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地遗痕


□ 王 琰

  王琰
  祖籍辽宁沈阳,一九七六年生于甘肃省甘南州迭部县尼傲乡。一九九二年离开甘南。现供职于兰州市文联。散文、诗歌作品曾在《天涯》《散文》《星星》等刊物发表,并收入《散文2005年度精选本》《新散文百人百篇》等选集。获2007年甘肃省黄河文学奖青年奖。《文化的承诺》一书获2008年甘肃省重点文艺项目资助。
  
  凉州贤孝:三根细弦天地大
  
  有位画家朋友,除了喜欢唐寅、齐白石,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又喜欢上了凉州贤孝,周日在办公室边画画边听贤孝,听得高兴了,打来电话,兴高采烈地说,太好听了,你听听。话筒里,三弦梆啷梆啷梆,苍凉的声音远远伸了过来,一直抓住了我的心。
  我常常让朋友失望,他精心挑选上传到博客上的凉州贤孝曲,没有歌词,我总说听不懂。甚至,我常孝贤孝贤的,他纠正了数次我总改不掉。我在某些方面近乎白痴,永远记不住电话号码,不记路,总在一个地方摔跤,总是犯同样的错误。
  那个周日,是我听过最动人的凉州贤孝。我忽然明白了,通俗、质朴的凉州贤孝,就是这样带着股子动人心魄的力量,几百年里悠悠的流传开来。
  一日,去看非物质文化遗产演出,节目单上,也霍然写着凉州孝贤,不由觉得好玩,原来有人跟我犯同样的错误。
  凉州贤孝大致可以分为国书和家书两大类。国书以帝王将相、国事兴亡为主要内容,家书则多讲述人情世俗、悲欢离合的百姓故事。贤孝贤孝,先贤然后孝,先国然后家,这个顺序与中国儒家文化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一脉相承,有道理得不得了,可谓名符其实。我再不会错了。
  凉州贤孝作为盲人的一种吃饭手段,有着独特的悲天悯人情怀,当地人称做瞎弦。
  家里不幸出个盲人,父母便为他的吃饭问题而耿耿于怀,谁能陪谁一辈子?到底还得自己靠自己。于是,送去学贤孝。
  贤孝收徒是非常严格的。先由中人作保,师傅一摸额二摸手三摸脚板。额宽则头大,头大则聪明,才记得住长篇大段的唱词。手细弹三弦易上手。脚板硬朗才吃得了走东串西这碗饭。此外还得有副好嗓子,一声亮出,四座鸦雀无声。
  “瞎子不念书,全靠死记背”,瞎弦学艺必然比常人更多艰辛。师傅一字一句教会了,然后送徒弟进地窖里诵读,记熟了练精了才能出窖。出来一唱,带着股深入骨髓的孤独感,伴着丝丝发自黑暗的凉气,余音袅袅,绕梁不绝。
  靠着这份在窖里的死记硬背,瞎弦代代相传吗?
  凉州长城乡一村庄院落里,傍晚,一大群人围着一个瞎弦,饶有兴趣地听凉州贤孝曲。鹅毛大雪寂静的落,片刻便盖满身上头上,厚厚的一层,寒风吹得煤油灯晃了起来,瞎弦弹拨三弦的手冻得麻木而不听使唤,便时不时停下来搓搓,再接着弹,时断时续。主人家立起身,默默地回屋,用一把剪刀,将家中惟一一床被子从中间掏个洞,拿过瞎弦的三弦,被子裹在瞎弦身上,让他的手从洞中伸出来,再弹三弦时,暖和了的手不再停顿,村庄更静了,悠扬的曲调给寂静增添了些许温暖,雪片也飘得有滋有味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