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江平原湿地:残存的壮美


□ 庄艳平

第三名
三江平原是我国沼泽分布最集中最广泛的地区,处于黑龙江东部的最低处。三江平原是由松花江、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汇流冲积而成,海拔只有35到70米左右。虽然三江平原人工开垦的痕迹很明显,但至今仍然保存有将近104万公顷的湿地总面积。各种类型的湿地在这里依地形的微起伏形式纵横交织,构成丰富多彩的湿地景观,堪称北方沼泽湿地的典型代表。这里生物多样性也极为丰富,共有脊椎动物近291种,高等植物近500种。三江平原内已建立了多个保护区,其中洪河、兴凯湖和三江自然保护区已经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

在北大荒的原野上
——三江平原拍摄手记

走进湿地,我体味到了生命的真谛。由松花江、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三条大江冲积形成的低平原,是我国最大的淡水沼泽湿地俗称“北大荒”。每当穿过农田,涉过沼泽,看到东方白鹳、丹顶鹤等珍稀鸟类在我的镜头里信步闲行,或自由翱翔于绿地蓝天时,那种生命与大自然的融洽,常常让我感动得泪流满面。它让我感觉到了大地的美丽与温柔,也让我铭记住了一次次刻骨铭心的经历。多年来,我把对湿地的情感,定格在了一幅幅图片中,希望更多的人们,关注这片美丽而脆弱的土地。
阳春三月的三江平原,是水鸟最多的时候。鹤类、东方白鹳、大天鹅等众多水鸟把这里当作繁殖地,10万至15万只北迁的雁和鸭类在这里停歇,其中豆雁和鸿雁数量最多,鸭类以绿头鸭数量最多,其次为针尾鸭、罗纹鸭、绿翅鸭、红头潜鸭、凤头潜鸭及鹊鸭。
夏季的洪河保护区是泡靠泡,河连河,小船在芦苇塘中穿梭,睡莲满塘,河岸长满了各种水生植物,水鸟在鸣叫,河水清澈透底,鱼儿在水中嬉戏。
我发现,在湿地里,你一定得蹲下去,用心去观察每棵草,每一个小小的生命,才能真正体会到那里有那么多生命依赖着湿地生存。蹲在那里,才能感觉到人类应该是和那里的生命平等的,应该共同享受这片蓝天和绿洲。
冬季的三江平原更是别有一番风情。2001年3月的一场暴风雪,铺天盖地整整下了两天两夜。我背着30多斤重的摄影器材,从驻地部队营房出来,顶着能见度不超过5米的暴风雪蹒跚地走入大力加湖对面的湿地。那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孤岛,岛上一簇簇灌木丛早已被皑皑的白雪裹得严严实实。岛上的小河也躲藏起来,只露出窄窄的一条缝隙。看着绵延而去的灌木丛,绒绒白雪和逶迤而去的潺潺小河,我用身体遮挡着暴风雪,寻找着最佳角度。待我回身换镜头时,发现摄影箱不见了。定神一看,在放摄影箱的地方有一个大雪包,箱子被雪厚厚地埋上了。我趟着没膝的大雪,深一脚浅一脚地边走边拍,不知走了多远,回头遥望来时的方向,只是茫茫一片,足迹早已被风雪铺平,找不到回去的路线。暴风雪太大了,使这一地区的手机、BP机信号全部中断,我与外界失去了联系。我只好凭着感觉在大力加湖冰面上朝一个方向顶着暴风雪行走,又不知走了多少小时,终于在天全黑下来的时候,登上了对岸。

茫茫地平线,我无法找到制高点

三江平原地域辽阔,碧绿的原野同蓝天连成一体,使整个大地变作一块巨大的地毯,这使我很难找到拍摄需要的制高点。当你站在湿地塔头上时,它方圆十几米的地方都会跟着一起浮动下沉,刚架好机位在等待光线时,所在的位置也慢慢地下沉了。所以我经常在齐腰或没膝的水里,在与地平线平行的情况下拍摄。
几年来,我每月必去三江湿地朝圣一次。有一次,一不留神踩翻了一个塔头,掉入了沼泽之中,泥水很快没过了腰际,我急中生智把三脚架横在其他塔头上,试图借力爬上来,可脚底怎么也够不着底,且越动越往下陷。紧要关头,两位放牛的老人路过此地,用牵牛的绳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我从泥潭中拖了上来,我一下瘫软在了地上。老人家说:“小伙子,悠着点,你知道这叫什么地方吗?这里是被当地人叫做‘大酱缸’的地方。要不是遇上了我们,再待一会儿你就和三江平原变为一体了。”

回归牛河的大马哈鱼不见踪影了

在三江平原拍片子的经历确实让人终身难忘。当然也有很不愉快的经历。2001年6月我住在一个小村庄,离村庄不远的地方有一块湿地,夜晚,我在很远处就听到了青蛙的叫声,我光着脚走进了泥塘,发现上万只小蛙在干裂的河床上跳动。我的脚再也不敢迈步,一脚下去不知要踩死多少只。这些小蛙是在寻找水源,由于当地农民灌溉水田,将河水抽干了,我的心被震撼了。
在这一地区的鱼类中,最有特色的就数秋季从太平洋回归乌苏里江产卵的大马哈鱼。大马哈属归鱼类,出生后游回太平洋,在北纬35度以北的鄂霍次克海水域生活,等到了繁殖期又回归到它的出生地乌苏里江的牛河口产卵。每年9月25日左右是大马哈鱼回归的高峰期,急流险滩、瀑布悬崖都无法阻挡它们的步伐。大马哈鱼一生只产一次卵,牛河口水清澈透底,沙底水深不足一米,是最适合大马哈鱼产卵的环境。回归到出生地的大马哈鱼产卵后便筋疲力尽,不久便死去,死鱼漂满河床,这时就成为湿地水禽鸟类为回归南方最好的补养站。等鱼苗孵化后,也会吃死去的鱼肉补养,然后顺流漂回太平洋。前些年,每到9月我都要去抚远抓吉镇拍摄捕捞大马哈鱼的场景。那里大马哈鱼多得很,每天早上我站在江边都能看到渔船归来鱼满仓的景象。但这几年,渔民们有的一个秋天也打不上一条大马哈鱼了,这都是因为灭绝性捕捞和环境污染造成的后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