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超人”论衍


□ 徐梵澄

  超人哲学,弥漫且耸动了全世界于本世纪初期,是尼采所创立的,早已为我国所熟知。日耳曼民族的气质和心灵,原本在世界上是颇特出的。其“有良知的勤劳,对理念之忠实,在工作上诚实而刻苦的精神”,皆可算那民族的美德,如室利阿罗频多所论到的。至若其产生了俾士麦,是否那民族的不幸,或犹有待商榷之余地。大致自“七年战争”(一七五六——一七六三)后,普鲁士方始有普遍的民族自觉和自信心。这以后,经过法国大革命,尤其是工业革命,为环境所逼,不得不争生存,图霸强。试看同时代的波兰,三次被瓜分,(一七七二,一七九三,一七九五),便是弱者的命运。——这几乎是欧洲文明的讽刺剧。一九三九年德国纳粹九月一日侵入波兰,同月十七日苏俄红军又向波兰发动攻击,仿佛波兰是世界的元恶大,非同加剿灭不可似的。所谓“济弱扶倾”,“帮助弱者”这些惯听的话,皆成了讥嘲。——若论俾士麦,不失其为政治家和野心家,然不算怎样一颗巨星,只是梅特涅一流人物罢了。其光耀比不上拿破仑。然就各民族之历史的整个动向而言,正当在普鲁士有这么一个人物来补此一空缺。竟可说,若不生拿破仑于前,必不生俾士麦于后。若就其本人论,在其去世(一八九八)前不久也有过这样的话:“若不是为了我的缘故呢,两次战争未必作了。流了许多血,杀了许多人,但我已向上帝算清过帐了。”(大意)究其实仍是一赤心人物,非如后下的希特勒(Hirler)。这“铁血宰相”是否为领导一时代的民族英雄,抑是被时代的种种力量所牵引的傀儡,历史上的议论也说不完,论不定。
  在尼采同时代实有史论家兼政论家,如特莱支克。一八七四年当柏林大学教授,帮助政府,反对波兰,反对社会主义,反对罗马公教。一八七八年又鼓吹排击犹太人,后来主张扩充殖民地,赞成俾士麦的商业政策。真可算一傀儡学者了。亦有所著述,为十九世纪德国史,第四卷,止于一八四七。还有论文集四册行世。就文章说是梁任公那样的人物,于舆论的影响极大。是否可说与尼采为一道同风呢?显然不是。尼采从来未尝主张排击犹太人。其学说之被御用学者之误用,如室利阿罗频多所云,使尼采而犹在,其痛恨当为何如!
  如实,德之“纳粹”党人,取出尼采为其哲学导师,恰是取错了人。真正可为其理论家,而辩护其一切暴行者,却出于意大利,即马基亚维里(Machiavelli,一四六九——一五二七)。但马基亚维里是意大利人,不是德国人,所以虽实用其术,而不能用其名,并且否认是他的学说。其论统治之术极精(见所撰The Prince一书)。以谓公众舆论可以制造,宗教信仰可以利用,统治者的目的为光荣,不是道德上的完善。武力应当着重,战争不时当作。诸如此类的学理,专是为强者而说。——其实不异“教猱升木”,世界上的统治者,多是出之自然,不待此教;大致真待此教然后为君为主,已是不济了。因此马基亚维里常被目为不道德的思想家,大冷嘲者。然亦被称为有智识和学术上的诚实。——那么,与尼采之“权力意志”之说不谋而合。然而,稍有鉴赏眼光的人,取此两家学说比较,看是何如?必会感觉其有天渊之别了。
  这分殊,一是出于灵感,一是出于思维。无论尼采自己是否对自己所得的内中的声音之了解为正确不误,其出自灵感是毫无疑问了。一是无用意,一是有用意,尼采不是自己在政治上失意,企图著书而谋得权位,如马基亚维里之所为。即一是为哲学而哲学,一是为政治而哲学之分别。一是为广大群众而说,一是谋歆动当权者而说。以学术根基论,以文采形式论,以著述丰富论,马基亚维里于尼采望尘莫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2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