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敌人


□ 丁亚红


丁亚红的小说是人托人转到编辑部来的,说是怕投稿,对自己没有信心。我一听就来了兴趣,上帝总是祝福那些谦虚的人。你看了丁亚红的小说,你就会和我一样认为:丁亚红是被上帝祝福过的人。这篇写一个老干部晚年生活的小说命名为《敌人》,单是标题就非同一般,而又在情在理。小说写得很有现实感,人物心理把握得也比较准。一个孤独寂寞又有些心不甘的老人的形象跃然纸上,读后令人怦然心动。你看这样的细节:余所长想象出一个一年前就去世了的对手老钱和自己下棋,而且发誓要非赢不可,但是最后,他还是输给了老钱;十几个老干部站在余所长面前,“他们都如晚秋的树叶一样,在风中颤微微的,眼看就要掉下来了,他们用枯树枝似的双手极力想抓住为时不多的时日。”还有余所长坐在菊花旁边给菊花津津有味地讲革命故事。他说:“花儿,你是不是渴了?小余给你倒水去。”他还给菊花喂药,并把花盆抱到被窝里紧紧地搂着。……这些饱含作者激情的细节独到而且感人,令人过目难忘。丁亚红是个新人,据说还很年轻,而且漂亮,由这篇《敌人》,我们看出她既有相当的文学功力又有相当的生活阅历,如果坚持下来,一定会浮出水面。但是丁亚红肯定不同于成为另类时尚的卫慧棉棉们,她和她们的写作姿态截然相反。她的写作是心灵写作。我们有理由对丁亚红的写作给予鼓励和期待。

余所长家的那只铁公鸡突然喔喔地打起鸣来,说是铁公鸡其实是一只闹钟,已经好久不叫了。余所长闭着眼睛用脚使劲踹了踹被子又睡了过去,这是他几十年来养成的习惯。用一种心理现象解释便是条件反射。余所长刚要进入梦乡,那只铁公鸡又叫了起来。余所长又使劲地踹了踹被子并厉声地骂道:老不死的,你还不起床。骂完了他又接着睡去了。过了一会儿闹钟又叫了起来。这下他可睡不住了,他噌地一下坐了起来刚要骂:老狗日的,睡你娘的头呀。骂完了还是没有回声,他睁眼一看床的那头空空的,老伴花白的头颅不见了,他猛地打了个激凌:老伴半年前已经去世了。
余所长叫余得根,差点小学毕业,十三岁参军,曾参加过淮海战役、抗美援朝,打死过不少敌人。退休前是部队一家干休所的所长。当所长时最忙的事便是参加葬礼和下象棋。他的象棋水平很一般,经常输得一塌糊涂,棋输了便回去朝老伴发火。他非常希望老伴能和他顶嘴,甚至和他对骂几句,这样他的战略和战术才能得到淋漓尽致地发挥。他可以从老伴不太光荣的家世,不太中看的长相,年轻时也许有过的风流韵事说起,一直说到她的大脚、破袜子、烂眼边子。他希望看到老伴沮丧的神情。可是老伴总是像没听见一样做着她该做的事,脸上一如既往地平和甚至慈祥,她像是在听婴儿的啼哭。最后沮丧地败下来的是余所长自己。他不知道怎样才能破老伴以守为攻的战略战术,他几乎用了半生的时间来研究和实践,但一无所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