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永远的创业庄


□ 李秀恩

岁月铭刻着过去,时光雕镌成历史。在大庆这片到处都遍布着创业者足迹的赤诚的热土上,创业庄俨然是璀璨耀眼的明珠,到处都闪烁着创业的光辉。
创业庄,诞生于艰苦卓绝的创业年代:英雄的大庆石油工人,头顶蓝天,脚踏荒原,为把贫油的帽子早日甩进太平洋,而天当被、地当床,北风当电扇,大雪是炒面,“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这奋发图强的年代,激情燃烧的年代,民族共同担负天下大任的年代,是创业庄的永远记忆,也是大庆油田永远的记忆。创业庄原本不是“庄”,只是一片夏日风吹绿浪荡千里、冬季风狂雪虐寒彻骨的荒郊野地。当年,大庆石油人为给祖国的石油工业献上一个“金娃娃”,开天辟地把第三十口探井打在了这儿,它才有了属于自己的最初的名字,也就是人们所说的“三十井”。创业庄名字的确定缘起于家属们的“五把铁锹闹革命”。“五把铁锹闹革命”的带头人是薛桂芳,一九六〇年从玉门油田来到大庆。一九六二年,正是油田会战的艰苦岁月,四十五岁的薛桂芳带着钻井指挥部的五名家属,每人扛把铁锹,背着行李,还带着三个不满四岁的孩子,到远离驻地三十多里的“三十井”,靠铁锹开荒种地,开始了她们的创业之举,于是也就有了彪炳大庆史册的创业庄。
“五把铁锹闹革命”燃起了大庆石油会战职工家属自食其力、组织起来集体劳动的第一把火。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期,来参加大庆石油会战的几万名石油工人一下子涌到了茫茫的草原上,家属也来了近2万人。时逢三年自然灾害,粮食不够吃,石油工人要靠挖野菜贴补饥肠。住的干打垒也十分紧张,窄窄的上下铺,有时还要住两家。会战任务十分紧,基本生活条件不具备,按规定会战职工是不准带家属的。可是把家属往回撵,回去的人生活又没着落,甚至出现了被撵回去的家属带着母亲、孩子被迫改嫁,或者只好流浪要饭的现象,这怎能让职工安心?当时任钻井二大队大队长的王进喜向康世恩汇报了这一情况,提出了家属不能往回撵,“可以叫她们种地嘛”,后来就有了这“五把铁锹闹革命”,并且一发而不可收,成了油田会战的“半边天”。
世事沧桑,今非昔比,如今创业庄早已改变了模样。过去,这里仅是大庆油田钻井指挥部家属们的生产基地,也就是家属老大嫂们在这里种大豆、种玉米,养猪、养羊,加工一些副食品,住的也都是地窖子、干打垒。今天,这里已成了大庆第九采油厂机关、职工住宅所在地,大庆油田九龙实业公司和射孔弹厂等一些企业也在这里。现在的创业庄,集企业、学校、物业、医院、商场和社区街道为一体,人们乐此不疲地在这里工作、学习和生活着。
采油九厂的前身为龙虎泡试验开发区,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已开发出长垣西部外围油田十五个,年产原油达到了上百万吨,创造了低渗透油田高效开发的高水平。九龙实业公司作为未上市的多元企业,二〇〇〇年组建时年销售收入仅五千多万元,短短的五年,凭着市场开拓,亲情服务,精细管理,双赢战略,年销售收入迅速增加到了二点五亿多元。射孔弹厂生产的油田射孔弹,也早已走出了大庆,销向了国内外,国际市场份额竟占到了年销售收入的近“半壁江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