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顶洞委员会(短篇小说)


□ 韩松

韩松

  关于幻想的力量,法国大贤人蒙田曾经有过这样的论断:强大的想象力可以产生事实!

  小说写作如何介入现实的问题,从四百年前,现代小说发轫起,一代一代的作家们,不断地探索着,于是出现了现实主义、表现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等词汇,从雕刻一般的对现实进行描绘,到利用各种拼贴手段,展开无尽的想象,探索内心的真实。直到博尔赫斯的出现,幻想文学才渐渐地登堂入室。

  相对于传统的现实主义表现方法,幻想文学的出现,不仅丰富了作家表达现实的方法,更让小说这门古老的技艺释放了新的魅力。

  本辑中的几位作者,都是有着探索和创造精神的作家,他们不甘于小说只是现实的仿制品,他们有别于贴着地皮讲故事的作者,因此,他们的作品看起来都有种另类的叙事方法,在他们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一群被现代文明困囿的都市人,他们被缚于钢筋水泥锻造的现代生活之中,他们看到了自己已经扭曲的灵魂,很想挣脱,但这种挣脱又很无力,仿佛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这就是现代人的精神困境。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幻想文学不仅是一种方法论,更是一种世界观。

  ——编者

  晨雾像海蛇一样扭动。太阳刚刚升起,就似乎要落下。人影水藻般重叠摇曳。张良排在队伍中间。他一点儿也看不清前方。为了买房号,他半夜就起来排队了。但迷雾让他丧魂落魄。他饥寒交迫,脚也站软了。队列中,有个小伙子晕倒了,口吐白沫瘫在地上,被维持秩序的保安拖了出去,扔在路边的阴沟里。但他挣扎着要爬回来。没有人看他一眼。他爬到谁的脚前,谁就把他扑哧踢开。张良紧紧跟着大队,担心被甩出去,也提防有人插队。长龙像乌龟一样慢慢往前蠕行。张良死死抓着一个皮革提包,里面装有三万块现金,是他一年的薪水。这笔钱可以买到一个房号。买到了房号,就可以参加抽签了,抽到签才有资格申请预购住房。幸运儿的比例是千分之一。张良一边排队,一边想象着住进了自己的家。一个女孩的笑脸在他的脑海中海棠般浮现。她是他的同事。他希望跟她相好——但前提是得有住房。他拿到房产证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鼓起勇气走到她的面前,满面堆笑对她说:“姑娘,您好,您看,我有房了,我有房了,请您考虑一下我吧!”……但他实际上没有钱买房。一套两居室得三百万元。张良不吃不喝,要一百年才能攒下这笔钱。不管怎么说,先弄到房号再说吧。哦,到傍晚了,海棠花枯萎了,污浊的月亮爬了出来,终于轮到张良了,但房号刚好售完了。不过他总算排到头了。他长长吐出一口气。他没有看到朝思暮想的住房,那房子还停留在规划图纸上,没有开始盖呢。眼前的这幢简易建筑,只是一个售房处。把它炸掉怎样?……这个念头真是意外,它一冒出来,就被张良打消掉了。他怎么竟敢这样想呢!就算真的要做,他也没有这方面的技术和胆量。

  张良掉转头,拖着快要断掉的双腿,一点点往回走。他一边走,一边从贴胸口袋里掏出一张红色的存折来。他平时没事时就老喜欢盯着看这玩意儿。上面还剩三万元。这是他所有的钱,只够买一平方米。他从没有想过买到房号后该怎么办。但他的问题是,连房号都没有买到。他太失败了。他的身体好像被一只真空泵给吸空了。他不知往哪里去。他走着走着,慢慢连饥渴都忘得一千二净了。夜晚了。到处是水晶一样潺潺的华丽亮光。大街上,有一群群的年轻人,也无家可归,在摩天大楼的缝隙间,怪兽一样寂无声息地低头行走着。“开始了,开始了!”忽然有人尖叫。大家都哗啦啦地撒腿跑动起来。张良不知道出什么事了,也跟着跑。他随同众人来到了一排看上去像是准备拆迁的房屋前。这儿,已经有好几千名年轻人黑压压地聚集了,手挽手,嚎叫着,莽牛一样,朝那些房屋冲过去。“是撞墙运动呀,最来劲儿啦!”有个睡眼惺松、骨瘦如柴的男孩告诉张良。附近,有一些衣冠楚楚的中年人,停下小汽车,摇开车窗,探出头来,木然而可怜地观察着他们。张良加入了撞墙运动,被大队伍裹卷着朝房屋猛冲过去。冷掉的血液似乎又沸腾了。嘭,他一头撞在墙上,剧痛的感觉令他稍微舒坦了些。同时他觉得,自己并不是对眼前的这座房子有着怨忿,而是对周围的人群怒火中烧。年轻人太多了,蚂蚱一样蠢动,都想着要结婚,无不是张良的竞争对手。他甚至觉得,就是因为他们的出现,他今天才没有买到房号。他要拼死撞向这帮家伙,把他们一个个撞翻在地。但迎接他的只是苍白的水泥墙,不断地朝他冲来。嘭,嘭!……忽然,他似乎看到,人群中,晃动着单位那个女孩子的身影。她像指挥员一样,高叫着,吆喝着,驱赶着大家往前冲……张良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人潮顿时把他淹没了。轰,轰!人们把一幢两层楼的房子撞塌了。“它可是一座百年老屋哟!”那个没睡醒般的男孩颤抖着四肢,兴奋地怪叫。眼前倾泻开来一大片废墟。大家齐声欢呼。张良在瓦砾中,忽然看到了一个破碎的鸟巢,里面露出几支褐色的羽毛,还有些带血的肌肉。他格外失落,身体迅速地重新冷了。他忙乎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得到。他瞪大眼睛,四顾茫然地找着谁,却什么也没有找到。“推土机来了,推土机来了!”女孩惶恐地呼喊。果然,贴着房地产公司标识的推土机排着队突突地碾来了。他们吓得屁滚尿流,一哄而散。

分享:
 
更多关于“山顶洞委员会(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