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占了我的地盘


□ 李肇正

  名牌大学里一个决心成为大学问家的古文字研究生却总被这样那样的事情干扰着,无法专心向学。住同屋的家伙总是张狂无礼,那人的女朋友竟非常漂亮,崇拜过他的乡村女教师今天成了别人的新娘。于是,在一个黑色的夜晚,他忍无可忍地把自己的手伸向了一只黑色的胳膊……
  陈贵仁师专毕业后,做了五年的乡村教师。陈贵仁基本上保持了一种隔绝的状态,天天在宿舍里研究古文字。这种兴趣起源于对"一"的解释。学生问:"为什么‘一‘可以理解为‘一切‘,又可以理解为‘一二三四‘的‘一‘?为什么最大的是‘一‘,最小的也是‘一‘?"
  学生眯起眼睛想,那眼睛也是个"一"字了。陈贵仁翻看了《说文解字》,上面说:"惟初太极,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陈贵仁醍醐灌顶:很久很久以前,天地如鸡蛋般混沌一片,后来天地间裂了个小小的缝隙,就是这个"一"字,由此可见,我们的世界,建立在"一"的基础上。
  陈贵仁真正地理解了"一"的含义,对古文字不由产生了近乎宗教的热情。陈贵仁甚至认为,他的血液里游动着无数的古文字的碎片。最古的文字莫过于甲骨文。陈贵仁的思维钉子似地楔入刻写在龟壳和牛骨上的图案。陈贵仁很少对外界事物产生兴趣,一旦痴迷于"一",就走火入魔。
  陈贵仁不善言辞,所以吃不了教师这碗开口饭。陈贵仁用五年的时间"考研",成为这所名牌大学古文字研究所的研究生时,已二十八岁了。
  
  研究生公寓的入口处有一位著名的老科学家的题词:希望之星。公寓的设计者以宾馆的标准客房为参照度,又以研究学问为终极目的,这就决定了房间的基本格局。每个房间二十平方,是两个自然分割的生活区域,靠南面的窗置放两张床,靠着床各自置放了一张连体的书橱和书桌。
  陈贵仁跨进宿舍的第一感觉是,他真正地进入大都市的心脏。陈贵仁高中毕业后,考取当地的师专。师专在地级市。这种地方和此刻正为他赞叹不已的大都市相比,那就是泰山和梁父的区别。陈贵仁学的是中文,诸葛亮的《梁父吟》烂熟在心。他的充满典故的脑子里,到处都是向往都市的激情。但这是他的一厢情愿。他这么想: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陈贵仁的研究生生涯接近尾声时,他对古文字厌烦透了。这种厌烦因同室的梁器华而起。梁器华是商学院的研究生,已被一家著名的跨国公司招聘去了,一边写着毕业论文,一边拿着一万元的月薪。梁器华搬走时说:"喂老陈,甲骨文已经死了,你去翻死人骨头,挣不到钱!"事实证明梁器华的话千真万确,现代化的大都市不肯给古文字任何机会,陈贵仁毕业后不能衣锦归乡,只能灰溜溜地回到生养他的偏僻贫穷的省份,去做无人问津的研究。
  梁器华使他对古文字深恶痛绝,也使他能在孤独的宿舍里一个人宁静地思索。
  谁破坏陈贵仁的这份宁静,谁就是陈贵仁的仇敌。
  苏明明成了陈贵仁的仇敌。
  苏明明二十一岁,是金融学院的一年级研究生。苏明明本来住一楼,嫌那儿吵。苏明明没办不成的事,买几条烟去和管理科的老师一说,就被安排跟陈贵仁同住。管理科的老师说,陈贵仁是个老夫子,清心寡欲,与世无争,而且特不爱说话。苏明明笑着说:"这是甲骨文的特点。人沾了什么,就像什么。"......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