”的文艺作品:小说、戏剧、童话、神话以及某些科幻、影视剧片。这些文艺作品不仅吸引了我们的眼睛,还成了我们的精神毒品。
为什么这些文艺作品是精神毒品呢?以小说为例分析。小说脱胎于神话,其主题的假说性、情节的虚构性、形象的荒诞性是与生俱来的胎记。尽管在小说艺术的发展中,融入了许多艺术手段促其完善,但这三大特性不但没有丢掉,反而越长越大。因此,小说就是模仿现实的虚构玩意儿,其本质的虚假性与诱惑性,决定小说所展现的世界,就如同海市蜃楼或空中楼阁一样,任何人都无法证实,更不可能直接干预现实了。小说家们,不过是把我们的私事儿占为己有的神偷、编造自己或别人故事的能手、书写花言巧语的谎言家。可以说,小说是一定时代的产物,曾为我们的某些需要(幻想、无聊、窥探、娱乐、求知、避讳、纪念、宣传、美化、丑化、夸张、心灵按摩与麻醉)服务,作出过贡献。“现在写小说的人多,我们对于大文化类的图文并茂的读物感兴趣。试想信息时代,读者的选择很多,还有多少人会抱着厚厚的小说苦读呢?”相信,2100年左右,小说将成为历史文物而陈列在文学博物馆内,仅供学者参考、研究,或某些好奇的人参观。
我们要问,是谁生产了这些让人着迷并上瘾的精神毒品?是谁?就是那些受人尊敬的文艺工作者,就是那些被誉为灵魂工程师的文艺家们,他们好像聪明的墨斗鱼,喷出墨来保卫自己,诱惑利益关系密切的对象(读者)。比如歌德,尽管一再劝告当时的青年读者,不要模仿维特(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中的男主人公)自杀,但仍不能制止自杀事件的发生。试问歌德有没有罪?所有创作精神毒品的人有没有罪?我们任其自生自灭,还是审判他们的罪过?
新时代,拒绝精神毒品;新时代,应有属于新时代的文艺。
一切与现实生活相联系的“现实的文艺”,才是新时代的文艺。这包括心理的现实,但想像的事情(小说、神话、童话、戏剧、科幻等)并不一定是正常的心理现实,想像的过度就成为病态,就是泛滥成灾(如小说的虚构情节)。一些有良心的制作人,标识“本片纯属虚构”,如同警告“吸烟有害健康”一样,这是对广大群众负责的表现。
诚然,在现实的文艺中,本着必须适时让人明白的原则,可以有设计、猜想、推断、预测和展望,但不能大篇幅地编造故事,主体虚构或关键处、多处使用想像来完成的文艺作品,无论多么酷似现实,其本质都是诱惑、戏弄、虚假和欺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